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生命的余震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4-1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昏暗的灯光下,我与母亲盘腿而坐在狭窄的床上,絮絮叨叨着各自最近的生活。学习和工作。我们的眼神里都带着些许的疲劳,无法聚精会神起来。我跟她讲今天去看了《湄公河行动》之后,心中仿佛被一块重石压住,一整天都在浑浑噩噩地想些令人难过的事。

  “这个世界其实很残忍,但我活得太天真,所以现在好害怕。”我说。

  母亲疲惫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微妙的和蔼:“是这样的,但我们还是要相信世界上好人很多。”

  也许因为只是安慰,于是我沉默。

  母亲突然抬头望着天花板,眼神中闪过一丝警觉和惊慌,顷刻间,又恢复了平静。

  “怎么了?”

  “刚才你没感到天花板在动吗?”

  “没有啊。”

  一阵恐惧侵入每一根神经,我抬头望着昏暗的灯,摆放整齐的桌椅,一盘散沙似的的作业书本,和坐在面前的淡定从容的母亲。

  自从2008年,我的心里对“地震”这个词语有了一个恐怖的阴影之后,将近十年来,每一次听到“地震”,都会令我毛骨悚然,因为死亡,所以害怕,因为无法抗拒又飘忽不定,所以措手不及。那种可怕的怪物绝对不是地理老师口中一次小小的地质运动,那是鲜活的生命乘上终结的列车。

  “可能是那里发生了地震,这里有些余震吧。”母亲若有所思道。

  “那我们如果遇到这样的灾难该怎么办?”(我想要的答案绝对不是知乎上的大神们一致高唱到,马上跑啊!”

  我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趣。

  因为天津塘沽大爆炸事件之后,微博空间朋友圈疯传着一句满分答案: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临,所以且行且珍惜。

  无可挑剔,绝对满分。

  可是高调的口号喊喊也就忘了。

  母亲想了想:“那就没有办法了啊。”

  “哦,对哦。”

  不然还能怎样。我有些伤感。

  母亲打了个哈欠,看着我也仿佛很疲倦。

  “睡了吧。”

  “嗯。”

  母亲出门,关门。

  在昏暗的灯光下,我想想出些什么,但好像没有办法,不然还能怎样呢?

  还能怎样呢?

  在自然和人为的巨大灾难面前,我们的生命太过脆弱。绝对的安全或许存在或许并不。我好像在写一部悲剧小说,虽然只有少部分人物,但真的很悲剧。

  我希望我永远不被写在书中,却又无法完全假装忽视命运的翻云覆雨手。

  卢梭说:“生命不等于是呼吸,生命是活动。”

  庄周认为:“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司马迁道:“人故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太白兄挥笔写下:“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

  可每个人对于生命应当有自己的理解。

  此刻是空气湿热,蚊虫肆虐的季节。

  不安逸舒爽的时节里,生命也给人一种滞重之感。

  我终究无法给出答案。

  但这夜里,我想我体会到了生命的厚重和薄弱,这是一场潜伏的巨大力量。像是轻微的余震,随时可能爆发毁灭的张力。

  所以最好永远地尊重,永远地畏惧。

  关灯,晚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