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幸福的鹅卵石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3-1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前日,在朋友家讨得一株绿萝。听说这花是见水即活的,于是,我想到了家中的那只鱼缸。那鱼缸,还是女儿小时为养金鱼买的。后来,金鱼死了,鱼缸也就没了用处,被闲置一边几年了。

  搜寻着记忆,我找到了放置鱼缸的那个角落。鱼缸还在,只是上面蒙了厚厚的一层灰尘。伸手一掏,却出乎意料地觉出了些份量,一下子竟没拿起来。小心地双手捧出来一看,原来,里面还有小半缸的鹅卵石呢。

  被湮灭许久的记忆在那一霎复苏过来,一颗颗地抚摸着这些圆溜溜的、花纹各异的石子,一件件尘封许久的往事在脑海中渐次凝出了形状。

  (一)春游撷英

  说起来时间要回溯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天,老师一脸神秘地走进教室,说要带我们去养马岛春游。春游,对于我们这些从未走出家门的孩子来说,该有多大的诱惑力啊,尽管养马岛离我们学校有十多里路,而且,我们需要步行前去,但没有一个退出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两个班不足百人的队伍在四个老师的带领下列队出发了。那时的乡村,都是土路,车辆很少。我们一路贪看风景,倒也没觉出累来,十多里的路程一晃就走了一半。

  在美丽的三星湖畔,老师招呼我们停下来休息。在那里,我平生第一次见到了壮阔的大海,也第一次喝到了甜丝丝的汽水。

  也许是短暂的休息勾起了身体的乏累,也许是长时间的疾走耗尽的身体的能量。总之,接下来的这段路大家都没了兴致,甚至有些垂头丧气了。

  老师们觉察到了我们的变化,彼此嘀咕了一下,一个一直推着自行车随我们步行的老师站了出来,宣布以班级为单位进行赛跑比赛,先到者有奖。说完,骑上车子先到终点准备去了。

  十二三岁的少年,正是好胜的时候,一下子就来了兴头,一个个摆好了姿势跃跃欲试。老师一声令下,一群人呼拉一下就拥出去了,我毫无悬念地被挤在最后面。

  由于先天身体素质差,跑步本是我最畏惧的,只一会儿的功夫,我就觉得口干气喘,两条腿似有千斤重,原本平坦的土路也似乎坑坑洼洼起来。我大口地喘着气,艰难地迈着步子,追着前面同学的影子朝前挪。

  好容易到了终点,人好像虚脱了般地难受,瞄一眼早就有同学围得水泄不通的发奖的老师,我垂头丧气地蹲在了一边。

  那个一直陪着我跑的老师拍了我一下,冲我伸出了手掌。我一瞧,眼睛就挪不开了,那是一颗鹌鹑蛋般大小的青绿色的石子。我知道那是鹅卵石,但这般漂亮的却是头一次见,如这般将它放在自己的手掌心上更是头一回。

  从此,我将这颗青绿色的鹅卵石视作我所得到的最珍贵的礼物,小心地收藏在我的铅笔盒里,每天背着,得空便把它拿在手中抚摸把玩,就这样一直背到高中毕业。也许是长时间摩挲的原因,那原本有些粗糙的表面竟变得圆润光滑起来,如一颗玉石般晶莹。

  (二)海边采珠

  那是在上大学时候的事。大学的校园是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因为离家远,周末大多数人是不回家的,几个要好的同学结伴爬爬山逛逛海,一天的时间也就打发了。那个周末,一个同学提出周边的山海都逛腻了,可否走远一点?大家愣了一会儿,就有人提议说去芝罘岛吧,那地方很美,平时少有人迹,绝对是个游玩的好地方,就是远了一点儿,坐车到终点站后还得走一个多小时山路。有了新目标,大家都很兴奋,说这点路不值一提的,于是就结伴坐车去了。

  一路之上,被那陌生的景致吸引着,浑然不觉身体的劳累。在经过几个渔村时还偷偷地爬上渔民泊在海边的渔船,体验了一下在海中漂荡的感觉。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海边,那是一片被群山环抱的海域,山极美,水极清,一粒粒美丽的鹅卵石如星星般散落在海边各处,给这方幽静的海域增添了许多迷人的色彩。从没见过如此秀美的山,从没见过如此洁净的水!一路之上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噤了声,许是被这绝美的景致醉了吧。

