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那些安静的时光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4-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如果一个人孑然独处,这个人多么倾向于无生命的事物,树木、溪流、花朵,感觉到只有它们才能够真正表达我的心意。

  ———爱丽丝.门罗

  每逢田间劳作小息,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依偎在北方的阔叶树下,透过枝叶间的缝隙窥视着苍翠之上一层层的晴朗。或者眺望远处的群山峻岭以及那粉红色的云朵挣脱孤独和寂寞而获得自由无忌的姿态。而且越看这样的风景,越是不想说话,就越不想错过这样的风景。不去想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也不想打扰上帝,只管对着风景傻傻地发呆。

  有时我也会揪一片树叶或是青草衔在嘴里咀嚼它们身上八月的华美和葱茏的汁液来问候我平凡的牙齿和舌尖。也许我还会习惯性地揉在手中,直到心不在焉地揉成碎片。至于它们能不能像天上云朵的形状,或是树枝上透过来的阳光斑驳的轮廓,还是脚下一块块碎石纵横错乱的菱角,这只能取决于你自己的想象了。

  有时我也会像孩子们一样爬到陡峭的山顶,看阳光静静地照在山脚下那条还没有名字的河面上。那些被流水恰到好处地反射过来的斜阳,冲着高处的我荡漾着微波,仿佛像是某种心灵的告慰。河对岸是一片桦树林远远望去,像所有北方的夏天突然堆积在一起的样子,那么碧绿,那么苍翠,那么洁白,那么华美。

  有时我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对我身边喜欢的事物注视的越深沉越持久,忧虑就会如影随行,因为我担心一但离开这些融入了自己感情的东西或场景,将会忍受和承担那份留恋的痛苦。

  天空像个不倒翁悬在空中,你向左或者向右它都在你中央。它清澈明亮却又无法解释自己,你都不知道该怎样去理解它。我们盲目地在白天与黑夜之间摆动,忍受着灵魂受困的痛苦,却找不到我们自己的位置。

  此时我能感觉到我的文字是那么微不足道,甚至我不相信这些美的存在竟然与文字有关。我承认我笔下描述的风景似乎存在的都很吃力,因为无论我从每个视角去赞美,都不忍心收笔。所以我注定被自己对这些风景的沉迷和贪婪拖入痛苦的深渊,不能自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