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挨打》教学设计(网友来稿) 教案教学设计

发布时间:2016-4-11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朱昌元 滕世群

    作为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红楼梦》犹如雄奇的大山,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犹如万

里长河,烟波浩渺,天光云影共徘徊。阅读《红楼梦》,正如蔡元培先生所说,“横看成岭

侧成峰”。《红楼梦》作品的教学,应抓住伟大作品的丰富性特征,挖掘文本有利于教学的

诸多功能。我们在过去的教学中,较重视文学作品的社会文本、思想文本的意义,《宝玉挨

打》教学不妨引导学生再作点文化文本、叙事文本意义的研究。为此,我们将《宝玉挨打》

的教学作了以下设计:

    一、教学目标:1.领会《宝玉挨打》一课丰富的社会、思想、文化内涵。 2.领会《宝玉

挨打》一课杰出的叙事艺术成就。

    二、教学重点:探求宝玉挨打中贾政和宝玉父子冲突的深层原因。

    1.“整体把握”教学示例

    宝玉挨打的起因是“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看似几件

事的巧合,实则并非偶然。这要联系宝玉和贾政的形象来说。

    (1)宝玉的形象

    课文《林黛玉进贾府》(节选自第3回)中有一首《西江月》,“批宝玉极恰”,其中描

绘宝玉“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课文《诉肺腑》

(节选自第31、33回)中,湘云笑劝宝玉也该“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宝玉极为反

感,视为“混帐话”。这样一个“愚顽”的宝玉,偏又“在姊妹情中极好的”(第3回),宝

玉最伟大的名言是“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

便觉浊臭逼人”(第2回)。宝玉所有的热心都倾注在女儿身上,是大观园里的情痴。周汝昌

先生认为“痴”是“情”的最深度和最高境界,《西江月》中的“潦倒”是“越礼慢世”;

俞平伯先生认为“不顾世人诽谤”是“特立独行,悠然于世俗之外”。这些都表现了宝玉对

虚伪腐朽的封建礼法和封建世俗观念的叛逆。宝玉是一位未受封建道统礼法熏染的青春少年,

有着活泼自由的思想、纯洁善良的心地、平等待人的态度、愤世嫉俗的情怀,是寄托着作者

审美理想的人物。金钏儿被撵,实在是王夫人对宝玉不讲主仆之礼、喜欢与丫头们厮混的训

戒;宝玉对蒋玉函的衷心倾慕,实在是出于精神气质上的相互吸引。挨打的两个直接原因,

都关连着宝玉的思想性格和精神气质。

    (2)贾政的形象

    贾政自幼酷喜读书,是封建道统礼法社会中的正派人物。他望子成龙,盼望宝玉能博个

金榜光耀门楣。第9回里,宝玉要上学,贾政对宝玉的仆人李贵说,“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

就说我说的,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先把《四书》一齐讲明背熟,是

最要紧的”。可见思想何其迂腐偏狭,恪守道统。贾政是传统礼法社会的忠臣肖子,是封建

社会秩序和道德的化身。他责打宝玉,目的是防范“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

    贾政与宝玉的思想、性格、精神、气质上的格格不入,从宝玉周岁试志时起,到这一回

发展到了高峰。宝玉挨打,实质是两种思想观念、两种人格类型的矛盾冲突的必然之事,象

征着封建秩序、封建道德与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的叛逆人格的矛盾。

    2.“细节揣摩”教学示例

    (1)贾政三次流泪

    宝玉挨打的过程中,贾政先是满面泪痕,继之泪如雨下,听到王夫人哭唤贾珠之名,更

是“泪珠似滚瓜一般滚下来”。三次流泪,一次比一次厉害,一次比一次伤心,细究其因,

不难理解。宝玉是“光宗耀祖”的惟一希望,却偏偏行为偏邪性情乖张,因而使得贾政对宝

玉这个不肖子不仅感到愤怒,而且感到后继无人、家道衰败的悲伤绝望。贾政和宝玉的冲突

暗示着贾府这个封建贵族大家庭的行将败落。宝玉挨打只是悲剧的序幕,挽歌的序曲。

    (2)宝玉挨打之后

    宝玉挨打时全不见他哭号求告,挨打后更全无悔改之意,反而一心贯注在前来探视的宝

钗黛玉身上。你看他听宝钗说话“亲切稠密”,见宝钗神情“娇羞怯怯”,“不觉心中大畅,

将疼痛早丢在九霄云外”,又自思“便一时死了,得他们如此,一生事业纵然尽付东流,亦

无足可惜”;再看他梦中惊醒,见到黛玉,全不顾下半截疼痛难忍,又是担心黛玉中暑,又

是假言宽慰黛玉,又是向黛玉立下誓言,“你放心,别说这样话。就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

