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家乡的咸菜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6-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回想起大学的生活是那么的丰富多彩,大学校园的饭菜更是让人眼花缭乱,但不知道该吃什么好。有时舍友们每人打上一样菜,放在一桌,便是一顿非常丰盛的饭菜,但无论如何总感觉到缺少点什么。直到有一天,母亲托老家同学给我捎来一瓶家乡的咸菜,让我激动不已,犹如他乡遇知音。打开瓶盖,整个宿舍里弥漫了酸酸的咸菜味,口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午饭的时候,还没等我谦让,舍友们便一拥而上,等我反应过来,就只剩下些咸菜水,有人干脆端起瓶子喝了个干干净净。之后那宿舍的咸菜味让我回味了好几天,而且饭量大增,尤其是精神清爽了许多。

  说起咸菜,母亲便是做咸菜的能手。秋收之后,家家户户都做咸菜准备过冬吃,每家的窗户里都传出了叮叮当当的切菜声,有时还会听到女人们的说笑声。母亲在这个时候总要被请去,做技术指导。

  做咸菜表面上看没什么难的,其实很讲究,是个细活。其主料是胡罗卜、白萝卜,母亲总要挑选一些质地好的萝卜,化了心的萝卜不能要,否则做出来的咸菜会变质。将萝卜洗好之后,用切片工具制成薄片,再用刀子把薄片切成细条,倒入缸内。然后再配上佐料,佐料的种类很多,比如:洋姜、辣椒、芹菜、莲花白、黄葱、豆角等,有时还会将切剩的萝卜头和小萝卜放进去,腌好后孩子们特别喜欢吃。

  调料要和菜同时放进,这样使菜味均匀。放调料的多少与菜的多少是成比例的,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然后用长长的擀面杖,捣缸似的往下紧压,力量不能太大,如果太大容易将菜轧碎,腌好后既不好吃,又不利于吃。要不停地往下挤压,直到缸内出现菜水为止。等到菜添满之后,母亲找来一块又坚又硬的菜石压在上面,然后用塑料布将菜缸蒙住,再盖上盖子,20天后即可食用了。在这个时候,母亲总会从菜缸内,挖出几碗咸菜来,让我们兄弟几个往左邻右舍送去。由于母亲的咸菜做的好,吃不够的邻居们,总会以串门或借东西为借口,挖上几碗回去吃。但他们每次来的时候也不是空手而来,总会带来一些花生、瓜子等一些东西作为交换。记得那年冬天,村里分派蹲点干部在我们家吃饭。母亲急忙从邻居借来一盆白面,蒸成馒头。但家里除了咸菜,再没有什么新鲜菜。眼看吃饭的干部马上就来了,母亲只好去鸡窝里搜寻,幸好还搜出几颗鸡蛋,炒了一盘。没想到干部在吃饭时,只吃了咸菜,没吃鸡蛋,而且是边吃边夸母亲的咸菜腌的好。还没等干部走出门,我们兄弟几个抢着把盘子里鸡蛋吃了个精光,为此母亲狠很地教训了我们一顿。

  由于来我们家吃咸菜的人多了,缸内的菜很快就会见底,所以母亲经常要往缸内添菜,就这样一直吃到第二年的春天。春天天暖和的时候,咸菜不宜保存了,母亲将会把冬天吃剩的咸菜晒干。晒咸菜有好几道工序,首先将菜晒干,然后放在锅里一蒸,又晒干,既便于保存又便于食用。有时农忙时,将晒干的咸菜开水一泡,调入红红的辣椒面,再配上韭菜叶,便是一盘可口的开胃菜。

  现在,干咸菜成了城镇大小饭馆的一道名菜,深受群众喜爱。经过厨师精心的加工,油泼后味美清香。参加工作以后,每次和同事们在一起吃饭,总忘不了向服务生要一盘咸菜作为开胃菜,但饭馆里的咸菜远比不上母亲亲手腌制的咸菜。一日母亲从老家给我捎来一个布包,打开一看是晒干的咸菜,嘴里嚼着又酸又咸的咸菜,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我又想起了辛劳了一辈子的母亲。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