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伴我一路情深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8-09-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又到了回学校的时候了,走在路上,觉得心中多了一分期待,很想回到这里,也很想一直呆在家里,而在路上的时候,却容易让人忘却内心的纠结和挣扎,只安静的享受一路的风景,或是微风拂过脸庞,发丝轻扬,或是偶遇一颗于石缝 之中长出的小草,生命的坚韧让人震撼,或是看往来人群,各自奔波,也各自希望和失望着。不同的声音交织出不同的风景,我只走过,留不住什么,也留不下什么,或又只是拿起一些最平凡的作为最初的也作为最后的来祝福。

  父亲送我走,之后我又将他送上车看着他离开之后,便和表哥一起去水库走走,那里是高中时候周末经常去的地方,如今再去,竟感觉到陌生了好些,觉得好多东西都像是重新装饰的一般,但表哥说还是和原来一样,我只是三年多不曾去看,如今记忆竟已是这般枯寂,往日熟悉,尽都在时光之中陌生了许多,沿着湖畔一路小走着,那一种不知名的花儿已经开落,大概是山茶花,白色的,花瓣儿大大的,有些落在地上,还泛出阵阵幽香,很喜欢这种有水又有花儿的地方,对那种花竟多了几分莫名的感激,我将脸迎上去,拉一支花儿在鼻子边轻轻的嗅着,幽香扑鼻,令人神况。水中的鸭子在水面缓缓的游动,荡起丝丝涟漪,他们走得很慢很慢,慢到水面的波纹还很细很细,这里是两只一起紧靠着前进,那里一只悠然自得,水很清灵,柳丝还在寂寞的浮动,有的延伸到了水里,有的在空气里,看着那水中的倒影,让人欢喜,对面是钟楼几所,背后是绿竹片片,山茶写意助兴,风过的时候,和着柳丝一起,楼也在水里晃动着,我急忙叫他拍下这种场景,山在水里,山在山里,我在水边。但表哥说对面的高楼,参杂在里面,就显得不好看了,于是便只拍下身旁一颗小柳树安静的在水边在水里,连同影子一起拍下来,最后拍下的,还有我们自己,有时候也是将自己当做是风景,独自赏他一回,现在却不是。

  路还是在脚下,不管怎么走也是走不完的,连续几个小时的走路,已让身体疲惫了好些,但风景却一直都在的,不管有人看还是没有看,而人间有那么多的美景,我们走过一回,也终究记不住多少,更是留不住什么,只能任脚步匆匆,让眼睛掠过这些平凡的美好,屋宇里的欢声笑语,路上人的浅笑依依,水依旧静静的,风依旧微微的,我们还依旧慢慢的,连同往日的回忆一起走过,连同几年前一起走过了很多次的记忆一起走过,却已经没有多少了。饶水一圈,便慢慢离开。

  坐上公交,往书店驶去,又是一个熟悉的地方,以前经常到“恒远意通”顶楼的书店里看书,想去那里买一本书,去陪伴我漫漫长夜的旅途。虽然我知道,路上有我看不完的风景,但真的做不到不会无聊。在这里没有找到,倒是表哥买了一本《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我亦很是欢喜。在书架看见安妮宝贝的书,亲切的感觉涌上心头,终究没有找到,七堇年的书,又是离开,往另一个书店走去,还是熟悉的地方,只是已经挪动了一个位置,还好找到了,还好门还开着,还好有那些书,七堇年的,《灯下尘》、《尘曲》、《被窝是青春的坟墓》看了封面,颜色淡淡的,觉得安静,都十分喜爱,但因不能带多,便在几番纠结当中选定《尘曲》和《仓央嘉措情诗》,知道这会是今晚陪我的伙伴。知道七堇年已经是很早之前了,但想看她的书却是在认识一个人之后,或许是看见了她文字当中的那种“静”、“暖”,也为了能够找到而感动惊喜,因那些书店都很小,找不到也属正常。但终究还是找到了。表哥却是看见那些书美好的封面拿出了手机,一幕幕一本本的拍下,余下的回忆,亦在心里。买下书放进包里,物体的重量加了,心灵的轻送和期待却深了,欣喜之余,更多感动。