情愿”。真是情痴本性,难以更改。宝玉挨打,不但没有改变自己的观念,反而更坚定了他

对“情”的信念。周汝昌先生认为宝玉是中华文化史上的“人英”,他给宝玉的“考语”是

八个字,“先人后己--有人无己”,这八个字是“情”的最高境界,也是中华文化的最高

境界。宝玉挨打从文化的角度解读,可以让我们看见长期被虚伪的礼法道统或主“理”文化

淹没并扭曲的中华文化的另一流脉,即主“情”的文化传统。此文化崇尚赤子之心,崇尚真

性情,推崇善良纯洁的人格。宝玉挨打也可视作僵化了的“理”与充满生命活力的“情”的

冲突,反映了曹雪芹对中国虚伪道学礼法的批判揭露,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新评估。

    3.讨论总结

    宝玉父子冲突是一种共振现象,其中包涵思想冲突、文化冲突、人格冲突、权力冲突、

父子冲突、正庶冲突等多种因素,反映了丰富的社会思想文化内涵。

    三、教学难点:领会《宝玉挨打》杰出的叙事艺术。

    俞平伯先生在《红楼梦辨》“论续书的不可能”一节中说,“譬如第三十五回之末,明

明短了一节宝黛对语的文字,说的什么事也可以知道。但我们心中并无他俩的性格存在,所

以一笔也写不出”。俞先生的这段文字虽不是论述小说叙事艺术性,但小说内容虽可加以揣

度,读者却“一笔也写不出”,而作者叙述起来,往往令读者称奇,这一方面当然因为我们

对书中人物的性格和环境没有切实了解,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我们没有小说家那样高妙的叙事

能力。

    我们的教学活动中,往往重视小说诸如人物形象、环境、情节、语言等要素的分析,而

忽视了它们是如何在叙事过程中得以表现的。其实要了解小说的艺术,必须仔细体会叙事的

奥秘。《宝玉挨打》一课在叙事上,是很值得我们咀嚼的。

    教学参考示例:

    1.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意料之外,说的是小说所叙之事,读者往往事先不能想像;情理之中,说的是小说所叙

