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醉饮汉江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4-1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经同事多次邀请到斑桃游玩,均因路途遥远,琐事缠身未能如愿,因此好些年来,我一直小心翼翼地期待着一次斑桃之行。九月初,适逢亲戚喜添贵子,决定在老家斑桃办满月喜宴,又是周末,于是为去斑桃寻找了一个推却不了的理由。

  10年前,我曾去过一次麻柳,汽车沿任何而上,在蜿蜒崎岖的公路上盘旋前行,一路上可见风景秀美,云蒸霞蔚,悬崖峭壁,亦随处可见,凭窗而望,途径几处令人毛骨悚然,心跳加速,除了感叹大自然造物的神奇,也不得不敬佩司机的娴熟技艺。我发出了由衷的惊叹: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经过4个小时的颠簸,到达麻柳已是华灯初上。

  纯朴的乡亲缠绕一层层的头巾,沉重的背篓,贫瘠的山头上开出了一块块土地,起早摸黑地劳作……

  川腔秦韵凝结的热忱、秦关锁钥锻造的雄漫,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挥之不去。

  斑桃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情景,我的心不由的一阵紧张。汽车沿江而行 ,驻足江岸,秋风拂面,不觉掠过一丝凉意。两岸茂树芳草,青山掩映,极目远眺,烟雨连江,云水茫茫。疾驰而过的汽艇,掀起白浪滔滔,水花飞溅,分开的波浪急速向两岸涌动,惊涛拍岸。停靠岸边的小舟随着波浪跌宕起伏,轻轻摇曳。暮色苍茫,荒野渡口,这叶小舟独自横漂在江边上,何等的闲淡宁静,何等的孤独和寂寞。面对此景,唐人韦应物早已描绘出这幽静的景象:“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而我来时却是秋天,韦应物亦没有到过汉江,但我想此刻足以体会韦应物的心情,跨地域、越古今而心相通。

  车辆向前狂奔,映入眼帘的风貌和我印象中的情景已是大相径庭,丝毫不能联系在一起,原先保留的紧张偏见随着汽车的疾驰也在慢慢地放松和改变,我甚至有了一丝愧疚,愧疚对巴山小镇认识的肤浅,对人性认识的浅薄和好友诚意相邀所表现的抵制和冷漠。我对斑桃的误解完全是出于对此地的无知。唯一可以原谅的是,未深入此地之前,产生这种误解的远不止我一人。误解容易消除,原因却深可玩味。

  我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为了平定一下慌乱的心情,经洞河、过洄水我都央求司机停车驻足片刻,下车徒步感受这浓厚的气息。终因任务在身,同伴催促,仅是走马观花,未能逗留太久亦未能窥知小镇一二,便匆匆作别,不免有些遗憾。到达目的地斑桃已是暮色时分,主人早已恭候多时,酒菜也已备好,这些地域主人的热忱我是有深刻记忆的,所以趁吃饭以前,硬拉着主人趁着暮色沿着小镇溜达了一圈,算是对自己一个交代,一路颠簸,目的是领略小镇风情,不想大醉一场,没有留下任何印象,悔之莫及,辜负了自己这番心意。漫步中,友人问我这一路行来的感受,我茫然不知如何回答,只见这些小镇静静的矗立在巴山深处,没有张牙舞爪,处处彰显着平静安详。因为只有平静才能温和,只有温和才能坚定,只有坚定才能加快发展。博观约取,厚积薄发。

  小镇餐馆临街而建,朴实无华。店主微笑的脸庞让人感受到小镇人热情好客,淳朴善良。菜丰盛而味美,酒清香而浓烈。此情此景,酒不醉人人自醉。

  席间宾客依次而坐,举酒属客,一时间觥筹交错。这样的热忱和盛情,所有辞藻都已苍白无力,无论以何种理由会友,面对举起的酒杯都却之不恭,一饮而尽,看来今天不醉不归了。曲水流觞叹如何,人生如梦易蹉跎。醉就醉了吧,喝醉后就没有了异乡之感,“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这是李白的感慨,亦是感情流露的至高境界,李白醉了,醉的没有异乡。今夜,我也是踉踉跄跄,被搀上回去的汽车,朦胧中,一首《斑桃行》脱口而出:

  烟雨连江云水茫,巴山小镇朴风扬。美味浊酒皆醉客,身关此处已故乡。

  义无返顾的出发,并不一定能到达预想的彼岸,我的斑桃之行结束了,心头却一直隐约着一群熟知的面孔,怎么也排遣不掉。车窗外,已被无边的黑暗所笼罩,青山相拥而眠,李白的诗句不停在我耳边萦绕,我沉沉的入睡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