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蛾眉女》寒山唐诗鉴赏

唐诗 时间:2017-01-04 编辑:玉君 手机版
【www.ruiwen.com - 唐诗】

  《城中蛾眉女》是唐代诗人寒山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这首诗针对尘俗繁华世态,进行讽刺冷嘲,隐寓佛家哀乐相生,万事皆空的禅理。

《城中蛾眉女》寒山唐诗鉴赏

  城中蛾眉女

  城中蛾眉女,珠佩何珊珊。

  鹦鹉花前弄,琵琶月下弹。

  长歌三月响,短舞万人看。

  未必长如此,芙蓉不耐寒!

  【注释】

  ⑴蛾(é)眉:以蚕蛾的触须比喻女子的眉毛细长,形容其容貌美好。

  ⑵佩:佩饰,系在衣带上作装饰用的玉。珊珊(shān):形容玉佩之声。

  ⑶花前:一作“花间”。

  ⑷“长歌”句:《列子·汤问》记载:“昔韩娥东之齐,匮粮,过雍门,鬻歌假食,既去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说的是当时著名歌唱家韩娥的歌声就达到了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境界。根据《论语·述而》记载:“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孔子三十五岁时,因为鲁国内乱出奔齐国,听到王宫的韶乐演奏,十分欣赏,赞美韶乐“尽美矣,又尽善也!”这里说“三月响”合两则典故极力形容歌声的美妙。

  ⑸短舞:节奏很快的舞蹈。

  ⑹芙(fú)蓉:即荷花。

  【白话译文】

  城中有个眉毛细长的女子,身上的玉饰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花前逗弄鹦鹉,在月下弹奏琵琶。唱起歌来,悠扬的歌声三日不绝;跳起舞来,万人争相观看。这样的情景是不会长久的,荷花再美也难逃三冬的严寒。

  【创作背景】

  寒山是贞观(一说大历)时代的诗僧,长期住在天台山寒岩,诗就写刻在山石竹木之上,盈六百首,现存三百余首。此诗为其中一首。他的诗常以明白如话和富哲理性的语言,写山水景物,也有不少讽喻人情世态之作,此诗即属于后一类。

  【赏析】

  这首诗语言通俗浅显,用的却是当时流行的五言律诗格调,平仄谐律,对仗工稳,具有时代特色。诗人针对尘俗繁华世态,进行讽刺冷嘲,隐寓佛家哀乐相生,万事皆空的禅理。

  开始两句,描绘一位城中美女的花容月貌和华贵盛妆。“蛾眉”,点出七美貌,“珠佩”概括了人物全身珠光宝气的神态。“珊珊”,进一步衬托其华贵。两句诗把这位美丽盛妆的姑娘写得有声有色,光彩照人,渲染荣华富贵的场面。三四两句描写她在家早晚不同的富贵闲雅生活,由上下两句分写。白天,她在自家花园里对花调戏鹦鹉逗趣,夜间,静坐幽美的月下弹起五音繁会的琵琶而自得其乐。五六句则表现她那出色的社交活动,每逢出现在宴会场面,无论是长歌,或是短舞,总是使得人们久久陶醉,万人倾羡。然而,这一切都是浮云流水似地不能久住,无可留恋,因为所有事物都离不开生死轮回、盛衰兴替的自然规律。于是诗人悯然发出警告:“未必长如此,芙蓉不耐寒!”借用夏天盛开的荷花作象征,冷峻诫谕人们:别看夏天的芙蓉开得红火,秋风一起,很快就会荷盖枯尽,菡萏香消,一切美景都不可能永远存在。

  此诗借“城中蛾眉女”的冶容才技,比喻人间高贵荣华,以“芙蓉不耐寒”的“花无百日红”比喻“人无千日好”的好景有限,言近旨远,形象生动,阐扬了佛家哲理,也起着讽时警世作用,不失释子本色。又将当时兴起的约句准篇的五律形式加以通俗化,可谓善于妙用。

  就结构而言,这首诗和李白《越中览古》一样,详略有致,有“笔力雄健”之妙。就艺术效果而言,正如宗白华先生对《诗经·国风·卫风·硕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二句所起作用的点评:“这二句不用比喻的白描,使前面五句形象活动起来了。没有这二句,前面五句可以使人感到是一个庙里的观音菩萨像。有了这二句,就完成了一个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的美人形象。”“未必长如此,芙蓉不耐寒”的议论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白描有异曲同工之妙。

  【作者介绍】

  寒山,唐代诗僧。又称寒山子。传为贞观(唐太宗年号,627—649)时人,一说大历(唐代宗年号,766—779)时人。隐居始丰(今浙江天台)西之寒岩。与台州国清寺丰干、拾得友善。其诗语言通俗,近王梵志,今存三百余首,后人辑有《寒山子诗集》。

本文已影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