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_散文集

散文

 

“散文”的概念最早出自中国的佛教徒之口,而“散文”一词大概出现在太平兴国(976年十二月—984年十一月)时期。

《辞海》认为 :中国六朝以来,为区别于韵文和骈文,把凡不押韵、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包括经传史书在内,概称‘散文’。后又泛指诗歌以外的所有文学体裁。

随着时间发展,散文的概念由广义向狭义转变,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

散文
 

1散文特点

1、形散神聚:”形散“既指题材广泛、写法多样,又指结构自由、不拘一格;“神聚”既指中心集中,又指有贯穿全文的线索。散文写人写事都只是表面现象,从根本上说写的是情感体验。情感体验就是“不散的神”,而人与事则是“散”的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形”。

“形散”主要是说散文取材十分广泛自由,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表现手法不拘一格:可以叙述事件的发展,可以描写人物形象,可以托物抒情,可以发表议论,而且作者可以根据内容需要自由调整、随意变化。“神不散”主要是从散文的立意方面说的,即散文所要表达的主题必须明确而集中,无论散文的内容多么广泛,表现手法多么灵活,无不为更好的表达主题服务。

2、意境深邃:注重表现作者的生活感受,抒情性强,情感真挚。

作者借助想象与联想,由此及彼,由浅入深,由实而虚的依次写来,可以融情于景、寄情于事、寓情于物、托物言志,表达作者的真情实感,实现物我的统一,展现出更深远的思想,使读者领会更深的道理。

3、语言优美:所谓优美,就是指散文的语言清新明丽(也美丽),生动活泼,富于音乐感,行文如涓涓流水,叮咚有声,如娓娓而谈,情真意切。所谓凝练,是说散文的语言简洁质朴,自然流畅,寥寥数语就可以描绘出生动的形象,勾勒出动人的场景,显示出深远的意境。散文力求写景如在眼前,写情沁人心脾。

散文素有“美文”之称,它除了有精神的见解、优美的意境外,还有清新隽永、质朴无华的文采。经常读一些好的散文,不仅可以丰富知识、开阔眼界,培养高尚的思想情操,还可以从中学习选材立意、谋篇布局和遣词造句的技巧,提高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

2分类

1、叙事散文(偏重于记事、偏重于记人)

2、抒情散文

3、哲理散文

热门查阅>>
散文图文推荐
散文最新文章
  • 绸缎是微凉的散文2019-02-23

    绸缎两个字,是带着凉意的。 也只适合在苏杭这样的地方穿。或者说,江南的女子适合。 苏州的关键词中,必须要有绸缎的。那是格局中必然要飘逸起的一种物质。 甚至它的产生,也必须和园林、昆曲、评弹、小巷、阴雨缠...

  • 悼念堂哥散文2019-02-23

    堂哥,你去世八年多了,这八年时间过得也真快,转眼即逝。在逝去的光阴岁月里,人世在变化,万物在变化,而你定格成了相册里永远的微笑,凝固成了记忆里永远的怀念。 记得你上小学的时候比较笨,又贪睡。上课的时候...

  • 沙湖情思的散文随笔2019-02-23

    有湖的地方很多,作为四川人,我对湖并不陌生,在山沟里、大河畔,一不小心,就有一颗温润的明珠跃入眼帘。 有沙漠的地方也不奇特,我到过毛乌素沙漠,见过灰白的沙子映衬着稀疏的白杨;也到过新疆火焰山、吉木萨尔...

  • 檀香扇散文随笔2019-02-23

    家里收藏着好几把做工各异的扇子,其中一把纯木质的扇子最为特别。这把扇子小巧玲珑,扇叶由薄薄的木片制成,所有的扇叶上面都镂刻着具有浓郁维吾尔风情的花纹。展开扇子轻轻一扇,立刻香风四溢,沁人心脾。懂行的人...

  • 云雾里看山散文随笔2019-02-23

    孩提的时候,我喜欢看山,看崚嶒雄奇的高峰,看连绵起伏的群山似波浪滔天,那无穷无尽的碧色滚滚涌向天际,激起我无尽的情思和遐想。我们诞生于大山的怀抱,大山里的崇山峻岭、溪渠沟壑甚至角角落落,都流淌着母性的...

  • 梦母来借两碗米的散文随笔2019-02-23

    早晨,吃饭的时候,夫人和我唠嗑:“昨天晚上梦见我妈了,很清晰的梦见,进屋就对我说:借给我两碗米”。夫人边说边一脸的怅然若失的感觉。 我趁机说:“我这老岳母是不是在那边没有钱了,没有吃的了”。夫人说:“...

  • 乘凉记趣散文随笔2019-02-23

    入夜,城市便被切割成千千万万零碎的密闭容器。空调成了人们的器官。离了它,仿佛气都不知怎么喘,心脏也立马要停机似的。 小时候,家里并无空调,连电扇都没有,但是,再热的天,我们好像也从未如此不堪过。人的脆...

  • 稻花香散文随笔2019-02-23

    暑期,千真万确是收获的季节。花生刚刚收好,老人们又迫不及待的转身到田里收割稻谷了。 清晨醒过来的时候,窗外还是黄灿灿的一片,成熟的稻谷在风里摇曳,像一片金色的海洋。 前些日子闲来无事站在窗边望着稻田发愣...

  • 煤油灯的岁月散文随笔2019-02-23

    暑假收拾老屋,竟然让我发现一盏煤油灯,看到这老古董,想到一些陈年往事。 老家就坐落在龙海山东面群山的一条的峡谷中,峡谷里四面环山,不知何年何月遗落下这一些很小很小的原始村落。山里的人呀!只知道面前的山...