  晚上吃饭,是离别的饭,两个即将离开的人,一起。“可在火车上了?”一条信息,让心温暖着,继续聊着,说了买的书,便知道你也刚买了这一本,惊异于这巧合,是那样的美丽,是那样的感动。感动之余,高兴自不必说了。你说今夜的旅途,有你陪我,有《尘曲》伴我。幸福一阵阵的涌上心头,对于上帝这样的恩赐,我几乎都要泪流满面了。吃火锅是温暖的,但这样的话语,却让我整颗心都融化了,是啊,有你陪我,一直在我心中,我又怎能不感动呢。进站之后,看见候车室里满满的人,知道这是一些充满期待和渴望的人,向远方,有些是为了回家,有些是为了去打工,都是带着自己心中的目的在等待,即便路途漫长也将心甘情愿,也只有心有希望,才能不畏艰辛。当然也或许是迫于无奈不得不去的。生活每天都上演着万千剧本,个人命运不同。而看见候车室里的人,也觉得亲切,因大家都是向着远方,即便是不同,也会因此而感觉是一路的。交谈声轻轻,脸上表情千差万别,我在当中,找一个没人的位置,坐着没有说话。一任时光流去,很快便到了,和表哥道一声,便缓缓离开,此后路途,当各自前进,各自安好。

  坐在火车上,心里又踏实了一些,知道这将把我送到远方,只需安心等待。火车上人很多,位置都是坐满了,还有站着的人,旁边是两个刚刚上车的女孩,下一站便到;对面是两个从杭州过来的父子,父亲五十九岁,儿子大概是二十五左右,已经在这车上坐了三十多小时,要到昭通。还有一个大叔到四川,也是和我一般。火车在黑夜里前进,窗外是一片迷蒙,看不见什么,只是知道要朝着那个方向走,夜晚的火车上,窗外除了偶尔看见远处的灯光几点,便看不见什么的,只知道一个方向,只知道火车穿行于大地于山洞隧道里,时间每过一点,离我的目的便近一些。人生或也是这般,看不见多远,但你只要知道方向在哪,便前进,近了便又可看远些地方的风景了。很多风景,亦是只有靠近了才能知道的美丽。和周围的人有一阵没一阵的聊着,和旁边的女孩看了看电视,心在远方,觉时间流逝飞快。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在各自的位置上开始睡了,呼吸声,还有小孩子偶尔的哭声,成了这夜里的风景,不时有人走过,白日的喧嚣褪去,夜晚显得安静了许多。看着书本,在里面感动,总觉得越来越感性越发容易感动了,在书中,很是欢喜,即便有些观点与之不同,但那不能影响我的喜爱,随着思考,随着继续,心中的欢喜,也是越发多了起来。优美的文字,优美的图片,无不让人享受,无不让人触到内心的柔软。一夜无话,只是偶尔应答着几声,眼睛涩了便闭上睡觉,醒来又继续,茫茫黑夜当中,《尘曲》给我美好的陪伴。想念也在继续不断。

  到黎明的时候,书已看去一半了,不知听见远处谁家的鸡鸣,便惊喜的将眼睛看向窗外,东方已是鱼肚白了。看着天空渐渐明亮起来,夜里看不见的外面渐渐的变得清晰,我心欣喜,每次坐车都喜欢看窗外的风景,快速的流逝快速的变化,记住的记不住的,都已经过去,一片水,清澈透明,水面破落的渔船可还依旧能够前进呢?一群白鸟掠过天际,一个小朋友高兴的问着他的父亲那是什么鸟,儿答案只是他说了一句我不曾听懂的话语。看见那河面白色的泡沫,在远处的时候便高兴的以为是白鹭,近了才发现,那不过是人家丢下的垃圾。白萍相思洲,只是白鹭已不见了,很多东西,已只是传奇。到一条大江边的时候,一个大叔说,自然是最美的风景。心中豁然,问他这条江是何江,他说这是金沙江,便想起金沙水拍云崖暖,这也是一条满是传奇的水。

  知道距离成都还远,就继续看书,火车到站停留,有人便说东道西的说着些抱怨的话语,只是这一辆车真的很慢,连我也抱怨了一些,说下次不要坐这趟车之类的。恰是书中说的“但最终还是会一笑而过,在红灯转绿之时跟上油门,抬头向前,甩掉那些只有年轻时代才会如此大动干戈的悲和喜,绝尘而去。”。而我们则是在停下来抱怨之后依旧随着火车前进。对于某些,我们只需要立即便是结果,无需要那些繁琐的过程,但又如何能够“不劳而获”呢。书本给我感动,门外的风景也给我感动,看到书中的感情,知道情到深处,便是无所阻碍,更无关性别了。只因爱情不是一个可控的条件,而只是偶然便得到的美好,他让人无从选择,亦无法逃避。

  在这走走停停之间,到达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五点多了,还是熟悉的地方,又一次温习着。感觉人生也是一个不断温习的过程,不断的将很多熟悉的一遍一遍的继续着,如此反复。

  而我一路风尘,在走进寝室的那一刻,瞬间无存。去洗了澡,顿觉清爽,一路的疲累已经洗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