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一棵小桃树--听肖培东老师教学《一棵小桃树》漫记 教学案例(人教版七年级下册教学案例)

发布时间:2016-2-1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姜艳

每个读者也许都一样,在心田上,在岁月里,生长着一棵小桃树。甚至我们本身,就是一棵小桃树,由丑向美,由蓄到念,由梦生暖。

“同学们知道要学哪一课吗?大家读出了些什么?”肖培东老师静静地问,带着他那浅浅的笑。这是肖老师受邀跋涉千山万水,在陕南安康市白河县的公开课《一棵小桃树》的开课。没有渲染,没有铺垫,没有技巧。这是洗尽铅华之后的真实和真纯,课的开始,就是细流出泉眼。肖老师所谓的浅浅的语文课,在开始的时候,是清澈透亮的。和那些繁琐华丽的导入相比,是素颜的美,也是温暖的美。如果说课的目标是课的终点,孩子们读懂了多少,就是课的起点。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奥苏泊尔在《教育心理学》扉页上写道:“如果我不得不把全部的教育心理学还原为一句话,我将会说影响学习的唯一的、最重要的是学生已经知道了什么,我们应当根据学生原有的知识状况去进行教学。”学生们读出了些什么,是课堂上学生必须在场的第一张邀请函。

肖老师提醒学生这是散文,好的散文是情感的产物,读的时候特别要关注文中流露出怎样的情感。还要注意这是一篇自读课文,关注旁批里的三个问题,哪些问题是你能够解决的,哪些问题是有疑难的,有疑难的问题,思考到什么程度了,这是牵起学生的手,把课文交到他们的手里,还要给他们一根手杖。课前的导读,文中的旁批,课后的问题,这些都是编者意图的集中体现,我想肖老师的提醒不仅是针对学生,也是针对老师们的。他关注的不仅是问题的内容,更是问题的方向,因为每一个问题后面都是广阔的教学空间。这些都是每一位教师都能看到的教学资源,但是为什么不能运用自如,反而要抱着金饭碗找饭碗,再去开发和寻找所谓的教学资源呢?阳光无香,大道至简。这种看似信手拈来的教学资源运用背后,是对语文教学本质的把握。正如肖老师所说“不要让学生在深刻面前自卑迷茫。”语文课本身就不需要太多的花哨,不应该有故弄玄虚。所以他说“上课不要总想着求新,要用心研究解读教材,选择好的突破口!”

做了这些准备之后,肖老师扣住旁批里“没出息的小桃树”反复出现有什么样的深意,让对话和智慧汩汩流淌起来。

“哪个旁批告诉我们阅读这类文章的方法?”肖老师轻轻地问,然后请学生朗读并勾画最能体现小桃树“没出息”的词语。几个女孩怯怯地举起了手。“委屈”一词是最先找出来的,引导了孩子们品味“委屈”一词的情味之后,追问“你有没有在别处见过用这个词来写一棵树?”一棵树也会委屈吗?你会觉得一棵树委屈吗?这里不仅是在写树啊,分明是在写人啊。肖老师利用孩子的阅读收获,因势利导,正如李镇西老师所说“教师教的思路和学生学的思路融为一体,教师和学生不知不觉走进对方的心灵。”在品味之后小结:陌生化词语的运用有助于表情达意,嘱咐孩子们,这样的句子用在作文里很有灵性的。我看到很多孩子的头在几百双老师的注视中渐渐抬起来了。这大山里的孩子,在肖老师的微笑和引导里像小桃树一样,不再“弯了头,抱紧了身子”,也慢慢“舒开身来”。

接下来,孩子们的手慢慢的举成了一片小树林。“紧抱”“瘦瘦的”“黄黄的”“拱”“角落”都被一一发现。孩子们多么敏感啊!他们的心,像柔软的土地,只等待一阵春风,嫩绿就会氤氲。肖老师带着孩子们大声朗读,表情演读,不忘调侃男孩子们更要长得“壮壮的”,也格外关照坐在“角落”里的孩子。课堂上开始有了笑声,孩子们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坐在舞台最外边的一个女孩子,受了表扬,脸蛋红红的,像是那浅粉的桃花。

“没出息的小桃树”,在老师和孩子们的共同阅读品味中,我们看到了:她被漠视的出生,她样貌的“猥琐”,她成长的艰难,她开花的孱弱,她境遇的坎坷。这棵小桃树,慢慢地走近了我们,台上台下,空气里也有淡淡的忧伤。窗外是潺潺的雨,礼堂里有那么一会儿的安静,小桃树把枝条轻轻地伸进了我们的心里。我们每一个人,有没有过被漠视被孤立,我们的成长中,有没有孤独和坎坷,我们的心有没有过孱弱。作者贾平凹的眼神,不知不觉在小桃树里脉脉闪烁。肖老师的语调,还是那样沉静,舒缓和温柔真是语文课里绵柔的力道。

小桃树“太白了”“太淡了”的花,在风雨中“一片,一片”落下,落得读者的心也轻轻颤动。这种穿透文字的力量,其实来自最寻常的标点符号。孩子们抬起头,肖老师叮嘱“标点符号也有表情达意的作用。”

“无论怎样艰难,小桃树还是开花了”。肖老师提醒孩子们注意几个容易忽视的词。“竟”“才”“连”,这些不起眼的副词也被发现了,它们透露出来的惊喜、怜爱、伤感,真是丰富极了。孩子们很惊喜,他们收获着发现的喜悦。肖老师再次叮嘱“注意那些不起眼的词,也会表情达意。”

