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国风·豳风·东山

时间:2023-12-28 08:36:24 帅帅 诗经 我要投稿

诗经·国风·豳风·东山

  《豳风·东山》是中国古代现实主义诗集《诗经》中的一首诗。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诗经·国风·豳风·东山,供大家参考借鉴,希望可以帮助到有需要的朋友。

诗经·国风·豳风·东山

  基本信息

  《豳风·东山》是中国古代现实主义诗集《诗经》中的一首诗。这是一篇表现战争题材的,抒情真致细腻的作品。此诗以周公东征为历史背景,以一位普通战士的视角,叙述东征后归家前的复杂真致的内心感受,来发出对战争的思考和对人民的同情。第一章是对过往艰辛危险生活的回忆;第二章就是对家乡的变化与前途的猜测;第三章是主人公遥想家中的妻子,通过写妻子对丈夫的思念,更加突出了丈夫对妻子的怀念;第四章是男主人公继续沉湎于对往事的甜蜜回忆当中。全诗联想丰富,音调繁复,每章首四句叠咏,构成了全诗的主旋律,回环往复地吟诵,不仅仅是音节的简单重复,而是情节与情感的推进。

  原文: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果臝之实,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蠨蛸在户。町畽鹿场,熠燿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仓庚于飞,熠耀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注释:

  这是征人还乡途中念家的诗。在细雨濛濛的路上,他想象到家后恢复贫民身分的可喜(第一章),想象那可能已经荒废的家园,觉得又可怕,又可怀(第二章),想象自己的妻正在为思念他而悲叹(第三章),回忆三年前新婚光景,设想久别重逢的情况(第四章)。

  1、东山:诗中军士远戍之地。相传本诗和周公伐奄有关,东山当在奄国(今山东省曲阜县境)境内。

  2、慆慆:一作“滔滔”,久。

  3、零雨:徐雨,小雨。濛:微雨貌。

  4、悲:思念。(《汉书·高帝纪》“游子悲故乡”的“悲”字和这里相同。)

  5、裳衣:言下裳和上衣。古代男子衣服上衣下裳,但戎服不分衣裳。

  6、士:读为“事”。就是从事。行:读为“衡”,就是横。横枚等于说衔枚。古人行军袭击敌人时,用一根筷子似的东西横衔在嘴里以防止出声,叫做衔枚。以上两句是设想回家后换上贫民服装,不再从事征战。

  7、蜎蜎(渊yuān):蚕蠋屈曲之貌。蠋(烛zhú):字本作“蜀”,蛾蝶类幼虫。这里所指的是桑树间野生的蚕。

  8、烝(争zhēng):久。

  9、敦:团。敦本是器名,形圆如球。这句连下句是说在车下独宿,身体蜷曲成一团。上文“蜎蜎者蠋”两句以蠋和人对照,独宿者蜷曲的形状像蠋,但蠋在桑间是得其所,人在野地露宿是不得其所。

  10、果臝(裸luǒ):葫芦科植物,一名栝(瓜guā)楼或瓜蒌。(臝是“裸”的异体字)。

  11、施(异yì):移。栝楼蔓延到檐上是无人剪伐的荒凉景象。

  12、伊威:虫名。椭圆而扁,多足,灰色,今名土鳖,常在潮湿的地方。《本草》一作“蛜蝛”。

  13、蠨蛸(萧筲xiāo shāo):虫名,蜘蛛类,长脚。以上两句是室内经常无人打扫的景象。

  14、町畽(厅湍tīng tuǎn):平地被兽蹄所践踏处。鹿场:鹿经行的途径。

  15、熠燿(意耀yìyào):光明貌。宵行:燐火。以上两句写宅外荒凉景象。从果臝句以下到这里都是设想自己离家后,园庐荒废的情形。

  16、不可畏也?伊可怀也:这两句设为问答,上句说这样不可怕吗?下句说是可怀念的啊。下句并非将上句否定,诗意是尽管情况可怕还是可怀的,甚至越可怕越加怀念。

  17、鹳(灌guàn):鸟名,涉禽类,形似鹤,又名冠雀。俗名又叫“老等”,因其常在水边竚(伫)立,等待游鱼。垤(叠dié):小土堆。

  18、征:行。聿:语词,同“曰”。聿、曰都有将意,《七月》篇“曰为改岁”言将改岁。本诗“我东曰归”也是说将归。以上三句是说征夫设想妻在家悲叹,恨不得告诉她:别叹息了,赶紧收拾屋子吧,我正在赶路,将要到家了。