之事,又恰恰符合生活的真实性,真实地反映丰富的社会内容和复杂的人物性格。

    先看贾环状告宝玉一节。若庸笔来写,定是一开始便主动告状,和盘托出。而曹雪芹却

先写贾环在父亲喝令之下,“唬得骨软筋酥”,情急之际,才说出金钏儿投井一事为自己的

“乱跑”解脱,这其间也还未必想到中伤宝玉。待贾政喊管事之人来问,贾环这才趁机参了

宝玉一本。贾环“动唇舌”时,也不直接露骨,倒是“话到一半,回头四顾一看”,令贾政

知意,屏退众小厮,再说出原委。这一方面是故意显示他并无意将贾家丑事传扬,以掩饰告

密的真实目的,迎合贾政心理;另一方面也防着有人将他告密之事说出去,引来麻烦。在述

明金钏儿死时,又一再说明“我听母亲说”“我母亲告诉说”。这一种口声,一则令读者遥

想赵姨娘为金钏儿一事幸灾乐祸、四处传播之情状;一则表明贾环人小鬼大,已为万一所言

失实准备好了推卸责任的借口,从而真实深刻地表现了一个告密者的心理状态。叙述贾环这

一段文字确实有令读者难以想像的“意料之外”,却又如此深得情理。此处,作者虽无一字

写贾环形貌,但其龌龊卑琐的面目,却如在眼前。

    再看黛玉探视一节。黛玉是宝玉众多女儿中的惟一知己,《诉肺腑》一课中,宝玉说黛

玉从不说仕途经济的“混帐话”。宝黛感情一方面是他俩从小耳鬓厮磨,日久情深,更主要

的是两人趣味投合,同气相应。宝玉挨打这一大事件后,读者正期盼黛玉这一知己出场后,

两人有多少话要相互倾诉,结果却大出意料之外。作者只写黛玉过了半日,方抽抽噎噎地说

道:“你从此可都改了罢。”只一句话,可细究这一节文字,却大为在理。情到深处,心灵

自能相互感应,话多反而絮烦了。而这一句话又何止千言万语可比,这是感情的河流,九曲

回肠后的喷发,包含了黛玉多少沉痛、体贴、惊恐、无奈……这一句话,也只有此时此地此

情此境中的黛玉才能说出。这就是脂砚斋常批点到的“真正情理之文”。曹雪芹在叙事时,

详略、虚实的安排,都紧紧扣住了人物心灵世界、思想性格的内在真实。

    《红楼梦》此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叙事艺术,使这部以写家庭日常生活为题材的小

说增添了无限烟波,也使读者的阅读在期待与惊喜中享受到无穷乐趣。

    2.一石数鸟,相互辉映

    一石数鸟,相互辉映,是指在叙述一件事、一个人时,可以夹着许多事、许多人,而这

些事、这些人又有着内在的联系,它们(他们)互相联系、共同辉映出丰富的小说艺术境界。

  宝玉挨打这一大事件发生,往前看,可以联想到贾政与宝玉、贾环与宝玉素日来的矛盾冲

突以及宝玉挨打前的诸多“乖张”行为,还有贾母对宝玉的诸多宠爱、王夫人对宝玉的诸多

无奈、黛玉与宝玉的诸多“心证意证”,仿佛是涓涓细流,猛然汇聚在一起来了一次大碰撞;

往后看,直接与宝玉赠帕、黛玉题诗、袭人劝说王夫人、宝钗错劝哥哥、玉钏儿亲尝莲叶羹

等事件相勾连,又呼应着整部作品的悲剧结局,仿佛余波涟漪,久久不平。曹雪芹借助宝玉

挨打这一事件的震撼力,使书中众多人物性格得以多层面的展示。而这些人物的神情态度、

思想性格又相互辉映,构成了一个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的艺术境界。这是从这一章节的整体

上说。从细节上说,也有交相辉映之妙。

    课文开头写宝玉会过贾雨村回来,得知金钏儿自尽,“五内摧伤”,“茫然不知何往,

背着手,低头一面感叹,一面慢慢走着”,以致和贾政撞了个满怀,并且面对贾政的呵责,

“究竟不曾听见,只是怔呵呵的站着”。这些叙述,固然是挨打情节的需要,但也传达出金

钏儿的死,给宝玉带来了多么巨大的精神痛苦和良知上的震撼。这就让人联想到金钏儿死后

其他人的反应。首先是王夫人。第32回写金钏儿死后,宝钗忙到王夫人处道安慰。王夫人说

道:“原是前儿他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我一时生气,打了几下,撵了他下去。我只说气他

两天,还叫他上来,谁知他这么气性大,就投井死了。岂不是我的罪过。”话中隐瞒了事实,

虽提到自己的罪过,实在是为自己开脱。再看宝钗。为劝慰王夫人,把金钏儿说成了“糊涂

人”,并且感叹道“姨娘也不必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

就尽主仆之情了”。这种冷冰冰的话,不禁让人想起宝钗的判词,“金钗雪里埋”,宝钗的

灵魂深处确实有着天寒地冻的雪地。还有本文中的聋老婆子,她那句笑着说的“跳井让他跳

去,二爷怕什么?”的话,令人不禁觉得比《祝福》中的短工还要麻木,可见封建社会对奴

隶生命的冷漠态度是怎样侵蚀着同样是奴隶们的心。这看似随意的一句话,竟仿佛道出了中

国历史漫漫的黑暗。王夫人的推诿、薛宝钗的冷漠、聋老婆子的麻木和宝玉的悲痛、内疚、

震撼对照,辉映出了宝玉的心灵世界是多么美好而热烈。

    一石数鸟,互相辉映,是《红楼梦》常见的叙事手法。不能从一事中看出他事,一人中

看出他人,不能从一人一事中看出无限深意,就不能深刻理解《红楼梦》的杰出艺术表现力。

    四、教学设计说明

    以上所述,只是一种教学方案。《红楼梦》被誉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不仅在大

事件上内涵丰厚,即使一些细枝末节处,也有着令人玩味不尽的韵味。《红楼梦》单元的教

学,应充分利用伟大文学作品的丰富性、多解性,积极鼓励学生探求研究。运用自己的经验

进行体贴也好,运用红学材料进行研究也好,贵在能说出自己的感受见解,贵在能进行创造

性的阅读,贵在学会审美感悟、文化思考、精神探险。如此,才能使学生感受到阅读文学作

品的美好体验。

   

    (作者单位:浙江金华市教育局教研室,浙江金华市一中 321017)

 作者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