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瑞文网!

拥抱痛苦杂文随笔

时间:2018-12-31 17:21:56 随笔 我要投稿

拥抱痛苦杂文随笔

  一

拥抱痛苦杂文随笔

  若单说一个“痛”字,它首先是疾病或创伤所引起特难受的一种感觉,其次是情绪所引起的特难受感觉,比如:悲痛,哀痛,痛楚,痛惜,痛不欲生等等。还有更广义的深切解释,比如:痛击,痛责,痛快,痛改前非等等。

  再单说一个”苦”字,就有:味道苦,劳动苦,辛苦,艰苦,痛苦,愁苦等等。

  若,痛苦二字牵手来找你,挣不脱,撇不开,怎么办?是呼天抢地?还是勇敢面对?这,是人生的生活态度与一个人心里的承受能力问题,其间包含一个人的素质与修养,还有宽广的胸襟。

  人生行走的路,像磨刀;人生美丽的风景,像梅花。要不人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呢。活在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从出生到死去,肩膀上都担着自己该担当的责任。所有的人生苦痛,皆从责任担当的细节生出。

  二

  这些责任担当是不可卸却的,它不像挑担子,可以从肩膀上放下来。若能放下,那岂不是就永远没有负累与痛苦了吗?

  责任是永远解除不了的,除非死了。比如父母对儿女的抚育就是这样。又比如儿女对父母的赡养,还有夫妻之间相互的扶持与包容等等。并不是卸了就没有了,责任尽得大,心里便拥有大的快乐;责任尽得小,心里便拥有小快乐。

  若是想躲避,那便是投身无边苦海了,永远不得靠岸。

  面对生活,无力改变时,便只剩一条接受的路,不管是欣喜还是难受。日子是要继续过的,不管前面的路是和风细雨还是暴风雪,脚步都得朝前走。无论遭遇事业,情感,或健康的挫折,无论上帝对你公平不公平,开心是一天,苦闷仍然是一天。过日子还是开心重要,别把生活泡进埋怨与责怪的涩水里。

  三

  我们单位一对小夫妻休婚假,两人甜甜蜜蜜,准备自己开车出去度蜜月,他们的计划是随意游,车上的日用品准备齐全。老话说:“天有不则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也料想不到,他们在离开县城一百公里的高速路上,因为避让一条狗,车子撞上了隔离中心的防护栏,致使一对新人狼狈不堪不说,身体还受了一些皮肉伤,好在都没有伤着骨头。

  在等待交警救援的过程中,新娘对着新郎一直不停地哭泣,唠叨,埋怨。新郎连连认错安抚也没用,搞得新郎苦不堪言。一边要和交警以及保险公司交流事故原委,一边要哄老婆,他早已顾不得自己身体的`伤痛。事后新郎说自己是木头做的身子,老婆才是人身。反正这个时代有些阴盛阳衰,就是老公怕老婆的意思吧。这个“怕”应该是爱。

  可叹的是,这个新娘回家后,还依旧咬住当时的场景不放,她不断总结,不断归纳新郎在这次车祸当中的错误。第一,说新郎开车技术不过关;第二,说新郎没有好好地珍惜她,为了避让一条不相干的狗狗致使车伤人伤;第三,一条狗撞了就撞了,压死了就压死了,没有什么稀奇的。她的想法也许是对的,但她的做法却是极其错误的。

  她责问新郎,为什么把一条狗看得比她还重要?出事后,她为新郎找出多条不爱她的罪状,令新郎百口莫辩。

  也许她的本意是想让新郎从今以后更爱她多一些,可,她不知道,她的方式,她的叫嚣,正在把新郎的爱意一点一点消弭。

  四

  对于共同经受的苦难,本应好好地互相怜惜才是。可她却千般委屈地不断责怪对方,硬是要给对方的心里系上她不体恤的死疙瘩。我想,这将影响他们今后漫长的婚姻质量。

  恰好,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有一张现场直播的照片,照片上的背景是一辆翻得四轮朝天的小车,妻子靠坐在翻了的小车上,右手扶住丈夫的肩膀,丈夫蹲在妻子的右侧,两人微笑着,说明是:一对夫妻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由于妻子不小心导致翻车,两口子都受了伤,经历了一场特大惊吓,在确定双方都只是皮肉有恙,并无大碍后,丈夫提出和妻子合个影,立此存照。因为他觉得和老婆一生经历的所有糗事都值得记录下来留作纪念。

  这与我们单位的那叽歪新娘比较起来,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我赶快把这个直播发给了她,什么话也没说,但愿能启发她的智慧与善意。

  同样的境遇,人家夫妻两对着满身的伤痕微笑,万般地庆幸,只要人还在,就可用爱的阳光,继续温暖彼此,念念宽恕。

  本人认为,只要是发生了的事情,那就是应该发生的,因为,一切都是上帝给的,最好安排。即使是生命的终极,淡然面对总是强过怨天尤人。

  人生一世,就像地里的植物,无非就是一个发育,生长的过程。人,活在世间的光阴不过两万多天,为什么不像花花草草那样,该绿的时节努力展示自己的绿,该开花的时节,努力展示自己的美丽。

  说多了都是泪,因为道理谁都懂。对于过去了的事情,对于发生了的事情,无论成功了,失败了;快乐了,悲伤了。翻篇吧,重新出发最重要,快乐最重要,且行且惜最重要。

【拥抱痛苦杂文随笔】相关文章:

1.拥抱春天杂文随笔

2.痛苦的信仰的杂文随笔

3.痛苦是美丽的-杂文随笔

4.当过去拥抱未来杂文随笔

5.哪里是你的拥抱杂文随笔

6.怀念母亲的拥抱的杂文随笔

7.痛苦,只是不够坦然而已杂文随笔

8.忆想这些痛苦的事-杂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