  19、瓜苦:即瓜瓠(户hù),也就是匏(袍páo)瓜,葫芦类。古人结婚行合卺(紧jǐn)之礼,就是以一匏分作两瓢,夫妇各执一瓢盛酒漱口,这诗“瓜苦”似指合卺的匏。下文叹息三年不见,因为想起新婚离家已经三年了。

  20、栗薪:聚薪,和《唐风·绸缪》篇的“束薪”同义。以上二句言团团的匏瓜搁在那些柴堆上已经很久了。

  21、仓庚:鸟名,见《七月》篇注。

  22、之子:指妻。

  23、皇:黄白色。驳:赤白色。

  24、亲:指“之子”的母亲。缡(黎lí):古读如“罗”。结缡:将佩巾(就是帨,见《召南·野有死麕》)结在带上。古俗嫁女时母为女结缡。

  25、九十:言其多。仪:古读如“俄”。这句是说仪注之繁。以上追忆新婚时的情形,和上章瓜苦栗薪的回忆紧相承接。

  26、嘉:古读如“歌”,美。

  27、旧:犹“久”。以上二句言“之子”新嫁来的时候很好,隔了三年不晓得怎样了。

  译文:

  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才说要从东山归,我心忧伤早西飞。家常衣服做一件,不再行军事衔枚。野蚕蜷蜷树上爬,田野桑林是它家。露宿将身缩一团,睡在哪儿车底下。

  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栝楼藤上结了瓜,藤蔓爬到屋檐下。屋内潮湿生地虱,蜘蛛结网当门挂。鹿迹斑斑场上留,磷火闪闪夜间流。家园荒凉不可怕,越是如此越想家。

  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白鹳丘上轻叫唤,我妻屋里把气叹。洒扫房舍塞鼠洞,盼我早早回家转。团团葫芦剖两半,撂上柴堆没人管。旧物置闲我不见,算来到今已三年。

  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当年黄莺正飞翔,黄莺毛羽有辉光。那人过门做新娘,迎亲骏马白透黄。娘为女儿结佩巾,婚仪繁缛多过场。新婚甭提有多美,重逢又该美成什么样!

  创作背景

  关于此诗的创作背景,历代学者的观点有较大分歧。《毛诗序》说:“《东山),周公东征(平武庚、管叔之乱)也。周公东征三年而归,劳归士。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也。”朱熹《诗集传》以为“此周公劳归士词,非大夫美之而作”。从诗的内容看,这是一首征人解甲还乡途中抒发思乡之情的诗,事或与周公东征相关,却不一定是周公所作,很可能是还乡士卒所作。

  诗经故事:

  东山很远、很远的,远的毕剑认为已到了天边了。这仗打的!已打了三年,可毕剑不知道为啥要打?

  那一年春上,毕剑娶了邻村的万三妹,收麦时就传来了管叔、蔡叔造反的消息,王室里发下征兵令,李亭长跑来说:“毕剑,你名中带有一个剑字,天生就是打仗的料,这次你就随了周公一起去平叛吧!”就这样毕剑辞了新婚不久的万三妹,随着周公一道,来了他认为远得如天边一般的东山。

  行路也不怕,虽说是路上就走了三月多;打仗也不怕,虽说是仗仗都会有死伤;挨饿也不怕,虽说是曾三天未见一粒粮;受累也不怕,虽说是曾经四日未合眼;可思得让人心里慌,想得让人思如麻,步步走来步步望,就想望见西边远离的家。

