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医院里的买卖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医院圣洁庄严,救死扶伤之地,患者如流,白衣穿梭忙碌。

  买卖,简意你买我卖,你情我愿,公正公平,公开透明。

  中国人的智慧及头脑是强大的,商机无处不在,买卖随处可开。

  我因为工作原因,经常穿梭与医院各科室、各部门之间,我见证了医院里有着一群特别的商人,有着一些鲜为人知的买卖。

  买卖一:卖汽球。

  众所周知,氢汽球易燃易爆,尤其对孩童极具危险,但在一所以儿科闻名与省内外的三级甲等医院内却存在着这样一种买卖,医院大门口、诊室内、广场内、停车场总会有一个中年妇女手牵数百个彩色氢汽球随处叫卖,尽可能的吸引儿童注意。过往的小朋友无不央求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买一个漂亮的汽球把玩。不长时间内,汽球便会销售一空,中年妇女就会打电话叫其同伙再送一批过来。

  我曾跟医院相关人士聊天得知,看似一个小小的汽球生意不起眼,但年收益可达50万元。说者无奈、听者咋舌。

  无奈的是医院无法管控,此人群后面无不有着一个强硬的后台支撑。这个后台医院不想惹,也不敢惹。

  “医闹集团”院方不敢得罪,为了医院开诊的正常秩序只好睁眼闭眼罢了,真追纠起来,医闹定会寻一小事非得闹得医院天翻地覆势不罢休。

  咋舌的是一只汽球成本几毛钱,转手10几块钱,充分切中儿童父母的心理,暴利产品。果是搞的医院儿科诊室内外汽球飞舞,更有甚者被汽球爆裂所伤的孩童事件亦有发生。

  买卖二:卖塑料袋。

  前几年,一纸禁塑令,医院药局内不再提供装药塑料袋,患者又不适应看病带袋的生活,所以,买了药自然要寻找装药的工具,总不能捧在手上吧。官方禁塑令却禁不了个人行为。

  有一年近6旬老太太每日早八晚五蹲守在医院药局旁边,见人吆喝道,大袋两元,小袋一元。价格着实贵的离谱,卖出一个袋可换回一沓子袋,但此生日竟是日益兴隆,老人家每天日进百元不成问题,比白领还白领。

  针对此种情况,医院还是很无奈。曾经院方禁了老人家的买卖,怎奈一方面患者投诉院方不提供装药工具不方便,另一方面老人家带着十几个老老少少一家子在医院大闹一番,蛮横无理,天天扯横幅写大字报陈述医院种种劣迹,院方为了息事宁人只好作罢。

  老人家重操旧业,但生意旺盛自然有人也打起了主意,一位老大爷也批发了一堆塑料袋来到院内销售。不料却惹毛了老奶奶,老奶奶找到老大爷,此两位在医院大厅内上演了一场惊世骇俗的咒骂撕打,最终老奶奶凭借儿女众多骂跑了老大爷,成了院内塑料袋垄断销售霸主。

  看来这一买卖背后还是有着一群不羞不臊,不孝不顺的儿女后台撑腰呀。

  买卖三:卖关系。

  现如今,人们生活条件良好,健康意识浓重,所以无论小感冒、小胃炎,小拉肚,小皮疹纷纷挤破了头往大医院奔。各项检查化验窗口前长龙排队,不见头尾。

  按医院就诊原则及顺序,上午是集中检查、化验时间,取得结果后拿到医生处进行处方咨询开药。检查结果出的早就能看的早,出的晚或者第一天出不来就得继续往后排,而且有大部分外地患者投奔前来,第一天看不完就得住一天。

  我曾帮一位友人排号等待检查,友人急事下午需要回到外地,但眼见排不上号,心急万分,此时,走过来一位妇女搭讪说可以不用排队,直接进诊室检查,但她跑的是业务,需要业务费200元。友人应允,果然花钱消灾直接进到诊室内,医生与妇女相互略一点头,顺利检查完毕。

  我在一旁观察片刻,妇女又先后领进不同检查室十几个人,可谓钱搛的容易。

  此种买卖可谓切中了患者的心理要害,都想早点检查完毕,宁可多花200元冤枉钱,只是苦了那些不知情亦或不愿意花钱的患者在后面苦捱着排长队了,怎奈前面检查室内加塞不断,没了秩序,没了公德,医生的道德点也在此失了衡。这也为医院的管理敲响了警钟。

  买卖四:卖尊言。

  我经常苦等医生诊室外办事。此时有一群“聋哑人”会走到患者面前,手拿一小红本,红本上面签着几个人名,内容是献爱心助捐之类的云云。聋哑人拍拍患者的肩膀,一顿手语,再敲敲本,向你伸出大拇指。此时,施舍之有之,一元递过去,聋哑人摇摇头指点小本但见上面明示“10元起”。

  我不下十几次的遇到同一个聋哑人跟我索要“爱心”。他像失忆似的,因为我压根一毛钱都没施舍过他,但他们这种执著敬业的精神让我钦佩不已,曾有一次在医院的安全通道,我曾看到了他们的对话,彼此交谈今天收入多少,抽的烟竟是软包玉溪,令人骇然。

  这种买卖人出卖的是自己的尊言,让同情他们的患者来买单他们卑微的尊言。

  医院里的买卖已经变成了另一种无秩序的,无道德的,无公众心的,无尊言的一种赤裸裸的欺诈。如果少了这些买卖人的存在,医院的就诊环境定会好上许多。

  医院里的这种种买卖让人唾弃,让人厌烦,更是让人忍不住恨不得手持一柄手术刀狠狠的切去这堆社会毒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