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拾忆我的朋友们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5-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人生有许多记忆总是不会忘记的,即便你想去忘记,比如朋友!

  ——题记

  今晚,我把孩子哄睡了,披衣起床如同偷了生命中最美的时光一样,我想在静静的夜晚写点文字,来纪念我今天或者这些时间以来对生命和生活的理解和感悟。

  写什么呢,刚刚有网站的文友来辞行,说由于特殊的原因不能和我在一起共事了,要求我撤销其编辑的职务。当时我的心好疼,是啊,这么久了一起做网站的编辑,虽然没有任何报酬,可是为了心爱的文字,或者也是为了文学,这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可是你如果真要走了,我有什么资格和理由要求你留下来呢?所以我只有含着泪水微笑着答应:好,祝福,立刻马上撤销,我们依然是朋友!然后我就思考什么是朋友,想了很久很久,我想我就是一个如此感性和感情的人,我从不表现我的泪水,即便我已经哭了,泪流满面……

  一直以来我觉得我并不缺乏朋友。从咿呀学语的玩伴到一起上学的同学,到工作结婚后的同事们,甚或上网以后认识的网友,到后来做网站接触的文友。似乎我的朋友很多,多的数不过来。

  是啊,忆往昔,我记忆中的朋友包括的人很多,有蹒跚学步时的邻家的小姐姐和小弟弟们。还记得小时候在山村,每个家庭都过得比较贫穷,小孩子并没有什么好东西可吃可玩。我们这些小朋友总是在一起玩“过家家”之类的游戏,像“猫捉老鼠”、“丢手绢”“跳皮筋”“踢毽子”、“藏猫猫”等的游戏。我们每天都玩得那么开心,笑着,唱着,玩着,也闹着。可是后来竟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我,是一个极爱美的女孩子,口袋里藏着的唯一的财富就是装着彩色橡皮筋的火柴盒子,如果把七彩的皮筋扎在我的头发上,或者梳一根马尾辫子,或者扎两根小刷子,或者辫两条麻花小辫子,多美多神气啊!可惜有一天在玩的时候竟然不知所踪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上学呢,大概只有五六岁吧。丢了那盒皮筋,相当于是丢了我孩童时期的灵魂和美丽了,我哭了,哇哇大哭,似乎有些伤心欲绝的样子,要不然怎么会那么有气势的哭?……

  伙伴们都来安慰我,问这问那的,我抽噎着把火柴盒子里装着各种颜色的小皮筋,还有几条羊毛绳子的绒线头绳丢了的事情告诉了小伙伴们。他们都热情的帮我找,就差掘地三尺了,可以最终也没有找到。那时候,我小小的心灵简直是要痛心死了。我曾一度疑心是邻居家小姐姐的作为,从此我就躲开她,不理她。如此这样的过了很久,大概要有两年多,也许时间更久。

  后来我们都上学了,她比我先上一年学,大我一个班级,虽是同路我也不跟他说话。但后来我也没有见过她扎我的头绳或者橡皮筋子。是火柴盒自己失落的吗?是不是我误会她了?等到了上初中,我就完全“原谅”她了,后来初中毕业后,她外出去打工,我上高中考大学,这一分手就再也没有见过她。这个火柴盒的橡皮筋的事情至今仍是迷团,也许我根本不该为此事多思烦恼的。

  那个时候我们小学是在自己村子里上的,一般情况下是一个年级一个班,基本上就是十几个同龄的或者大小相差一岁的男女同学同班。如今闭上眼睛,我还是如此清晰的记得他(她)们的名字和音容笑貌。让我想想看,我们班有七个男生,十个女生。给我印象最深的当然是两个很阳光和很帅气的小男生,他俩学习又好,穿着也干净,似乎有一小段时间,在校外我见了那个最漂亮的小男生,有点不好意思说话,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来是不是就是幼小心灵对异性的审美超爽效应呢?自然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个无论春夏秋冬总是耷拉着鼻涕的姓王的同学了,记得有一次我们做值日我拿起他的板凳往桌子上放,结果弄了一手的黄鼻涕,如今现在想来都还觉得有点恶心。他的学习成绩也不是太好,小学都没有毕业就跟着他父亲开拖拉机去了。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的日子,现在我回娘家,还能见到他和他不是太美丽却也很善良的妻子,还有一双儿女……

  那时候,我们村子基本就是那么三五个大姓。除了王家,张家,徐家,冯家什么的,其他就没有了。我的同学中好多都是我的长辈。同龄的我们彼此关系都很要好,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不管是安静的还是调皮的,我们都像兄弟姐妹一样。当然学习的程度是不同的,那年我们班升初中,我班十七个同学,考上初中(那时候叫尖子班)的只有六个,我自然是名列榜首的啦,经过升初中这次的分流,我的小学阶段的朋友们就自然解体了。