  可这一去就是三年多,仗倒是刚去时打的多,毕剑果然名里带了个剑,几次征战都得保全,大庶长见他身子灵敏武功好,还让他当了百夫长。

  管叔、蔡叔被抓住后,你们手下的人就散了四方,可新的诸侯还没分封到,毕剑他们就在东山扎下来了。

  这一扎下就是三年,三年数星星,三年看月亮,也只有在太阳月亮星星的起落中,他们才知道了家乡在何方。

  刮风不害怕,下雨不害怕,盛夏不害怕,严寒不害怕,就是人静的时候特别爱想家;毕剑想他的万三妹,想他走时刚刚种下的大匏瓜。

  想得很了,就回家吧!

  细雨霏霏之中,毕剑要回家,悄悄朝西走,两眼望着西方就有水在脸上流,也不知是泪滴还是天空的雨点;他脱下了军装换民装,这一次出营不是去打仗;路远路滑,也怕别人抓,他走得躲躲闪闪,尽量走山上林间,如山蚕一般爬行缓缓,到夜晚也蜷缩一团,常在大车的下面避雨难眠。

  家中果树上的果实累累,怎无人摘?野藤蔓已爬到了屋檐下,怎么没人去锄剪掉?门上挂满了蜘蛛网,鼠妇虫子满屋爬,场院里散布着野兽的脚印,磷火竟然在白昼里闪闪,可毕剑倒没有觉得害怕,只是奇怪咋没看见三妹她。

  鹳鸟落在了场院前的土丘上鸣叫,好像三妹去了另一个院,她正在扫屋堵洞,是盼着毕剑回还?怎么那匏瓜还长在薪堆上?我不是去了三年了吗?没人看管的瓜,却长的是如此的好?

  黄莺儿在空中飞过,好看的羽毛闪着光亮,毕剑想起了新婚时的闹热,想起了接亲时套的那挂别人都没有的黄黄花四匹马车,想起了母亲对万三妹的好,相起了母亲亲手为她结下的佩巾来,想起了各种礼仪,想起了来参加婚礼的各位亲戚朋友乡亲,那万三妹不应该不对我好啊?怎么了?难道说我离家三年她变心啦?

  正着急时,耳边锣鼓响,兵士又起床,毕剑一惊,跳了起,却原来是梦中返家园。

  出过操后,大庶长来训了话,说是周公已派了新侯来,大伙儿半旬后后就能回家;“呵呵,梦应了,我们很快就要回家!”毕剑早忘了他还是个百夫长,在营中场中跳得老高老高。

  我徂(cu)东山,慆慆(tao)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自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yuan)者蠋(zhu),蒸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果赢之实,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蟏(xiao)蛸(shao)在户。町(ting)畽(tuan)鹿场,熠(yi)燿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仓庚于飞,熠燿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鉴赏:

  《毛诗序》说:“《东山),周公东征(平武庚、管叔之乱)也。周公东征三年而归,劳归士。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也。”此说无确据。朱熹《诗集传》以为“此周公劳归士词,非大夫美之而作”。说“非大夫美之而作”是,但说“周公劳士之作”则未必然。因为从诗的内容看,这实在是一首征人解甲还乡途中抒发思乡之情的诗,事或与周公东征相关,却不必是周公所作。

  全诗四章,章首四句叠咏,文字全同,构成了全诗的主旋律。咏的是士卒在归来的途中,遇到淫雨天气,在写法上与《小雅·采薇》末章“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相近。王夫之说“以乐景写哀,复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这里既是“以哀景写乐”,又不全是。盖行者思家,在雨雪纷飞之际会倍感凄迷,所以这几句也是情景交融,为每章后面几句的叙事准备了一个颇富感染力的背景。

