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行将结束的开始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2-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特拉布宗是土耳其行程的最后一站了。从凡城坐大巴前往特拉布宗的公路上,途径绵延不绝的雪原与高山,我当时听着音乐忍不住泪流,知道这是我生命里绝无仅有的记忆。真的不会重来,如果还有这样的感动,少年欢场与心境状态也全都改变。

  落日余晖越来越温柔,温柔如摇篮曲薄薄抚人入眠。

  再次醒来时天色全黑,被告知特拉布宗快到了。

  从辽阔凛冽的大自然一下子来到了热闹非凡的城市。

  下车后,背着大包穿过步行街,漆黑的夜空被星星点点的彩灯点亮,一瞬返俗,恨不得把看起来好吃的食物都尝个遍。

  在土耳其走了六个城市,身体已经疲惫不堪。

  晚间总睡得香,不同城市里不同气味的床,也可以耽恋不愿醒来。

  起床后去吃一顿丰盛的免费早餐,回房间,把头探出窗户,能望见不远处的海。特拉布宗是位于黑海边上的边境城市,驱车前往便可以陆路进入格鲁吉亚。

  从来不抱刻薄期待,于是也遇见了满满的惊喜。遇见湛蓝的海,明媚的光,绽放的樱花,热情的朋友。旅程变得随意散漫,与城市气质相契合。后来我总是懒得举起相机,因为眼前一幕幕都是电影画卷。

  大概用眼睛用心去感受就够了吧,旅途点滴我总是可以记得很久很久。

  乘坐一辆公交,沿着窄小的路盘旋而上,陡得我时时刻刻担心这辆车要往下掉,然而当地人神情自若,慢慢我也觉得放心,但还是心跳得厉害。

  头顶上的那片樱花我记得很清楚。

  当时有个朋友在日本旅行,给我发来照片,说樱花开得特别美。

  那天刚好我也遇见了初春里的樱花,它们就这样毫不吝啬地绽开在阳光里,明晃晃像是自带微光。

  风一吹,不疾不徐地飘落一些依然完好的花瓣。

  我的名字里也有个“樱”字。

  记得很小的时候翻字典,上面写的是,樱,落叶乔木,木质细密坚硬,开淡色小花。于是取寓意坚强又温柔。

  在土耳其的最后一站坚持要寄出几张重要的明信片。

  洋洋洒洒写下一些真心的字句。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跟邮局工作人员比手划脚,最后终于知道了要贴多少钱的邮票。

  但是他们已经下班了,所以暂存在他们那里,说是会帮我寄出。

  最后应该是有寄出吧?但是好像都寄丢了。没有人主动来告诉我收到明信片了。

  我也不觉得遗憾。本来就是,路太遥远了。

  从这里,到那里,抵达太难得。当时我用手机记录下我所写的内容。后来照片被我删掉了。都不重要了。

  该抵达的心意,终会抵达。

  如果心里有你,那你一直都在。而半路失联的情谊,亲疏本就随风。

  我把它们都理解为宇宙能量运行规律。这样一想,太多事情都可以原谅和释怀。

  在夜色降临的街边买回一个让人垂涎三尺的鸡肉卷,再买回啤酒和可乐,躲到旅馆里边看电影边吃晚餐。

  也是极其可爱的时分。

  一想到在这个国家呆着的时间只能以小时来计了,心里被回忆和不舍填得满满当当。

  都带不走。除了回忆和拍下的一卷卷菲林,其他都带不走。至此,特拉布宗成为一个停靠站点,要跟游荡了20多天的土耳其正式告别。

  终点也是起点。离开了特拉布宗,就要进入另一个国家了。一个全然陌生也很少被提及的国家。

  是吧。行将开始的都在结束,看似结束的又都在静默开始。朝着不同的面向与维度。

  我让自己的触须伸得更远,触及以前自己没有想过没有经历过的面向。

  一方结束,就要用另一个面向的开始来填充自己。填充到,感觉自己的能量回来了,自己又是独立运行的星球,有节奏地在自己的轨道上安然运行。

  于是重获内心的自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