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诗经《小雅·正月》翻译鉴赏

诗经 时间:2017-08-2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诗经】

  《正月》,《诗经·小雅·节南山之什》的一篇。为先秦时代的汉族诗歌。全诗十三章,其中前八章八句,后五章六句。这是一首政治怨刺诗。主人公具有政治远见,也有能力,是一个忧国忧民而又不见容于世的孤独的士大夫知识分子形象。诗中还表现了三种人的心态。第一种是末世昏君,第二种是得志的小人,第三种人是广大人民。此诗正道出了乱世人民的不幸。 全诗以诗人忧伤、孤独、愤的情绪为主线,首尾贯串,一气呵成,感情充沛。

  正月

  正月霜,我心忧伤。民之讹言,亦孔之将。念我独兮,忧心京京。哀我小心,忧以痒。

  父母生我,胡?不自我先,不自我后。好言自口,莠言自口。忧心愈愈,是以有侮。

  忧心,念我无禄。民之无,并其臣仆。哀我人斯,于何从禄?止?于谁之屋?

  彼中林,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视天梦梦。既克有定,人弗胜。有皇上帝,伊谁云憎?

  谓山盖卑,为冈为陵。民之讹言,宁莫之惩。召彼故老,讯之占梦。具曰予圣,谁知乌之雌雄!

  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维号斯言,有伦有脊。哀今之人,胡为?

  彼阪田,有菀其特。天之我,如不我克。彼求我则,如不我得。执我仇仇,亦不我力。

  心之忧矣,如或结之。今兹之正,胡然厉矣?燎之方扬,宁或灭之?赫赫宗周,褒姒灭之!

  终其永怀,又窘阴雨。其车既载,乃弃尔辅。载输尔载,将伯助予!

  无弃尔辅,员于尔辐。屡顾尔仆,不输尔载。终逾绝险,曾是不意。

  鱼在于沼,亦匪克乐。潜虽伏矣,亦孔之。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

  彼有旨酒,又有嘉肴。洽比其邻,婚姻孔云。念我独兮,忧心殷殷。

  彼有屋,方有谷。民今之无禄,天夭是矣富人,哀此独。

  注释

  四月时节霜降,霜降失时心忧伤。民心已乱谣言起,谣言传播遍四方。独我一人愁当世,忧思不去萦绕长。可怜担惊又受怕,忧思成疾病难当。

  父母生我不逢时,为何令我遭祸殃?苦难不早也不晚,此时恰落我头上。好话既都嘴里说,坏话也全口中讲。忧心忡忡不合时,因此受辱遭中伤。

  郁郁不乐心里忧,想我没福能消受。平民百姓无罪过,也成奴仆居末流。可悲我们若亡国,利禄功名哪里求?看那乌鸦将止息,飞落谁家屋檐头?

  远望树林成一片,粗细只能当柴烧。百姓正在危难中,上天昏睡不知道。如果天命已确定,没人抗拒能奏效。上帝皇皇最英明,究竟恨谁请相告?

  人说山丘多么低,实为高峰与峻岭。民间谣言纷纷起,不去制止哪能行。但见老臣受征召,请他占梦来问讯。都说自己最灵验,乌鸦雌雄谁分清?

  人说天空多么高,我却怕撞把腰弯。人说大地多么厚,我却怕陷把脚踮。高声呼叫这些话,有条有理不瞎编。令我悲哀今世人,为何像蛇毒牙尖!

  请看山坡田地里,禾苗特出长得茂。上天这样折磨我,唯恐把我打不倒。当初朝廷来求我,唯恐推辞不应召。得到我后很慢待,不再重用与倚靠。

  心中忧愁深又长,好像绳结不能解。当今政治真难说,为何越来越暴烈?大火熊熊烧起时,难道有谁能扑灭?辉煌显赫周王朝,褒姒竟然将它灭。

  忧伤满怀常惨惨,又遇天阴雨绵绵。车箱已经装载满,竟然抽去车挡板。等到货物掉下来,大哥帮忙才叫唤。

  车上箱板不要扔,加固辐条牢又安。轴上伏兔勤检查,装载货物莫丢散。这样终能渡艰险,莫将此事等闲看。

  池沼之中鱼成群,并非快乐能安宁。即使深藏不敢动,水清照样看得真。愁思满怀长戚戚,忧虑国家多虐政。

  他有美酒醇又香,山珍海味任品尝。四邻五党多融洽,姻亲裙带联结广。想我孤独只一身,郁郁不乐心忧伤。

  卑小人居好屋,庸劣之徒享米禄。今世黎民太不幸,老天降灾伤无。富贵人家多欢乐,可怜这里却孤独。

  注释

  (1)正月:正阳之月,夏历四月。

  (2)讹(é)言:谣言。

  (3)孔:很。将:大。

  (4)京京:忧愁深长。

  (5)(shǔ):幽闷。痒:病。

  (6):使。:病,指灾祸、患难。

  (7)莠(yòu)言:坏话。

  (8)(qióng):忧郁不快。

  (9)无禄:不幸。

  (10)乌:周家受命之征兆。此下二句言周朝天命将坠。

  (11)侯:维,语助词。薪、蒸:木柴。

  (12)盖:通“盍”,何。

  (13)惩:警戒,制止。

  (14)讯:问。

  (15)具:通“俱”,都。

  (16)局:弯曲。

  (17)(jǐ):轻步走路。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