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观你入梦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当曙光刺破前窗,黎明的钟声敲响,你把自己卷成一幅小景,静静地斜躺着。

  一头卷发松松的包着脑袋,流露出慵懒与安详。发梢微黄,那是在美发店里热气中挣扎的结果吧?还记得你一直素面朝天,乌黑的头发老是调皮的想要挣脱束缚,多次抗争未果,你一怒之下将它们斩首示众。于是有了千年之交时你的短发飞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知道今天的你也开始了与自然的抗争之旅。还别说,微卷的大波浪自然披散,鼻梁上一架眼镜,真的造就了一个知识女性的淑雅,让原来的同事眼里有瞬间的惊讶。

  明净的额头上,是你蓬松的刘海。看着看着,我的唇边露出了笑意。想起从前,刘海曾是你最好的玩具,或许五天八天,或许十天半月,我就会看到你右手拿把剪子,左手捏着镜子,闭着一只眼(不能都睁开,否则可能有碎发飘进眼睛;不能都闭上,俩眼都闭上,你来试试,什么也看不见啦)镜子前面就开始有细碎的头发飘落。剪来剪去,结果相似:刘海留短了,别说一片海,一片湖也没有了。一排短发像一队不停调度的士兵,总也站不齐队形。

  紧闭的眼睑上,一根睫毛懒懒地躺着。我以指甲轻挑,它竟然醉酒似地东倒西歪。三五次执着的追捕,终于使那顽固的小东西离开了自己的阵地,乖乖的飘落到垃圾桶中。忽然你的眼球快速的旋转了起来,我正疑惑是否惊动了你,根据弗洛伊德的睡眠原理,似乎你现在正在紧张地展开着情节,只可惜美梦还是噩梦,我没办法根据眼球转动的频率来确定。是啊,生活的劳累使你心力俱疲,那就在这曙光初现的清晨多补那么一会儿懒觉吧。

  左眼旁边的那块疤痕,现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那是为了小狗的安全而与大地亲密接触的爱的烙印。回来后你满脸沮丧,抱怨着苍天大地,担心着毁容之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呀。甚至向我发誓,如果真的疤痕不消,就去做手术!那语气,坚定得八匹大马也休想拉得回来,我笑着同意了你的决定:一向对青春淡然视之的你,竟然开始珍惜起自己的形象来,真是天大的进步啊,我哪敢不积极响应啊。

  细看鼻梁两边,有两处淡淡的凹痕,那是长期驮负眼镜的成绩。有时真的很羡慕别人的眼镜,我心里一直有一种先天性的成见:眼镜与文化成正比。上学不近视,约等于不用功。为了避免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我的不用功(还有一个秘密:据说眼睛近视的人老年时就不再花眼,越看越远),我就要想方设法混上副眼镜。但是好运始终没有来临,无论我怎样折磨自己的眼睛,酸也好,疼也罢,最终还是近视眼镜一戴就晕。嘿嘿,看来这辈子没指望喽!你笑骂:骚包。是有点儿,但人家不是心里想让别人把咱当成文化人吗?

  正入迷,你睁开了眼睛:干什么呢你?

  对着钟表方向我努嘴示意:开饭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