  我自然是升入了本镇最高级的初中学府,而有的则上了邻村的联中,更有的小学一毕业之后就务农,过几年出去打工的也有。但是也有上了县城,走上似锦前程的也有。比如那个长的很漂亮的姓徐的小姑娘,因为爸爸是民办教师的关系,城里有亲戚竟然被送去县城上学了。哎,不知道为啥,人家家庭基础好了就是好啊,我当时是多么馋她,羡慕她呢?原因是她家有很多小人书可以读?而我屈指算来好像我在上小学时除了课本之外没有占有过任何一本课外书,估计我如今读书那么慢一定和这个有关系。因为这样的原因,我喜欢和她接近,因为如此就是接近了我所喜欢的画册和小人书。所以我总是和她一起玩,一起帮家里拔草喂兔子。有时候,我和她会在彼此家中吃饭!似乎她家真的比我家条件好呢,在她家我常常会喝到她妈妈用东北的大豆子煮的饭可香呢,那种饭香连同我们小姐妹的情谊似乎一直香到了现在呢!

  后来的日子里,她在城里读书条件好,似乎老师教的也好,她每次回家时总是带着她的课堂笔记给我看,当然后来一年后就少联系了,因为她的父母也去了县城,再后来也不联系了。只是听说她后来考了医学院,前程挺好的。再后来她把父母一起接到了日照,那个最早看到太阳的城市。所以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再见到那个美丽而又可爱的叫“喜见”的姑娘。

  当我升入高中后,由于课业紧,很少有功夫玩了,似乎交的朋友也少了许多。那些不太交往的自然也就够不上朋友了,现在想来留在记忆里的也不多了,但是总有那么一两个会越来越清晰,虽然现在只知道他(她)们在哪里,也想不起来联系。比如我的同桌,我虽然知道她和我同住一个小县城,但是彼此也不联系,可是一份情谊却在心里深藏,依然记忆犹新。

  那个同样是民办教师女儿的王云就是她了。记得我去城里参加高考完成后,应邀去找她玩,当时她在县城棉纺织厂工作,她是上到高二刚满十六岁就参加招工就业了,她去了县城棉纺厂。那时候,棉纺厂可火了,就是谁找对象找棉纺厂的女职工,那可是高攀了,工人身份可吃香的很呢!当时弄的我在心里又馋了好久。这些暂且不说,且说我大费周折的找到她的宿舍,在她那里住了一宿,似乎真的是聊了很多话题,包括女孩子最为知心的悄悄话,包括预想的未来的白马王子,还有很多很多……那时候说了一晚上还没有说完呢?第二天临走,她让我挑她床头柜的小玩意,因为当时她已经挣钱了,自己指派自己的工资,她喜欢买娃娃,还有一些稀奇的小玩偶,小物件什么的。我挑什么呢,我看到一个天使的蜡像娃娃挺漂亮的,我喜欢那精致的蕾丝花边的裙子,还有精巧别致的帽子。于是这个可爱的物件就属于了我,它一直伴随了我很多年,直到我结婚出嫁前都在我的抽屉了珍藏着。后来小侄子出世后,稍微长大一点,有一次竟然发现了那个娃娃给弄脏了,我心疼了很多天。如今,那个可爱的天使的玩偶蜡烛一直在我的心里燃烧着,虽然现在我已经和那个王云不联系了,但是我相信我们都会在心里记着彼此的。当某一天我们都还会温暖的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这些事情虽然平凡,不是什么惊人之举,但朋友的情深总不会在心底抹去。

  当我上了大学之后,交往的那些朋友们,现在联系的也不多了,但是我在心里依然祝福他们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我想在有些时候,我们都会温暖的缅怀,即使忘了彼此的名字,但是那些温暖明媚的笑容,那些温馨情长的话语依然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依然清晰的记起大学时期睡在我上铺的那位沂水的水样温柔的姓朱的姑娘,依然记起睡在邻床上的那个费县的洋娃娃一样的姓闫的姑娘。那个时候我是那么幸运啊,我们寝室一共有八个人,分别来自四个县区,分在三个班里。因为我们这个宿舍是一个混合宿舍。就是不同的班分完后剩下来的几个人组合而成。

  我们这几个来自不同县区又各自在不同班级的天之娇女,有的看上去富足,有的看上去阔绰,有的看上去洋气,有的看上去有些淳朴,有的看上去淑女,有的看上去泼辣。如果给我下定义的话,也许就只有淳朴和纯真俩词可以形容了。我们虽然家庭,性格都不尽相同,但是相处的还是很融洽的。经常讨论各班级的一些新鲜事,交流课程及自己读过的名著等等,因为都是学文学的嘛。似乎我们那时候都研读过红楼梦,经常在寝室要求熄灯后还在开红学研究会。什么林妹妹,宝哥哥,薛姐姐,凤嫂子的谈论着,甚或也争执着……这样弹指三年的时光很快就过来了。

