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清浅时光,缘尽情未了的散文欣赏

散文 时间:2019-04-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岁月如水,年华入梦,素笺伏案,把所有的清浅铺点,借一缕月光,轻捻一组唐诗宋词取暖,执一流年的诗篇,抖落在残年的时光中。

  走进人生,就走进相聚与别离的旅程,有些人来去了,有些缘聚了散了,也许只有这样岁月才可绚丽而璀璨,才会有悲伤和欢喜的凄美故事来炫耀时光的斑斓,可谁会懂得那些伤悲琉璃的人生,悲哀了多少花季情缘年华?琉璃了多少滴血的素缘?

  时光留不下岁月的痕迹,我们却已悄悄走过依窗听雨,倚栏泪伴花如眠,风姿如梦,落笔风轻柔;一次相逢,一次的遇见,演绎了一场烟花如雨的灿烂,当所有的信誓旦旦过后,是谁把炽灼的温情安与冰山?是谁把思念深念?把深深的眷恋铺就了凄婉的诗篇?又有谁在朝夕顾盼那无期的回盼?

  当一缕缕思念的青藤爬满如诗的心湾,曾经的缠绵,曾经的温暖,是否可以把纷乱的心梳理安暖?一个潇洒优雅的转身,留下的是无尽的凄美、伤感,落下的满地残花叶片,那一刻,你是否看到落入尘埃的情感是何等的凄婉?当一份美丽的浪漫成为一场梦境的时候,疼痛的心,泪满思念的船帆,又怎可驶出伤痛的港湾?听,那流血的心,滴落尘间,浸湿流年,印染了每一个时光瞬间。

  岁月的剑锋,穿透温情的誓言,斩断了涟漪的缠绵,剪碎华丽的寓言,折断期盼的羽翼;是谁将碎片拼接缝牵?又是谁用尽全身的力气,终难找回最初的温暖;总想用坚强的意念面对明天,可懦弱的泪水,又怎可阻断思念的眷恋?最终那落寞的唯真,把无望的等待,凝结成冰,赋予流水,任意飘零。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素笔清浅,点滴墨香,难诉别离情,一场情深意切的眷恋,一段相依相伴的缠绵,在唧唧我我中散尽烟雨尘缘;杏花点泪,云烟风雨,柔柔情,丝丝梦,魂断长亭,难拾昨日梦。

  天空依旧蓝天韵长空,昨日的安暖已化作丝丝雨滴,落于尘间,淹没了晶莹剔透的露珠;一场惊艳的遇见,一场不老的情缘,终将没有低过流年的冰寒,冻结了最后的温暖,那一生不变的誓言,随风飘零,落于尘土,那句陪你永远,定格在流年的悲哀中,痛了一世情,殇了一世缘,岁月的记忆,在花开奇艳的季节里,丝丝念念,相伴留年。

  夜幕临城,曾经的温情,曾经的梦,月下一起牵手赏过的夜月城,昨日的笑容,昨日的柔情,依偎的背影,如今已是伤痛谍影,朦胧的月色,已褪去旧日的情有独钟,一轮弯月独挂天空,孤零寒风任由飘零,心底那份柔情,已被蹂躏惨痛。

  习惯了细雨柔情,习惯了等待的任性,一向怯夜的青灯独行,却喜欢上了夜幕临声;总爱丢三拉四的习性,却重拾旧梦,一切一遍又一遍的重温昨日的笑容;曾经的如水风情,已成余晖人生中的一道抹不去的风景,那一场桃花溪水的约定,随风,无影无踪。

  落花流水春已去,静水烟花一场空,疼痛的思念,离别的伤痛,一帘幽梦,一季花落泥水中,谁怜?谁疼?谁人解伊人梦,谁懂落花情?缠缠绵绵,一世情,细风蹂躏,剪碎半帘幽梦,一场嫣红姹紫的爱情,转眼凋零。

  一曲春江花月夜,聆听落雨匆匆,捻一段悠长的回忆,拂去过往的灰尘,翻开昨日的诗篇成行,凄然一笑,红尘,何须执守千年,何君怜惜执手栏杆的柔情,烈焰燃尽时,素手鞠灰黯然伤神,幻影红尘,染指流沙烟云无痕,泪流成河,又能哭回谁的半缕柔情?肝肠寸断时,谁的嫣然醉了谁的梦?

  酌酒一杯,尝尽相思滋味,清弦一曲,幽幽柔情似水,常言曰:陌上花开缓缓归,却不料,形单影只空泪垂,一年一岁独徘徊,听一曲柔情似水,幽幽黯然的洞箫,婉约凄美一夜夜的风花雪夜,叹一声花落无声,痛一句流水无情,滚滚红尘,谁的真情如梦,何人假意长相思,滴滴落落的眼泪,湿润彼岸花的枯叶,却揉碎彼岸花的蕊,依旧的错时花开,依旧的遥望,不知真情何曾有,难分梦幻几次真。

  也许,流年岁月里,时光会淡去所有的思念,但那段说好永相伴的遇见,会嫣然地在季节的枝头上绽放着娇艳;一切过往不再重映,人去楼空,忧伤的思念,缀画半月弯,悬挂在遥远的天边;那一缕皓洁的月光,珍藏着柔情似水的期盼;如果有一天,当你望见夜空悬挂的一轮弯月,可否?想起曾经的依恋,伴着如水月光一起缠绵?是否听见,那柔柔的微风中深情的呢喃,在风清月朗的夜晚轻吟咏念?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