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瑞文网!

母爱的散文朗诵

时间:2021-05-09 17:06:42 散文 我要投稿

关于母爱的散文朗诵

  散文,汉语词汇。一指文采焕发;二指犹行文;三指文体名。随着时代的发展,散文的概念由广义向狭义转变,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以下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关于母爱的散文朗诵,欢迎大家分享。

关于母爱的散文朗诵

  关于母爱的散文朗诵1

  母亲不是挑食的人,但母亲吃饭的一些微小细节却常常让我百思不解。

  烧茄子,是母亲的拿手菜。母亲做的烧茄子外酥里嫩,油而不腻。不大不小的茄子,加上几个小辣椒,慢火烧到恰到好处的火候,加上蒜和酱,添上汤,再炖上几分钟,打开锅盖,我便闻到熟悉而喜欢的的味道……

  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一道菜,也是母亲最喜欢做的菜。

  我和母亲的这种共同“喜欢”一直延续到我长大成家,依然保持着。每次回家看望母亲,餐桌上无论有多少丰富的美餐,都少不了这道简单而亲切的家常菜。

  火辣辣的夏天,母亲守着火辣辣的煤气灶,耐心地烹制着,脸上的汗水一直流到下巴。我不忍母亲为做一道这样的小菜遭受这样的煎熬,常常会阻止母亲,但母亲却总是坚持说:这不是什么好菜,但你从小就爱吃。

  母亲说的没错,每次吃饭,这道普通的家常菜都让我胃口大开,比酒店里那些精雕细刻的美味更刺激我的.食欲。

  这时候的母亲总是带着我熟悉的微笑,满足地陪着我一起吃。母亲吃茄子时,喜欢把茄子的皮和瓤剥开了吃,吃完皮,再吃瓤。母亲的筷子似乎带着魔法,薄薄的茄子皮被烧得又软又嫩,一触即破,可母亲却仿佛受过专业训练一样,筷子过处,一划即开。我也曾试着模仿着母亲去弄,却总是弄得很笨拙。时间久了,便不再尝试,但对母亲20多年的这个习惯却一直不解。

  终于有一次,母亲在习惯地分离了茄子皮和瓤之后,顺手把茄子瓤放到我碗里,我的心不知怎么,竟然咚的一声剧烈地跳了起来,仿佛碰触到了哪根神经。我的脑海里一瞬间有一些场景的碎片闪了起来,却模模糊糊,捕捉不到。

  母亲见我怪异的表情,不好意思地笑了:妈知道你大了,不喜欢别人给你夹菜,所以好多年妈都……今天,妈是没忍住……

  我的脸红了,急忙解释自己走神的原因和自己心中的好奇。

  母亲摇摇头,笑了:唉,妈是习惯了。其实妈吃茄子皮和茄子瓤是一样的感觉,妈没那么矫情,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看我依然在等答案,母亲顿了下,说:你小的时候,不爱吃茄子皮,每次吃茄子,都要妈帮你把茄子皮剥下来……

  我愣了,我没有想到自己小的时候一个怪异的习惯,会让母亲把一个习惯动作保持了二十多年。

  看着母亲那么熟练的筷子功夫,我调侃着对母亲说:想不到我的一个坏习惯,竟练就了您老人家那么过硬的功夫。

  母亲笑了

  我也笑了。我的眼角有泪水流过……

  我拿起筷子,再次努力地尝试着去剥离茄子皮……

  关于母爱的散文朗诵2

  妈妈,临别的时候,没来得及多看您一眼,也没来得及带上冬日的棉装。我不忍回头,我知道您正站在家里的土坯pi1墙上,站在村头的老槐树下,站在秋风瑟瑟的乱石岗上。妈妈,为了祖国,为了家里能过上安生日子,我要离开您,参军去杀敌!

  一路北上,马蹄声声,车轮滚滚,家乡越来越远。我知道,这一去,万水千山,征途漫漫;这一去,枪林弹雨,壮士难还。妈妈,假如我在战场上光荣牺牲,别忘了在家乡的土地上,给我挖一个坟冢。我要回家,死了尽孝,活着尽忠!

  冬日的北国,寒风凛冽,白雪皑皑。我冻僵了双脚,疼裂了双手,可我还有滚烫的热血、钢铁的意志!号角连天,军旗漫卷,越关山,渡汉江,一路高歌。我打光了身上的所有子弹,眼崩瞎了,腿炸断了!妈妈,我回不去了,我用最后的一颗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我的尸骨,散san4落在三八线上,散落在异国的峻岭崇山……

  冬去春来,金达莱开了又谢了;秋寒冬回,山绿了江水又冰封了。我在天空中游荡,在密林里穿行,我无处落脚,无枝可依。妈妈,我想回家,我要回家,我找不到回家的路在何方!妈妈,快接我回家吧!