  • 窗前的景致散文随笔2019-02-23

    早晨六点的维也纳,天早已大亮。透过窗户,我能够看到很远的地方。似乎感觉这里没有叫做雾霾的东西,不然怎么会接连几天都是晴空万里。如果稍加分析,也许维也纳就没有出现过叫做雾霾的东西,因为群山的绿色植被,还...

  • 风雨铁山散文随笔2019-02-23

    今天真不该出门,我们一行人刚走到铁山脚下,天就下起了小雨来了。虽然是深秋,这场雨却没有一丝凄冽的味道,倒像从深山处飘来一般,如烟似雾,片刻功夫就把一切都打湿了。风雨中的铁山,往日的雄风依旧未褪去丝毫锐...

  • 花落眉弯散文2019-02-23

    想做一条夹岸草木悄然生长的护城河,横躺在你城池的方圆,静静地流淌。 不必多么汹涌澎湃,只安守四季轮回,为你呈现春花冬雪的多彩。 不追求晨汐暗礁的岚景,也不刻意寻觅岁月的深邃,只安于一方天空下的朝暮,亦如...

  • 大暑散文随笔2019-02-23

    暑。 日字下面一个者。 “暑”的字架结构,像是描述着一幅夏日的景象。所有人,都是顶着太阳四处奔波的行者。 而我放任自己每天都在家里,日复一日地在书房里偷闲。半卷下垂的米色窗帘落下投影,窗外浓郁炙热的树叶...

  • 离婚与风水散文随笔2019-02-23

    美国离婚盛行率约百分之五十,所以因离婚而卖屋者,经常发生。可是最近有位客人要卖屋,不止一波三折,而且卖掉进入公证手续后,中途又发生状况,最后被迫取消合约,让人怀疑是不是风水出了问题。 我经手很多离婚卖...

  • 我记忆中的样板戏散文随笔2019-02-23

    每一个时代,总会有一些自己的东西,故而也会留下它那特有的印记。当你经历过一段历史的同时,也会带走一些记忆。在我所亲历的历史往事中,记忆比较深的,是样板戏。 样板戏,就是“文化大革命”给我们留下的一个特...

  • 达蓉与静中散文随笔2019-02-23

    达蓉是我的母亲,静中是我的父亲,这是他们五十年前的故事。他们在一个乡村小学教书,学校在一个古老的祠堂里,祠堂高大巍峨,有石狮石柱,还有石刻对联,学生一两百人,分坐在两厢。每天当太阳升起,清风拂煦的时候...

  • 三十六路车散文2019-02-23

    还是那辆车,还是那个座儿。不过这次只有一个人。 望着窗外飞逝而去的霓虹,想起那年的十月,在盛会之余与你初见。 一个偶然的眼神,注定了太多太多。拜别已久的眼泪也再次显示了我当初脆弱的诺言。 怪不得有句话说;...

  • 淡淡的烟火滋味散文随笔2019-02-22

    时光老了,老在清晨的鸟喧里,老在院落的蔷薇架下,恍惚间,烟尘散尽,时光流转,依然是洁净清美少年。忆往昔浪漫似蝶,羽衣翩跹,花开花落,续上一段前世未了之缘。 生命是一场体验,在杂乱无序的愚痴泥潭里苦苦挣...

  • 秋日的家乡散文随笔2019-02-22

    喜欢家乡的秋色,是因为它不仅天高云淡、月明风清,还因它青山碧水筑起的秋景盛况,到处洋溢着稻谷醇香,无处不赋诗情画意。 中秋佳节回家看望父亲,当我一踏上家乡那片热土时就心潮澎湃,喜悦、兴奋、慷慨、激昂都...

  • 细雨中的喜鹊散文随笔2019-02-22

    周六早饭过后,延续了好几天的雾霾越发重了。驱车西出城外,望不透的天又飘下了毛毛雨,西望出去,山影在浓雾中更变得难以分辨。“看来今天只合车游了,——放任自行,沿途观光...

  • 默默无言散文2019-02-22

    你诉说,我默默无言,无论对错,不善言辩,倘若我的沉默能够能够消除你心中缱绻的悲欢,宁愿,就这样,静而聆听,希望你快乐常伴。 你诉说,我沉默寡言,即使把心中的话语说上千遍万遍,只会使你厌倦,若心灵相吸,...

  • 都是GPS惹的祸散文随笔2019-02-22

    提起GPS这玩意儿,对开车族而言,早已成为不可或缺之物!虽然目前已渐有由智能手机所取代,但使用GPS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的人仍占多数。 2011年我跟夫君到美国买下圣迭戈这个有一座大院子的家,准备在这里过田园乐的生...

  • 混乱吊在次序的倾覆散文随笔2019-02-22

    混乱吊在秩序的倾覆。 有人在看历史书,也有人在讨论频发的地质山洪灾害。一切狼藉后,洪水冲下而来的木头与浮动的生活用品,面对村子流河的怒吼声,这是一桩空间秩序倒塌的悲痛。 伏牛脚下的盆地,因牛而作,灌入大...

  • 消逝了五百年的琴音复生了散文2019-02-22

    当潞王琴声在望京楼上嘤嘤响起时,西斜的夕阳早已染红了半个天宇,护城河的水面随着琴声上下起伏应和着,一闪一闪,映在水中的城墙碎了,堤边的垂柳碎了,碎了一河水,醉了一城人。 大明卫辉府,就这样被琴抚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