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人生若如初相见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3-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一)人生若如初相见

  人生若如初相见。那是怎样的一场美丽?有人说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你是欢喜。我说,遇见你,才是我最美丽的芳华!相逢、相知、到相惜,我们说再见,却总也舍不得永不再见!初见啊,有开始即会离别,只是我们的记忆真悠长,一直站在风的路口等待!等待,哪份美丽会不会回来?

  是谁说,思念一个人,就是前世欠下的债。思念愈浓,那份债就会愈厚重。今世还不清,就下辈子、下下辈子,直到互不相欠,也,永不相依。这样说,或许无有依据,因我们哪里知晓我们的前世今生呢?我们都在迷惘里,仿佛一个迷路的人,一步一步试探着往前探寻。

  可是,我不得不信。我的前世一定是欠了诸多债务的,否则今生怎么可能如此迷惘,宛如山雾笼罩,总也看不清前方的山岚呢?而无论命运如何曲折,我始终坚信,每一程,均是上天在考验我的韧性,我的张力。亦许,上天让我存在于世间,总是有他的道理吧,又或者是因欠着前世的债,这辈子要一个一个的还,一段一段的还,所以今生,我悲天悯人,注定要不起世间的温暖和关爱了。这一世,我不能索要,我只能给予。

  人生若如初相见。我总是感念一份美好,无法忘掉。而那最初的美好,宛如江河的水,再也回不了。

  人的一生,究竟要结识多少人,要经历多少故事,才会成长,才会安然接受所发生的一切?有的人走过便如烟云,消散在岁月的长河里无有影踪,而有的人,有些事,你穷尽一辈子,TA都会跟随时光永不消逝。我们总说老了、老了,其实在我想来,老的是容颜,是这日积月累的光阴吧,不是吗?我们的心事何曾老过?不是一直如最初,在不远处默默凝视、默默捡拾每一段微笑与哀伤么?

  那站在不远处,不肯远离视线的,我亦只当那是欠下的债,且用余生的回忆,用一怀若素感恩的心,慢慢的偿还。或许这样,亦惟有这样,我才不负老天的慈爱,总是在某个路口,在人生转弯的时候,有一抹温暖的眼睛看着我,告诉我,这个世间纷纭繁呈,惟留最初的本真,才是不辜负,才是一种交待。

  或许,我们不必为他人交待什么,我是我,你是你,天涯路长,你我皆是过客,遇见了,浅浅一笑,你有你的温柔,我有我的缱绻,路是一程,行至某个渡口,挥一挥手,从此山迢水阔,沧海桑田,自是不见。这难道不是一种美吗?最美莫过于在心内修篱种菊。你是我前世的菊,我是你今生的篱,生生围绕,不让凌乱侵扰你心,不让浮华装饰你身。你用纯善装满我心,我用一生写尽怜惜,为这纤纤红尘,你我的身世凄迷,注定了这一旷世的万般惆怅。

  是谁说,修篱的人是寂寞的,TA在心内种着坚固的篱笆墙,不让闲人走进,亦不让自己随意走出那道墙。又是谁说,种菊的人尝尽人世沧桑,才会如此淡泊名利,不为俗事干扰。

  岁月沧桑,物是人非事事休。我们的心再也不为尘寰起硝烟,我们淡看风云变幻,我们只想做个宁静的人,在清晨,在黄昏,在寂静的阑珊里,只愿做个拣拾心旅轨迹的人。光阴无痕,我们一直如溪水静静地向前,慢慢的行走。走过的风景,已淡出我们的视线,我们醉眼朦胧,只想收集曾经的年华,有君的年华。刹那便是隽永啊,旖旎一如初相见。

  (二)素心描绘,盛世康宁

  喜欢在寂静的午后,拿支素笔,摊开素白的纸张,写些喜欢的词句段落。最好还要拉开那一帘粉黄窗帷,累了,就抬头看看那一窗之外可以触目的世界。有时,看到的是蓝天白云,清澈洁净。有时,看到了三两只鸟雀掠过,它们或停留在电线杆上,在那细细的电线上彼此嬉戏,欢鸣。今日的雨,嘀嗒嘀嗒,愈加调适了我安宁的心。

  一直认为,守着一份安宁简约,是幸福,在简约中倾听细雨纷飞,是幸福,与一个愿意相守至老的人那也是幸福,在相安无争路上,爱与不爱已不再深重,即便他平凡庸碌。而尘世,王侯将相竟是这样的稀有。我是一凡尘低眉的女子,在寂寞的午后,有个人与之相对品一壶清茗;在月照屋檐的转角,有双搜寻的身影;在冰凉季节,有宽厚温暖的手指与你相扣,这份简单清持,我是向往的,相信世间女子皆是吧。

  此刻,我把笔握到最佳状态,一笔一划勾勒着人生的模样。我们人生的每次转弯,恰如这一个个横撇竖捺,需要足够的耐性与智慧去领悟与真心相待。也一直觉得失却的东西不会回来,甚至质疑属于我的只是短暂的相逢,所谓地久天长,原是晨与昏的路程。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坚持了那份信念与执着,得到的,真心相守,遗失的,诚意祝愿。那么,刹那相遇不也是永恒么?

  人世,你抛却了浮华的执念,便盛得了心内的安宁。握于掌心的,是一抹蔚蓝流云,是一剪斜阳余墨,你站在我经过的渡口,只等我一个深情凝视。你赐我一世浓烈的人生况味,我许你青烟屋下一只筑巢的燕儿,不图你荣华与富奢,只贪恋你追随的眼眸。流年是这样的轻巧,如一溪缓缓的流水,来时安静,去时从容。光阴是一叶扁舟,载着你我越过千滩万险,绕过崇山隘隘,只为觅得一处避风的港口,你修篱种笆,我采菊西山下。

  我们都有一个梦,在梦里你是我的情郎,你是我的依赖。岁月雕琢了锈迹斑斑,你抛下了五彩水笔,描绘了我动人的篇章。在梦里,你是我的母亲,你是我的竹床。我是远归的游子,亦是落寞的戏子,而你,是我永不疲倦的想象、温软的故乡。

  一支素笔,一张素笺,一颗素心,始终猜不透这人世的渊源。你的容颜是那么的模糊,我的灵魂已被万世的劫虏获。总想,我若是佛前的一盏青灯,请容我为你点亮尘世的坦途;我若是佛龛上的经筒,请让我为你摇下最深的情缘;我若是佛前的一木鱼,请许我为你敲响最诚挚的祈愿。来世,我愿为佛前的一灯一筒一木鱼,为多难的尘世许下永恒的盛世康宁!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