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卖诗的时光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6-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大二那年,我把自己多年来发表的诗歌整理了一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总算完成了多年的心愿。接下来的时光,我如坐针毡。1000本诗集,按约定,出版社仅代销一小部分,大部分主要靠作者自己销售。

  怎么办?出诗集的钱可都是凑出来的,有四千多是学费,另外两千多是从舅舅那里借来的。学费拖不了太久,借舅舅的钱也要尽快还上。我思来想去,惴惴不安,只有一条路可走——把诗集卖出去。

  我去商场买了一个大布包,一个马扎子,准备摆地摊。我特意来到距离我们学校稍远的地方,把诗集摆好,很不自在地坐在那里。看的人倒是不少,随便翻翻,然后放下。几天下来,一本也没有卖出去。就在我的激情消耗殆尽、准备打道回府时,一对情侣来到我的书摊前,很认真地翻阅我的诗集,不一会儿,男孩说:“我买一本。”我那个激动啊!付钱的时候,男孩说:“写得蛮好的,你可以到我们学校去卖。”离开的时候,女孩子用胳膊肘捣了男孩一下,指了指诗集的扉页,轻声说:“他就是我们学校的!”我一时羞愧难当。

  回到宿舍,我仔细思考着男孩说的话,感觉很有道理。大学校园正是诗歌的土壤,我何必为了面子,舍近求远呢?——豁出去了,就在学校卖!

  适逢周六,在几个室友的帮助下,我们在人流密集处摆放了几张桌子,还拉起了醒目横幅:校园诗人南方寺签名售书。我坐在中间准备签名,几个室友位列两边,吆喝着卖。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当天售出一百多本。

  第二天,大约九点半,我们刚摆开场子,保卫处的人过来了,离老远就嚷嚷开了:“学校有规定,不允许在这里摆摊子!”

  我被迫把卖书的时间挪到了晚上。每到晚上,我就拎个大布包,直接去学生宿舍,挨个敲门。一个多月下来,男生宿舍被我敲了个遍,卖了三百多本,可喜可贺!

  接下来,我决定利用周末到附近城市的大学去卖。有了经验积累,我信心大增,每次出去时带上满满一包,返回时空空如也,那感觉就一个字——爽!

  有一次外出卖书,我印象特别深。我返回到学校时已经凌晨两点,我忘记带学生证,门卫大叔说:“为了学校安全,不允许身份不明的人进校。”我情急之下掏出一本诗集,说:“你看,这里有我的照片和介绍,写得很清楚:就读于某某大学。”门卫大叔一脸疑惑,将信将疑地把我放了进来。

  渐渐地,原本堆积如山的诗集所剩无几。谢天谢地,我在催款通知单的期限内交齐了学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我常常想,那些买了我诗集的学生,是以怎样的心情看待我?

  自己写诗,自己卖,是一种勇气,还是一种无奈?

  十几年过去了,每每想到那段卖诗的经历,我都会对生活信心倍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