  巍巍长白山,滾滾鸭绿江!你们为何要阻断我回家的魂归之路?半个多世纪的归程为何那样遥远?妈妈!您在哪里?我想回家!几十年的孤魂野鬼般的漂泊,我已面目全非、身心疲惫!快带我回家吧!我要回到自己的故土,回去看看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我要我的灵魂在自己的土地上获得重生……

  南飞的大雁,带我回家吧!我听见了妈妈的召唤,我看见了苍颜白发的妈妈正站在那颗老槐树下,站在新居的高楼窗前,站在那已快荒芜的山岗上!妈妈,让我回家吧,让我守护着您,依偎着您,再也不离开您,让我回到我朝思暮想的家。

  关于母爱的散文朗诵3

  在母亲去世十周年的日子里,我回到家乡为母亲烧纸上坟。

  跪在母亲的坟前,点上一把香烛,燃起一堆纸钱,慢慢叠放着燃烧的纸钱,火苗翻卷着,跳动着,升腾着,映照着我的脸庞,那火苗在眼前慢慢地幻化成一盏如豆的灯火,灯下再现了母亲那亲切熟悉的背影,她手举马灯在黑暗中光芒四射……

  我上高中的时候,一家人住在在当时的八宝山镇马跑泉村南麓。八宝山古称龙山,位于荆州市江陵县城西北8公里处,由八道崇岭组成,亦名八岭山。此山由北而南,绵亘15公里,势如群龙腾舞,千骑竞发,茶海松涛,烟云葱翠,兼具雄伟幽深之胜。

  我家离学校大约4公里,中途要经过八宝山主峰落帽山。八宝山高达1980米,“纵岭八道,蜿蜒若游龙”。山上古树参天,遍山奇花异草,常常有野猫獾狸出没,所以一到天黑的时候山上几乎不见人烟。

  一天学校安排学生要到荆州城去集中上辅导课,要求必须在早上五点到校,统一上车。回家后我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二话没说,立马到里屋为我翻找御寒的衣服。山区的早晨,冷,母亲生怕我冻着。

  凌晨,天下起了毛毛细雨。鸡叫了头遍,母亲便轻手轻脚地起床。母亲怕惊醒沉睡的儿子,没掌灯,摸黑穿好衣服,摸索着来到了厨房,点亮了煤油灯开始为我做饭。

  乍暖还寒的季节,一团淡淡的雾气笼罩着大地,寒冷吞噬着山村。屋内一灯如豆,墙面处门框边同样挂着一层厚重的白霜,在跳动的灯火里闪着同样的寒冷银光。

  母亲就在这昏暗之中开始为我做饭。此时此刻,母亲满头的银丝挂满了水珠,在灯影下竟也晶莹,一如深刻记忆中那幅画卷般美好。

  不大一会儿,母亲已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赶忙喊我,生怕迟到了。我赶忙接过母亲手中的一碗面,看着她双手老茧叠起,皮肤皴裂着,我的心里一阵酸楚,噙着眼泪吃完了面,背起书包便冲向黑暗之中。

  母亲望望漆黑的天,外面仍下着小雨。这时母亲回到屋里找了件雨衣,打了把破旧的油伞,提着马灯从后面追上来,边走边喊:“娃呀,等等我,让我送你过落帽山……”

  大风把母亲的话打的断断续续。我说:“妈,你回去吧,我跑快点一会就到了学校。”

  母亲说:“那山上风大路滑,我为你掌把灯……”母亲不再言语,一个劲地在后面追我,灯火划破黑暗的寂静,照亮了山峦,是那么的明亮。

  我与母亲蹒跚着走到了落帽山下,听见山上怪风四起,发出呜呜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黑暗中母亲搀扶着我前行,她用那把破旧的油伞尽量为我遮风挡雨,自己的衣服都湿了一半。多病的母亲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劲,上山比我还爬得快。越往山上爬,风越大,雨更急,老天爷好似有意捉弄我们。突然一道闪电过后响起了一声惊雷,母亲赶紧把我拉入怀中,生怕我受到惊吓。母亲手中的小马灯在风雨中不住地摇曳,就像大海中一叶扁舟要被巨浪吞没一般。我们相互搀扶着,行走在崎岖泥泞的路上。

  我们继续攀登,这时,风小了,雨住了,雷停了,只有山蛙和着蝈蝈在聒噪着。当我们爬到了山顶,已云淡风清,月亮伸出了半边脸调皮地向我们微笑,星星也钻出了头向我们眨眨眼睛,它们感到好奇,不住地打量着这盏灯,黑暗中它的光芒赛过星星,赛过月亮……

  妈妈的衣服几乎湿透了,不住地喘着粗气。我望着母亲,眼里潮润润的。“妈,我们已经快翻过了落帽山,下山我就到了学校,您回家吧。”

  妈妈说:“好吧,儿子,我再为你照个亮,你一直往前走吧……”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噗嗒噗嗒地落了下来,使劲地点点头,叫了一声“妈”。

  很快,我到了山脚下,回头望着山顶,母亲仍高举着马灯默默地站在那里,为我掌着灯……我的泪再一次落了下来。母亲呀母亲,你何尝不是那一盏明灯,为我驱散前方的黑暗,帮着儿子去寻找人生的黎明。

  纷飞纸钱绕旧坟,多少相思愁断肠。纸钱燃尽,余温未退,泪光中,是母亲带着一抹赭红轮廓的最美背影和那盏如豆的灯火。

  它将夜夜入梦,伴我余生……

【关于母爱的散文朗诵】相关文章:

1.母爱散文朗诵稿

2.母爱的散文朗诵稿

3.关于母爱的诗朗诵

4.关于母爱的朗诵稿

5.关于母爱的诗词朗诵

6.关于母爱的诗歌朗诵

7.关于母爱诗歌朗诵

8.关于中秋的朗诵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