  每章的后四句,则是叙事性内容;大抵可分为前后两部分。

  前两章写主人公还乡途中的悲喜交集,喜胜于悲的心情。诗人首先抓住着装的改变这一细节,写战士复员,解甲归田之喜,反映了人民对战争的厌倦,对和平生活的渴望。其次写归途餐风宿露,夜住晓行的辛苦。把诗中人比作桑林的野蚕,颇有意味:令读者感到他辛苦是辛苦,但也有摆脱羁勒,得其所哉的喜悦。(一说这几句是写回忆军中生活,虽也可通,总不如解为直叙归途中事顺理成章)二章写途中想像家园荒芜、民生凋敝,倍增怀念之情。诗中所写的杂草丛生、野兽昆虫出没、磷火闪烁的景象,与汉乐府“十五从军征”,及曹操《蒿里行》所写类似,可见战士家乡当时发生过较大规模的战乱,难怪在家乡越来越近时,诗中人的心境更加复杂。一方面是“近乡情更怯”,另一方面则是“近乡情更‘切’”。所以诗人一面写着可畏的景象,一面又说着“不可畏也,伊可怀也”那样自相矛盾的话。

  后两章承上写主人公途中的想像,却是专写对妻子的怀思。有推想妻在家中的忧思(“妇叹于室”),有回忆新婚的情景,也有对久别重逢的想像。诗中特别提到葫芦(瓜瓠),是因为古代婚俗:夫妇合卺时须剖瓠为瓢,彼此各执一瓢,盛酒漱口以成礼。这里言在物而意在人。末章进而回忆三年前举行婚礼的情景,写莺歌燕舞,迎亲的车马喜气洋洋,丈母娘为新娘子结上佩巾,把做媳妇的规矩叮咛又叮咛(“亲结其缡,九十其仪”)。这些快乐情景既与前文的“妇叹于室”形成对比,同时还暗示着主人公曾经有过“新婚别”的悲痛经历。回忆还会引起诗中人对重逢更强烈的渴望。俗话说“久别胜新婚”,诗的结尾说:“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既是想入非非的,又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在古代农业社会,人际关系较为单纯,夫妇关系实是最深挚的一种人际关系。战士在军中及归途更多地想到妻子,特别是“暮婚晨告别”的妻子,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体。

  此诗最大的艺术特色之一是丰富的联想,它也许是国风中想象力最为丰富的一首诗,诗中有再现、追忆式的想像(如对新婚的回忆),也有幻想、推理式的想像(如对家园残破的想像),于“道途之远、岁月之久、风雨之凌犯、饥渴之困顿、裳衣之久而垢敝、室庐之久而荒废、室家之久而怨思”(朱善),皆有情貌无遗的描写。而放在章首的叠咏,则起到了咏叹的作用,这咏叹就像一根红线,将诗中所有片断的追忆和想像串联起来,使之成为浑融完美的艺术整体。

  名家点评

  清代牛运震《诗志》:“此诗曲体人情,无隐不透,直从三军肺腑,扪摅一过,而温挚婉恻,感激动人。”

  清代方玉润《诗经原始》:“诗中所述,皆归士与其家室互相思念,及归而得遂其生还之词,无所谓美也。盖公与士卒同甘共苦者有年,故一旦归来,作此诗以慰劳之。因代述其归思之切如此,不啻出自征人肺腑也,使劳者闻之,莫不泣下,则平日之能得士心而致其死力者,盖可想见。”

  清末吴闿生《诗义会通》:“果臝六句,写凄凉景况,《芜城赋》之祖。”

【诗经·国风·豳风·东山】相关文章:

诗经《国风·豳风·东山》原文赏析03-01

诗经·国风·豳风·鸱鸮06-22

诗经·国风·豳风·七月09-06

诗经《国风·豳风·鸱鸮》原文赏析05-24

诗经·国风·邶风·绿衣10-23

诗经·国风·邶风·谷风10-08

诗经·国风·唐风·羔裘08-10

诗经·国风·陈风·月出10-17

《诗经》国风·王风全文06-16

《诗经豳风七月》原文欣赏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