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翻译及赏析

古籍 时间:2019-08-16 我要投稿
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翻译及赏析

  《南乡子·双荔枝》作者为宋朝诗人苏轼。其古诗全文如下:

  天与化工知。赐得衣裳总是绯。每向华堂深处见,怜伊。两个心肠一片儿。

  自小便相随。绮席歌筵不暂离。苦恨人人分拆破,东西。怎得成双似旧时。

  【前言】

  《南乡子·双荔枝》是北宋文学家苏轼所创作的一首词。上片词人写自己同情荔枝的悲凉身世;下片则回忆双荔枝苦难的经历,感慨有情人苦离分。全词将双荔枝当成人来写,富有情调,耐人寻味。

  【注释】

  ⑴南乡子: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名。又名《好离乡》、《蕉叶怨》。

  ⑵荔枝:水果树名或果实名。

  ⑶化工:造化之工。即大自然的创造力。贾谊《鹏鸟赋》:“且夫天地为炉,造化为工。”

  ⑷衣裳:荔枝之壳。绯(fēi):大红色。

  ⑸绮席:华丽的筵席。

  【翻译】

  天同造化说,他恩赐给荔枝的衣裳都是深红色的。每每朝华堂深处一看,可怜你,虽有两颗果核,可肉是连成一片的。从小,我俩就形影不离,在盛美的唱歌劝酒的宴席上,一刻也未分开。极端痛恨将两个核仁一个个地打成两半,怎能恢复那成双成对昔日苦恋模样。

  【赏析】

  上片,概写荔枝的悲凉身世,发出同情的感叹。“天与化工知,赐得衣裳总是绯。”与人一样,双荔枝与单荔枝,都是由天工造化出来的。所不同的是:双荔枝确实罕见难得。它是天特别赐予的。“总是”二字,特别传神。绯,在古代为一种特殊的颜色,所以这种特殊的双荔枝,便成了上贡的果品,平民百姓望而止步,于是置放“华堂深处”,每每望见,令人心酸。一个普通的双荔枝的地位,竟人为地抬到如此神圣的地步。谁知晴天霹雳,双荔枝在“华堂深处”遭到厄运。“怜伊”呀,“怜伊”的是可怜的双荔枝两颗核仁(“两副心肠”)竟要与肉分离了。上片,明在写双荔枝,却在写一对青梅竹马式的恋人如双荔枝同样的身世。开始,天赐良缘,情敦意笃,高洁纯真,后来,被人为地残酷拆破,成了罪恶社会的殉葬品。

  下片,借回忆双荔枝苦难的经历,赞叹恋人生死不渝的坚贞品格。想当年,双荔枝与人一样, “自小便相随”,形影不离;就是作为“绮席歌筵”上的欣赏珍品,贵人只是欣赏欣赏,双荔枝在短时间内不分离(“不暂离”)。可是,双荔枝命途多舛。作为贡品已是命中注定,它自然地“苦恨人人分拆破、东西”。皇帝是贪婪的,又是残忍的。越是成双成对而相连的荔枝,越是被他凶“拆”凶噬,这是人世间的`历史悲剧。“怎得成双似旧时”,无可奈何,让它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成为人间的遗憾。这一无答而问的设问结尾句,非常有力,提醒世人:在封建社会里,成双的荔枝永远不会有恢复“似旧时”的美梦的。下片,与上片一样,还是在继续感叹那对天然的少男少女的坚贞如一的精神。她爱,爱她们“自小便相随,绮席歌筵不暂离”的往日风流;她恨,恨那残酷的现实太无情。本是深闺无人识的少女,一旦被掠进宫里成为歌妓,情侣被活活“拆破”,你我“东西”。“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怎得成双似旧时”,留恋只是留恋,终归只是英灵中的美愿而已。

  这是一首咏物词,全词,以象征、拟人的手法,把双荔枝当人写,把人又当荔枝写。字字写人,语语双关,富有情趣。较之“花间”词有了根本性的革命,实为婉约词中的一朵奇葩。

【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翻译及赏析】相关文章:

1.《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赏析

2.《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鉴赏

3.《鹧鸪天送廓之秋试》翻译赏析

4.《鹧鸪天送廓之秋试》诗词翻译及赏析

5.《鹧鸪天·送廓之秋试》辛弃疾翻译赏析

6.《鹧鸪天·鹅湖归病起作 》翻译赏析

7.鹧鸪天送人翻译及赏析

8.鹧鸪天送人翻译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