  到底是女孩子的心性,不会把心存放在某地太久。一会儿工夫,大家就四下散开了,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奔向自己喜欢的目标。我独自留在原地,捡拾那一粒粒如宝石般散落在海边的鹅卵石。手掌盛不下了,衣兜装满了,盛食物的塑料袋也被腾了出来,放进了精心挑选的石子,几个小时的时光伴着这搜寻鹅卵石的愉悦很快就过去了。

  时间不早了,该回了。几个女孩子,拎着各自的战利品,兴致勃勃来招呼我。我贪婪地朝塑料袋中丢进了最后一颗鹅卵石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路越走越远,脚步越走越慢,手中沉甸甸的鹅卵石似有千斤重,压得我缓不过劲来,刚走了不到四分之一的路程,我就渐渐地掉了队。

  发现我没跟上来,同伴中关系最好的大姐停了下来,候我走近,关心地朝我伸出了手:“石头我帮你拿着吧。”望着她绯红的脸,我拒绝了。远行无轻担的道理,我懂。望着手中自己一颗一颗捡拾的美丽的鹅卵石,我压下满心的不舍,故作无所谓地说:“不就一些石子吗,拿不动我不要了,以后要捡的机会多的是。”说着一扬手,狠心将那袋鹅卵石抛向了路边的草丛。大姐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拉着我的手追赶前面的人去了。刚追了几步,大姐忽然停了脚,说:“等我一会儿,我去方便一下。”放了我的手,闪入了路边的草丛中磨蹭了足有五分钟才出来。

  回到宿舍已是晚饭时分,累透了的几个人兴致不减,互相比着自己的收获:这个拾了一包贝壳,那个捡了一堆海螺,还有一个竟挖了两个海葵……我闷闷地坐在一边,为那袋被遗弃的石子而心疼。

  大姐扯过我的一只手,将她的握着的手掌放上去。我的手中出现了五颗鸽子蛋大小的鹅卵石:两颗莹白中带有淡黄条纹的,两颗浅红色底子的,还有一颗通体洁白只一端顶着一簇黑。大姐嘻嘻地笑着:“知道你舍不得,留做纪念吧。”

  记得当时,水雾洇了满眶,却未说一个“谢”字。如此高义,让我穷了词,不知何样言语才能表达心中满满的谢意。

  (三)心房拾贝

  养马岛。还是那片海。

  旧地重游,心境不同,景致亦不同。

  二十多年不见,当年那荒凉的小径,已被宽广的沥青路面取代;当年贫瘠的土地,已栽种了各色的花草树木。当年的杂草蔓生的荒岛,如今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然,这一切仍无法令我驻足,我的心仍向往着那片广阔无垠、清澈迷人的海域。

  海浪翻涌,击打在礁石上,哗哗地响;白色的水花飞溅,带来海水特有的咸腥。漫步海边,习惯地低头搜寻鹅卵石,却发现了与美丽的石子共存的塑料袋、海绵、布条及各色建筑垃圾。我皱起眉头,举目四望,又发现海边的水沫已然浑黄,一条粗粗的管子正将对面饭店的污水排入海中。原来,我记忆中的海域已不再美丽。

  我懊恼地转身,急急地逃离。身后,八岁的女儿拽住了我的衣角:“妈妈,这是我刚才从海水里涝的。”小小的手掌上,却是几枚手指甲般大小的莹白如玉的小小的鹅卵石。“爸爸说,这是你最喜欢的。”转过身,先生微微地含着笑,注视着我们这一大一小。

  阴霾的心境在那一刻云破天开,小小的不快被满心的幸福挤得无影无踪。这份美丽,是我心房开出的花。

  ……

  太多了,我逐一拨弄着眼前这一堆鹅卵石,寻找当年那幸福的时光。那颗表面粗糙色泽灰暗外形似蝴蝶的,那是母亲拾了送我的;那两颗似涂了一层釉面般光滑的,是妹妹从蓬莱带给我的礼物;还有那颗,那颗……

  我将它们命名为“幸福的鹅卵石”,将其一一洗净,还其本来色泽,依旧送入鱼缸中。就让这绿萝与之相伴,生长出幸福的叶子吧。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