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满架秋风扁豆花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一夜秋雨,扁豆架下,花落满地,像一只只花蝴蝶淋湿了翅膀,在作无助的努力。真想让这一只只花蝴蝶能重新飞上枝头,仍停留在多情的藤蔓上。藤蔓是多情的,不然不会花开满枝,扁豆簇簇。

  我在扁豆架下绕花四转,为落花声声叹息。扁豆花在藤蔓上是妖娆的,是生动活泼的,她总是迎着风在笑,银铃一般地笑。扁豆是在笑声中长出来的。等一簇簇扁豆像初生婴儿弯着月牙般的眉眼时,那笑才会停止。

  面对一地的扁豆花,我常不忍下脚。那美丽的容颜,凄婉地匍匐在地,仍把花心努力向上,把我那点有限的心事抖散在风中。我忍不住抬头仰望,那带着雨露的花无比娇俏地立在枝头,像随时飞走的鸽子。

  儿时陪奶奶一起摘扁豆,奶奶总是很细致地顺着扁豆藤,一个一个轻轻地摘。而我小马驹般跳,跳得高高连藤扯了下来,藤一抖,粉粉的扁豆花雨一般地落,头上、身上轻轻一触,不留痕迹地滑落在地上,有清香绕过鼻尖。奶奶大骂:“好好地摘,花都掉下来了,一朵花一个扁豆呢。”一地扁豆花,让我莫名地兴奋着。不管不顾了,疯一般踮起脚尖踩上去旋转,在藤蔓中穿云破雾般地扭动,满地扁豆花在脚下缤纷着。

  在乡下,这个季节到处都是扁豆花。草垛上,柿子树下,河边的芦苇上,就连猪圈顶上也是漫无边际的扁豆花,如果有根绳梯挂在云端,那扁豆花定会攀上梯子爬上云层的。

  你听说过有人半夜三更起来是为了偷扁豆吗?

  我家附近来了一户外地人,租了房子租了田在这长瓜种棉。刚来落脚,啥也没有,却见左邻右舍把那红红的弯月般的扁豆烧得香喷喷的堆在大碗里走东家串西家的诱人。在乡下,这些吃物是不分家的,谁想吃,总能拎上篮子摘些回家。可外地人初来不好意思开口,但又经不住扁豆的诱惑,就鬼使神差地夜里起来摘了。没想到被狗追得跑掉了一只鞋。

  父亲看那鞋心里明白了,就摘了满满一篮连同鞋一起送了去,嘱咐他们想吃再来。从此,那外地人和父亲玩得甚好。来年,那户人家的房前屋后都种起了扁豆比我家种的还多。

  有几个远房亲戚住在城里,父亲等扁豆长得孕妇临盆的样子时采摘下来,再配上几只草鸡蛋装在蛇皮袋里送给他们。回来时父亲乐呵呵地笑,用干巴巴的大手从口袋里往外掏大白兔奶糖,还有那满蛇皮袋的旧衣服。

  现在父亲还是往城里送扁豆,只是不再送给那亲戚了,而是他自己的两个丫头。

  如果奶奶在世,我会告诉她老人家,扁豆花不是被我拉落的而是被雨打落的,那是雨在替扁豆间花呢。就像梨子、桃子、葡萄一个样,总是要间掉部分的。如果一花不落,那扁豆是无法粒粒饱满的。

  尽管现在懂得这个道理,可仍然在看到花落时,有点伤悲。哪一朵花不希望结成饱满的果实呢?

  有些年没站在扁豆架下,看扁豆花飞舞了。即使不看,扁豆花仍在我的心里年年生长,年年花开。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