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生死之间的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2-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一个同行去世了,昨天下午两点四十五分,黑色素瘤复发救治无效。

  夜里十点多一个朋友告诉我这个消息。听完,脑袋懵圈了,似乎血液停止了流动,脑袋像木了一样,不会思考了。

  死了。一个大活人说没有就没有了。

  还记得,那年夏天,他在会上布置工作;还记得刚来这片热土就迎来一个重要的比赛,他全程筹划跟进,为了比赛更精彩,他筹划了片区友谊赛。那个漂亮美丽忽闪着大眼睛的姑娘是他心中的不二人选,可是我像途中杀出来的黑马,缜密的逻辑,有的放矢的辩论让准备充分的对方措手不及,最终他不甘心但也有几分欣赏地给我颁了一个奖状。

  再以后,交集不多。他负责局的德育工作,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一线教师。偶尔,听到关于他的八卦故事,也只是听听而已。再然后,听到他病了,黑色素瘤。当时心里听了就咯噔一下,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埋在心中。他恢复得很快,从发现到治愈好像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不了解病情的我当然无从评价什么。只是,自己虽然不是学医,各类杂志新闻也看不少,黑色素瘤,就像个定时炸弹,绝不会轻易放过,高复发率低生存率是这种癌症的特症。果不其然,仅一年多,就转移到肝肺了。那个时候自己刚经历一场生死劫,听闻这样的消息,心里非常揪心。因为有做医生的朋友,都建议去美国治疗。也许是费用问题,出国手续问题,也许主治医生也给了他希望,他接受了中山附一的治疗。后来听闻他用的那种靶向药起作用了,心里舒了一口气。有个朋友去探望他,给我带来消息他那时的状态很不错,人也很有精神,就放心不少。

  孰料,也就半年的时间,他离开了这个世界,抛下了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

  他的妻子,这一刻,该是多么无助;他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恸与绝望谁与怜?若要追问:为什么第一次治愈后不好好休养才两个星期就着急上班?为什么盲目乐观不对自己的病情作充分评估就要了二胎现在留下妻子独自面对?那么繁重的工作逞强硬撑有名有利又如何?只怕长眠于地下的人也只能留一声叹息了。

  生命是多么无常。在自己生那场大病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死亡会离自己这么近,这么真实。在梦境,我甚至看见了它在向我狂妄地狞笑,一个鲜活的生命,它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吞噬。曾经,我肆意透支自己的身体,熬夜写作,煲剧,工作,以为年轻,天不怕地不怕。这场大病后,忽然明白了生的意义和可贵。每个人在这个世界只是一场短暂的旅行,如果自己都不能好好的活着,你所在意的你想拥有的终究都会失去,你所讨厌的愤恨的却加速埋葬了你。

  人这一辈子,一直都是生和死的较量。既然死不可避免,就放生自己,看开一切。难处的婆媳关系,相爱相杀的父母子女之间的关系,工作上与领导与同事的方圆得失,如果一切都能看开,悦纳自己,不忘初心,就不会迷失自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