这样的品读,会让人忘记了时间。因为实在让人有一种含英咀华的幸福。“散文中反复出现的词语,是值得我们反复品读的!”肖老师极少用重音,随着他的强调,品读活动暂时结束了。但是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他提醒“这样反复出现的词语还有,再找一个反复品味,你会有不一样的发现。”好的课就是这样,让学生觉得已经结束的阅读其实刚刚开始,让学生觉得已经读懂了的地方其实别有洞天天,让学生觉得读不懂的地方豁然开朗。

由此想到,“我的小桃树”也是反复出现的短语,如果扣住来读,是不是会读到“丑”的小桃树背后,有一个小桃树一样的“我”呢。作者的经历和心路,其实都隐含在小桃树上啊。他的“种桃核”“不肯不甘心”“蓄梦”“执着”“默默”;他的因弟弟妹妹已忘却,自己“每天能看见绿色的梦儿”的“高兴”;他的“血气方刚”“轰轰烈烈”“矜持”“骄傲”“垂垂老矣”;他的“呼喊”“忏悔”“忧伤”“颤抖”最后看到花苞的微光心底的“安慰”。“我的小桃树”,我就是小桃树,小桃树就是我啊!贴着文本读出的作者情感,肯定比补充资料更有动人的力量。能不借助资料的时候,我们就尽量让孩子们沉潜文字吧,把心贴在字里行间,用自己的心,与文字,与作者,心心相印。肖老师打开的不仅仅是自读散文的路径和学生的心窗!

“作者为什么要写这么一棵没出息的小桃树呢?”没有炫目的课件,肖老师的追问像一朵浪花,在清澈的课堂上翻涌。备课的时候,教师对教材的钻研与挖掘越深越好,但是在课堂上,则应该把思想内容与学生的生活实际打通,让他们能够轻松地感悟课文的思想内容。

作者对奶奶的怀念,是孩子们自己已经读出来的,肖老师让孩子们用情地朗读课文相关内容,尤其是风雨中,小桃树“慌乱”地零落, “人世的大书,我却连第一行文字还读不懂呢。”我在家里的混乱中看到小桃树撑着枝条,我的心里“深深忏悔对不起我的奶奶,对不起我的小桃树了。”因为有了引导和安静,有了真诚和思考,孩子们的读书声令人感动。读到就是悟到,能用读来解决的问题,就不用再“深刻讲析”了。很多时候,老师就是把孩子当成了一张白纸,总觉得自己没有讲一遍的东西就不放心,其实,我们学生没有活动,没有体验的时候,教师讲多少遍,很大程度上还是自说自话,自娱自乐。关注学生已经知道了什么,关注通过什么方式让学生知道,关注学生应该知道到什么程度,这些不仅是教学的能力和方法,更是最温暖柔软的教学情怀。“浅浅的,让最真诚的你走向最真纯的眼睛。”肖老师的眼睛,肖老师的微笑,肖老师俯下的身子,都是教学的力量。

作者对梦想的执着对未来的憧憬对自己的思考是通过重锤敲打最后两段体悟的。小桃树在结尾处的风雨里,不再是孱弱丑陋的,它那么勇敢,那么庄重,它那么高傲,那么明艳。这段文字是作者思想的升华,是全文气韵的归结。肖老师的用追问“牵引”着课堂溪流的方向:“仔细读读这两段中特别的修辞。”小桃树如天鹅,羽毛尽落,气度犹在;小桃树顶端花苞犹在,希望闪烁。因为形象的语言,结尾处的两段文字庄重的情感,慢慢地渗进学生的心里。

好的散文,是用生活阅历写成的,也是用生命的体悟写成的,它是心之声,也是意之向往。贾平凹主张散文要写到性灵的层面,关照自身,关照生命和灵魂。在课的结尾,肖老师用“你能不能用一个字来表达作者寄寓在小桃树上的情感?”这个问题和开课时呼应,激起一片浪花。“梦”“爱”“念”“灯”,孩子们静了下来,但是能感到思考的涟漪,课堂的安静多么珍贵。这群大山角落里的孩子,由一开始的怯怯的,甚至弯着身子,到现在的目光灼灼。每一个字背后,是稚嫩但独到的思考。肖老师选的字是“蓄”,他说:人生其实就是蓄的过程,成长更需要蓄,好的散文也是这样,前面的细细描写,精心铺垫,也是蓄啊。马上就要下课,最后一排的小男孩举起了手,他因为激动而挺直了身子,大声说:“我有自己独特的看法,我觉得不应该用一个字来表达课文的情感,因为任何一个字都表达不了这篇文章的情感。我愿意用梦来表达对未来的憧憬,因为小桃树是梦的种子;我愿意用爱来表达作者对生活的热爱;用念来表达对奶奶的怀念……”孩子站在小小的舞台上,但又像站在广大的天地之间。他的回答淹没在一片掌声中,这掌声是给孩子的,更是给肖老师的,是给生命的唤醒,更是给小桃树的。

每个人都是一棵小桃树,从梦想的芽艰难地拱出一点新绿,再到轰轰烈烈地想要开花,经历风雨,慌乱地零落,千百次地俯下身去,但总还有一颗花苞,在枝干的顶端,闪烁着微光。孩子们更是如此,我们是种下“梦之桃核”的那双手吗?我们是勤浇水守护梦想的那个人吗?有孩子在我们视野的角落里被漠视吗?有孩子还在委屈地弯着身子缩着头吗?

“深刻和睿智,其实都是在清浅的眼里和纯真的心里。”肖老师的浅浅语文,流淌着清澈的情怀和智慧。

窗外的雨不是何时停了,经过了洗礼,每一片叶子都闪烁着青翠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