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那年那月去偷青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5-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龙头湾曾经有两个风云人物,一个是大毛,一个是二丫。

  二丫同志象是从门板上贴着的年画里走出来的,模样乖巧,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龙头湾的小男同志们都喜欢她。大毛同志貌不惊人,黑不溜啾,却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弹弓神技,指哪打哪,弹无虚发,让二丫同志崇拜得五体投地。

  大毛是我哥,二丫是我姐,我是三毛。前面站着两个响当当的大人物,三毛我很不起眼,大家都叫我“大毛家老三”或“二丫她弟”,很少称呼我的大名——“三毛”。

  唯一叫我“三毛”,是李二狗同志。李二狗同志时年九岁,与大毛同班,是生产队长李大顺的二小子。李二狗同志有事没事都来我家串门,美其名曰找大毛研究学问,进门却问:“二丫还没放学么?”没人理睬他,李二狗同志就亲切地叫我“三毛”,让我汇报二丫同志的行踪。

  老爸同志和老妈同志对李二狗同志的态度截然不同,总是故作热情地叫他“李大少爷”,说话也客客气气,让我们很不服气。要知道,老爸同志和老妈同志很少跟我轻言细语说话,跟我的偶像大毛同志和二丫同志说话也象是吃了火药,高一声,低一句,让人担惊害怕。

  年三十那天,老爸同志亲自宰杀了我们家唯一的老母鸡,老妈同志暗自难过了好久。大毛、二丫和我却很兴奋,主动给老爸同志打下手,烫鸡、拔毛、剖肚腹,忙活了好半天。二丫同志一边忙,还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鸡腿给爷爷奶奶吃,鸡肉给老爸老妈吃,两只鸡脚给大毛和我,翅膀归她。”我不同意,怂恿大毛说:“我们凭啥不能吃翅膀,好事怎么能全归二丫呢?”二丫争辩说:“奶奶说了,吃了鸡翅膀好梳头,你们又不梳头,干吗吃鸡翅膀?”

  二丫同志说话有道理,大毛和我都是和尚头,每月让老爸同志刮一次,可干净了,象只亮闪闪的灯盏。大毛同志曾经有过反抗:“其他同学都有一头黑发,我的头皮铮亮太显眼,好不容易做件坏事,总是率先被揪出来。”老爸根本不予理睬:“理一次发一毛钱,一年一块二,你两个加起来就是二块四,够一个人学费了,值么?”就这样,老爸同志一句话,就轻松化解了我们预谋已久的一场起义。

  老母鸡剖好了,我正准备去帮老妈同志烧水炖鸡,老爸同志却领着二丫同志直奔李二狗家,亲手将那只母鸡送给了李二狗他爸,还低声下气地说:“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李二狗他妈接过母鸡,掂量了好半天,竟嘟囔着抱怨:“太瘦了,是不是瘟鸡哦?”二丫同志转述这一幕时,耷拉着脸,低着头,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似乎更象一只害瘟的鸡。

  年夜饭和平常没有两样,桌上没有半点油水,但我们却吃得很欢。因为老爸同志经常教导我们,穷人家能填饱肚子就不容易了,还因为我们早已筹划了一出好戏,远比吃诱人。

  那是一出龙头湾的传统好戏,每到年三十夜,家家户户的孩子都要出去偷青,大人们都知道,也不阻拦,还说“偷青”就是“偷轻”,偷过青,来年就会过得轻松。

  不过,今年跟往年不一样。以往偷青,一般是东家拔根葱,西家摘颗菜,象征性走一遭,偷青的人高兴,被偷的人家也乐意。今年我们决定只偷李二狗家的菜园地,大毛同志下午就侦察好了,说那是龙头湾最美的一块菜园,青菜、白菜、萝卜、菠菜、蒜苗、韭菜、豌豆、莴笋遍地都是,品种不比菜市场少,也不知李二狗他爸贪了生产队多少化肥,才把菜园子打理得如此茂盛。

  不料,到菜园一看,我们却傻了眼。不知什么时候,菜地周围已拉起密密麻麻的荆棘篱笆,一旁还拴着他家那条大黄狗,人还没到,狗已开始狂吠。李二狗他妈一听狗叫,立即奔出来,站在屋檐下破口大骂:“谁家的兔崽子,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菜园,看我不打断你们的狗腿!”我们原想知难而退,却被李二狗他妈一阵乱骂气坏了,大毛同志二话没说,抄起弹弓就向大黄狗射去,那粒极其普通的石子不偏不倚,正好击穿黄狗左眼。大黄狗哀号几声,乖乖地躲到角落里痛苦去了。

  “干!”大毛同志一声令下,我们迅速跳过篱笆钻进菜园。“臭!”二丫同志刚把手伸向一颗萝卜,立刻尖叫起来,紧接着,大毛同志和我也发出了同样的惊呼。原来,李二狗家早有防备,已将菜园里泼了厚厚一层粪水。顿时,我们脚上、手上全沾上了粪便,李二狗家的粪便非同一般,实在臭不可闻。我们只好跳出来,向远处山坡上跑去。

  那年三十夜,其实很美,黑咕隆咚的天空,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星星,龙头湾静静地躺在天幕下,远远近近的农家,都已被煤油灯盏点亮。我们坐在山坡上,隐约听到一些窗口传出革命歌曲,是那样激昂,那样雄壮,仿佛过了今夜,美好的明天就会到来。

  “明天会怎样?”二丫同志担心地问。

  “明天太阳会照样升起。”大毛同志声音十分坚定。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我们还没有起床,就听见老爸同志对老妈同志说:“李大顺家菜园地昨夜遭殃了,好好一个园子,全是脚印,快踩成平地了,少说也有三五十个人光顾。”老妈同志似乎很同情:“谁家的菜不是菜,再怎么着也不要拿菜出气。好在我们家孩子听话,空手出门,空手回家,也不招惹谁。”

  明天天的太阳,果然照常升起来了。李二狗同志也迎着初升的阳光,来串门了。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大毛、二丫、三毛,昨晚怎么不去偷青?不偷青,今年咋会轻松呢?”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