  难忘即将毕业的时候,我们在春天的那次春游野餐。已经记不得是哪个周末的哪那一天,只记得阳光是那么明媚,花儿的笑脸是那么惹人醉。我们分派任务的准备了野餐的食材和炊具。大包小兜子的,骑着自行车,轻快的麻雀群一般穿过城市的一条条大街小巷,来到沿河的杨柳岸边,真是巧极了,那儿正有一片盛开的桃花林在等着我们呢。我们稍微观赏景致之后,就选择了野炊的地址。找石头做了锅台,然后分工,有的择菜,有的捡柴,有的生火,有的添柴,有的倒油,有的放盐,忙的不亦乐乎。当时我们这些家里的“小资阶级”们几乎没有几个会做饭的,可是在这一次都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厨艺潜能。估计就是我一直没有发挥出这种潜质,直到现在做的饭都比较难以下咽,还经常将饭做糊了。因为我时常在写字的时候忘了同时也在做饭,我家的锅几乎没有一个底子是干干净净的,对于这一点我羞愧死了。

  我已经记不得当时是做了几个菜,有没有汤了,但是在我的记忆里那几乎是最为丰盛的宴席了。我们把带来的雨披当桌布扑在大地这个最气派的餐桌上,开启了我们自带的饮料对着苍天后土,还有花儿柳林,河流山川,蝶儿鸟儿举起了我们手中的“酒杯”,祝福我们就要毕业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们竟然很兴奋,没有谁提议去唱那首著名的毕业的离歌:长城外,古道边,夕阳山外山……也许是那时候我们太期待毕业了吧!哪个青年没有对青春的追求和对未来的憧憬呢?再过几个月我们都将怀揣斑斓的梦想进入社会,踏上工作岗位,走上崭新的人生的旅程,谁会不激动期冀呢?美好的未来在招手,辉煌的事业,也许还有美好的爱情和幸福的婚姻,这些让我们想想都会脸红心跳的,真的呢,怀着激动和忐忑的心情我们毕业了,没来得及道别,也没来得及祝福……

  那些美好的时光啊,虽然我们都用相机记录下来了一些精彩唯美的瞬间,可是毕竟那些时光就这样悄然滑过了,似曾留下了声音,也似曾留下了颜色,甚或有时候也留下了泪水,可是那些成长的日子,和那些交往的朋友,真的怎么可能淡忘呢?即使今天我们很少忆起,可是只要每次去翻阅那些过去的老照片依然会把这些算不上珍贵的镜头,贴在胸口,对着遥远的天际默默的问一句,亲爱的朋友,亲爱的室友们,你们还好吗?今夜让我依然对着长空,问候你们,这么多年不见,你们都还好吗?

  当我走上工作岗位之后,这些朝夕相处的同事朋友,也许才算得上是真正成为伴随在身边的朋友吧。这时候的朋友圈子基本就固定了。我们围绕着工作,生活,孩子等方方面面的事情,大家在闲聊中互相帮助着扶持着,我觉得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这样的朋友当然也无需很多,有那么一圈就够了。平淡的生活,需要平淡的相互扶持,真朋友是雪中的送炭,不是锦上的添花。相濡以沫和釜底抽薪绝对是两种境界,两个观念的朋友。

  自从上网写作后,就注定了网络的交流。这似乎又是另一种全新的境界和全新的天地。实际上上网不用俩月,各需所求,你的兴趣和爱好也逐渐定性。有的人喜欢打牌就有了牌友,有的人喜欢下棋,就有了棋友,有的人喜欢文字就有了文友。

  在这里,我想特别提一下文友。一般情况下写文字的人可以读懂文字,那么他也会读懂作者。如果惺惺相惜了,那么他们会真心诚意的交流文学,没有任何功利可言,他们就是为了彼此文字能力的提升,这样可以是完全意义上的纯粹的朋友。如果地域许可,也会发展成为现实中的朋友。当然也许有很多人会成为了知己,这些都是纯粹文学的朋友。

  再谈到现在的很多站如同雨后春笋般地拔地而起,有些文友会在不同的网站,甚或不同的社团之间穿梭。有时候为了争取某些稿源,或者是某些精品或绝品而相互倾轧和贬低的时候,我想这就不是文友了。也更不是值得信任和结交的朋友了。

  文学是不分地域的,文友也是不分地界的。愿喜欢文字的人都用纯洁的情谊温暖着。我想这个世界一定是多彩多姿的。很多时候,你去和人对话,别人不一定会理解你,所以我突然有了另一种想法。我想最终极的朋友应该是时时陪伴在一起的不离不散的朋友,只要有共同的兴趣,在哪儿都是一样的,何必挑挑拣拣的呢?你周围的人也很有真才实学,所以不要忘了你周围的人,忘了顾忌他们有什么感受。

  或许,我的朋友在某个时期是一个人,在另个时期就是一种信念,甚或是一种守候,这种理念,就把我们的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今夜,我想写写我的朋友们。我想让自己的文风淡远清新优雅,我想让自己的情调轻盈舒缓不慢不急,我想试着像别人写的那些幽幽茶香,暖暖春天一样温馨芳醇。如果我一定要给今晚的文字一个明朗主题的话,那么就定名为拾忆我的朋友们吧!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