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二姑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4-1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二姑

  二姑住在省城济南。前段时间,我带着学生去济南参加一个考试,顺便看望了二姑。二姑七十八岁了,身体依然很好,耳不聋,眼不花,手脚麻利,思维敏捷。

  看到二姑精神矍铄,乐观开朗,我感到很是欣慰。我小时候曾经听村里的长辈们讲起二姑年轻时候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心中很是惊诧。后来随着年龄增长,我渐渐认识到,二姑原来是一位极不平凡的女性,她其实一直都在与命运抗争,而且她一直都是一个生活的强者。

  二姑二十岁时,正值新中国刚刚成立,村里办起了识字班,二姑积极参加,成为青年中的积极分子。爷爷是个封建思想严重的人,很是看不惯二姑的行为,认为女孩子就要守妇道,安安稳稳在家做针线活,将来才能嫁个好人家,于是就常常阻止二姑外出。二姑个性很强,又加上学了文化,接受了新思想,自然不会听爷爷的话。有一天,爷爷关上了大门,坚决不让二姑外出参加识字班,二姑气急了,就喊,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看。爷爷也不退让,就说,你就是去死,我也不让你出这个大门。二姑就疯了一样跑向了后院那口水井,纵身跳了下去,爷爷紧追其后,抓住辘轳上的绳子跟下去,把二姑救了上来。从此爷爷就不再管二姑的事了。二姑以死抗争,换来了自由。由于她性格泼辣,风风火火,很快就在村里入了团,并担任了团支部宣传委员。

  爷爷早年给二姑定了一门亲,对象是邻村的一个小伙子,后来那个小伙子去了济南的一个厂子当了工人。因为男方既有文化,又在省城工作,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二姑也没有反对。出嫁那个冬天,一顶花轿抬着二姑上了路。那时,坐在花轿里的新娘是不能随便说话的,二姑是个接受了新思想的年轻人,根本不在乎这些,坐在花轿里面,问抬轿的人累不累,人家说不累,她又说:你们辛苦了。惹得很多人都笑她。最奇的是新婚之夜,刮着大风,下着大雪,村里几个姐妹在大队部广播室里玩耍,忽然想跟二姑开个玩笑,就在大喇叭里喊了二姑的名字,说村里团支部要开会,让她马上回来参加会议。大喇叭声音很大,虽然风雪交加,二姑在邻村的新房里却听得一清二楚,她竟不顾丈夫反对,冒着风雪,于夜色中独自步行回到村里,来参加所谓的团支部会议,成为村里一帮姐妹的笑谈。

  二姑婚后生有一子一女。那几年,二姑在家里操劳家务,上敬老,下养小,成了地道的家庭妇女。而她的丈夫却在济南有了外遇,与本单位一个姑娘好上了。丈夫先是常年不回家,然后就是要与二姑离婚。二姑显然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幸命运,但她却不是个逆来顺受的女人。二姑大概认为,丈夫在省城工作,已经算是个城里人,而自己不过是个农村的家庭妇女,丈夫之所以抛弃她,就是因为她与丈夫的地位悬殊造成的,无论如何,她要做最后的努力。于是,二姑带上两个孩子,历尽千辛万苦,来到了离家二百多里的省城济南,找到了丈夫所在的单位。二姑来到济南之后的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我所知道的大概情况是:二姑来到济南后,先是在她丈夫单位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个工作,然后又与丈夫离了婚,从此便在济南居住下来,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辛苦度日。

  二姑在济南依靠微薄的工资收入抚养一子一女长大成人,没有再嫁。我想,二姑是个生性十分要强的女人,她这样做也许是要向所有人证明,她不依靠男人照样也能生活的很好。那些年,二姑在单位工作认真,吃苦耐劳,经常被评为积极分子和先进工作者,后来还入了党。我也想到过二姑在现实生活中作为一个女人不但没有人为她遮风挡雨而且她还要为两个孩子遮风挡雨的辛酸,但是,我隐隐感到二姑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也许二姑有着自己的人生信条,也许二姑收获了一种别样的人生幸福。不管怎样,二姑一路走来,风平浪静。一九八零年,二姑作为一个普通工人,正式退休。

  二姑现在一个人独居。在二姑家里,我看到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被二姑收拾得干干净净,井然有序。二姑一辈子过惯了俭朴的生活,家里摆设一直非常简单,不大的房间看起来一点也不显得拥挤。二姑对我讲起她平时如何节约用水:先是把洗过菜的水留着洗手,再把洗过手的水留着冲厕所。又讲起如何节约用电:家里的电视机很少开;她又有早睡早起的习惯,所以晚上电灯亮的时间也很短;表哥不久前给他买了一台冰箱,是节电的那种,她觉得没有多大用处,就一直没有使用。每次查水查电的人来了,看到表上的数字跑的那么少,总是怀疑二姑在偷水偷电,弄得二姑哭笑不得。

  二姑说,她现在遇事特别想得开,无论什么闹心事,想开了,就不算事,想不开,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还讲了一件事:前几年,家门口的一个储蓄所要拆迁,要求用户将钱取走,存到另一家银行。二姑这边取了款,接着就去那边银行里存,却被存款员发现了一张假币,公章一盖就作了废,一百元钱就这样没了。退休金不高的二姑先是很生气,继而很无奈,但很快就释然了。因为二姑想到,如果气病了住进医院里,损失的可能就不仅仅是一百元钱了。于是二姑便不再去计较。而在她之后,又有一个小伙子遭遇了同样的事,因为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不肯罢休,脱了衣服,光了膀子,站在银行门口的太阳下叫骂了半天,最后气得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被救护车拉到了医院里。

  据二姑讲,十几年前,她曾经大病过一场,住在医院里,被医生诊断为不治之症,似乎走到了生命尽头,而她却偏要与命运抗争,坚持不再住院,不再用药物治疗,而是通过气功治病养生,强身健体,结果不但治好了自己的病,还了解了很多有关人体的科学知识。她勤学好问,经验日渐丰富,渐渐能够为别人去病解忧。前不久,就有外地一个企业的老板开车带着一位病人从很远的地方慕名而来,请二姑看病,二姑通过推拿、按摩穴位、疏通脉络的方法,为病人治疗,效果很好。离开时,那位老板掏出一大叠钱要给二姑留下,二姑坚决不收。二姑说,她为人看病无论贫富,分文不取,她只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从来没想过要通过看病去挣钱。

  二姑现在每天读书看报,了解国家大事,关心身边病人疾苦,积极参与各类老年活动。前不久,我曾在电视上看到过二姑,二姑正在参加一个老年人穿针引线的比赛。一共三个老太太,二姑年龄最大。虽然二姑只得了一个第三名,记者却偏偏采访了她,问她有何感想,二姑高兴得说:贵在参与。

  二姑的两个孩子,也就是我的表哥和表姐,如今早已经在济南成家立业,他们都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各自的小孩子也已经上了大学,生活和谐幸福。我去看望二姑的时候,他们也特地赶过来与我见面。二姑留我在家吃午饭,二姑说,去外面的饭店吃饭,既花钱多,又不放心,还是在家里吃最好。表姐在厨房炒菜,二姑在旁边帮忙,表哥陪着我说话。很快,一桌饭菜做好了,大家围坐在一块,边吃边说,其乐融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