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邢台印象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5-0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在邢台的两天一夜,除得了感冒令人讨厌之外,对于在邢台学院的游历总体让人愉悦,尤其体会到三年来从未有过的大学观感。即便没有震撼多少,但也足以细细回味,有些情节和印象还可圈可点。

  毕竟是一次经历,好坏与否,已然过去,当时虽痛苦,但在日后也可以大肆渲染我去过邢台之类的大话。

  2013年5月11日。

  晴。

  经过一夜的摇摇晃晃,苦熬了一夜,终于快到终点站邢台站了。由于车在夜间行驶,没法欣赏窗外的风景,只好打盹做梦,摇醒了听会歌,看看电影,以消磨时间。现在好了,终于快修成正果,成功到达目的地了。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列车员又开始扯开嗓子叫卖了。看来天亮了,再看看时间,才五点多,距离邢台还有四个小时,心情又失落到了极点。

  慢慢的

  窗外阳光变好,能清楚看到绿油油的麦田和潺潺的流水,麦子已长到两尺长,看它的叶色,长势很好。远处的山上霞光萦绕,树木郁郁葱葱的,甚是美丽,失落的心情又渐渐恢复了,甚至开始兴奋。

  心里想,邢台也挺好的嘛。

  久居在秦皇岛,对于这样的景色是见得太少了,有点井底之蛙的感觉。出发时以为现天气正好,不热不冷,殊不知在邢台,气温比秦皇带要高的很多,晚上带的外套多余了,昨夜在车站哆嗦了半天,现在又汗流浃背,二十四小时内就经历了两个季度,真是苦不堪言。穿着外套在行人间穿梭,引来别人纷纷侧目而视。似乎我的装备太不合时宜乐,难怪遭人笑话,这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这不要紧,我们都彼此不认识,路人而已,笑笑也无妨,一个转身过后,谁是谁的谁?不过以后还是以后吃一堑,长一智吧比较好。

  这次本是没机会到邢台的,但因考试计划变动,只能勉为其难,极不愿意的买了到邢台的票。不过也好,作为一个外地人,到哪的感觉都是一样的,反正都是流浪,都是旅居,既然全是未知,那就权当观光了。以旅行者而非流浪者的姿态去行走,想来这感觉定然是极其美妙,富有诗意的。

  我对于邢台,或者说邢台对于我,全然是陌生的。我对于邢台的了解完全是基于同学的口述,别人的评说,既然是评说,当然掺杂有很多个人的主观情绪,究竟如何,还是得亲眼看待才是,我也不敢妄加揣测,臆断谬评了。

  出了车站,被邢台小巧玲珑的站台吸引了。如此袖珍的车站我生平有幸见过两个。一为秦皇岛的昌黎站,一为邢台站。这两个站的小巧程度,如果不睁大眼睛或是问遍路人和整条街你是很难找到的,因为太小了。现当初到昌黎站乘车回家的时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车站,当时的失落很悲愤可想而知。

  邢台虽不在全国交通枢纽干线上,但也不应该如此寒酸,当初我以为我们陇西的车站就够峡小了,今日一见,邢台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牢骚满腹已经是我多年的习惯了,罢了,还是赶公交要紧。

  离火车站不远处就是公交车,司机似乎都是清一色的女的,嘿,这个好,邢台交通部门很是人性化嘛,还知道给初到邢台的人养眼,这是出于对乘客的安全考虑还是为了将邢台打造成为唯一一个只有女司机的城市,但不管怎样,创意算比较新颖,这一点倒是很到位,值得称赞,如果非要追问究竟,恐怕地道的邢台人王丽彬)也不得而知吧。

  邢台似乎跟兰州很相似,无论是建筑还是商店构造,都能明显地体现出中小城市的特点,小,却紧凑。这让我忽而对邢台有了好感,因为有了一种归家的感觉。

  四十多分钟后,车停在邢台学院门口。

  邢台学院是典型的二本院校,我早有耳闻,但一直无缘相见,今日有幸,可以一览邢台学院的风采,幸甚至哉。

  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的精神和风格,而邢台学院的风格有些古朴,没有多少现代气息,估计跟以往的历史传统有关。比如,邢台最著名的天文学家郭守敬。就值得邢台人自豪。

  站在校门口,我能深刻体会到学院暗流涌动的学术氛围正在逼近,校园里看去,一排排参天古树和高耸的教学塔楼遥相呼应,好不气派,好不和谐。那些书的名字我不知道,恕我孤陋寡闻了,但单看他的年龄,约莫有几十岁了吧。作为一个好的大学,树当然是不必少的,没有树,光秃秃的校园也就没了灵动,没了非凡。林荫道上三三两两的坐着学生,花枝招展的少男少女们似乎按捺不住寂寞,对于我这样古董的人来说,有些人的装扮我不敢苟同,譬如,带着大金链子的,穿着日式木屐的,等等,数不胜数。当然,最令我难忘的不是这些。

  到了邢台的地盘,当然得入乡随俗,一些赞美之词肯定得随时随地的的运用,仅仅为了博得东道主的好感而已,比如跟司机闲扯几句,跟卖饭的阿姨们嚼两口邢台的调调,他们卖的高兴,关于邢台的事,给我也说得多,以便于我更好的了解邢台,何乐而不为呢?

  还是好好体会着风情吧,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到邢台,如果考试成功还可能有机会,但如果失败了,这也就是最后一次了,不管怎样,来过就好,日后可以炫耀一番。

  最后找了个比较便宜的旅馆暂且住下,并不顺利,房子年久失修,锁坏了,墙上还残留着漏雨的印记,暗暗地散发着一股霉味,房东太太年纪比较大,颤颤巍巍的又修锁换钥匙,丁丁咣咣半天才处理妥当,到我吃饭回来时,已经完全修好,很可惜,我已经搬到另一个房间,这一间有一女生租住。

  考完试,我和刘伟径直搭上了到秦皇岛的车,一路的颠簸又开始了。到第二天八点多,才到秦皇岛,当时已饥肠辘辘,疲惫不堪,飞快的喝了碗粥,再睡一觉吧,实在太累了,三天没睡好了。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2013 5 12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