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与西藏同行散文

散文 时间:2020-02-2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匆匆地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五时,其间到是醒来过一次,迷迷糊糊的,只记得有同事进得门,我翻转了身,趴在床上,盖了被子,听他讲些什么,只是我一样也未曾记得!

  其实那时我是在待乘休息中,加上早晨为了赶车,五点过点就已起床,又逢春运时节,列车上旅客多,勉强在卧铺找得一边座可以一座,车内经历一夜颠簸,空气混沌的厉害,已不能用一个“臭”字来形容。混合了脚气,口气、脂粉、厕所、食物霉变等味的列车独有气味薰呛着每一个人,那些麻木了的神情在极度厌倦中夹杂了更多疲倦,盯着往来车箱的每一个行人,仿佛要在行人的穿行中找到发泄的愉悦。列车的停靠,晚点似已不重要,在看惯了人挤人,人抢车的年代,逢了这样的春运,又有得一铺可以休息,对于那些匆匆过客无疑来说是可喜的。大抵在这种环境下乘车也已成了每名通勤职工的习惯,无论你是漂亮的,又或你曾经帅气过,随着时间的迁移,你都会习惯于早起,习惯于这份混浊。更会习惯了将那到站前的几分盹睡看作奢望,而不会顾忌了所谓的形象。

  今天也不例外,尽管零点才休息,可仍是不到四点就醒了,努力地闭了眼,想再休息会,却怎么也无法入眠,拿了手机,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走过,走向五时,竟有些后悔没能多睡上几分钟。但还是理智战胜了幻想,爬出被窝,洗脸,刷牙,吃了早点慌慌张张去坐公交,到了火车站却又发现来早了。拿了手机,想看会电子书却困得无力,只盼着快些到宿舍。

  中午帮忙做完饭,钻进被窝,本想看几页书,却有心无力。只到五时醒来,才发现书仍是在枕头边,却不曾有打开读过的痕迹。看到手机有未接电话与短信,忙打开,是外甥女的。询问有关去西藏的计划,其实这已不是第一次被问起,但回答却又都相似,竟都是在沉默中一次次将问题忘记。

  原计划好了要在今年暑假请得工休假去西藏,并做了有效规划,将出行路线选在南线的川藏线,什么有效装备的自行车、户外装备等也一并看过,并专门发微博为此壮行,没诚想微博一出竟得到众多好友的支持与追随。

  纷纷发来信息,咨询有关事项,故而一项简单的个人西藏单车游计划又变成了一项有诸多网友参与的群体性活动。其实,当初我只是想将西藏行做为一项个人活动,单一性地为了完成个人在学校求学时对西藏的向往之情,也是能更好地给自己一个独立空间,去写下一篇属于自我的骑行日志,以期充实并完善自我。

  慢慢地参与的人多了,骑行目标与目的也有了拓展,大家会就了共同关心的话题去咨询,去探讨,当然于我而言西藏更多的则是遗憾。曾经向往的西藏充满了学生时代的期许,雪山、草地、牦牛、布达拉、还有那神秘的藏文化,对于异域文化的理解也多限于书本。

  记得刚上班那年,频繁出差,司机王哥开了单位的越野车,带了我,一路飞驰,一路洒脱,将我领进了雪山草原的梦境。由于铁道部没有实行资源整合以 前,西宁分局还属于兰州铁路局管辖,每年的春秋两季车辆审验便很自然地交于了我所在的厂子,这样我就有好几个月时间在外进行专项的轨道车审验,司机王哥也就成了我的专职司机。由于有着共同的爱好,很多情况下这样的出差非但不因路途遥远而困苦,相反倒充满了乐趣。上西宁,去草原,上原子城,看油菜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