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槐花深一寸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6-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浅瓣白,风挽乱叶,薄暮宅门前,槐香一寸……

  我擒着一纸香花,挽起耳际散落的发丝,轻轻别到耳后。奶奶从屋内走来,抬起满是皱褶的手,拾掇一瓣槐花,喂进我的嘴中,眯着眼睛,微微抬着头看我。我细细品咂,蜜糖似的甘甜伴着槐花独有的香馨,在口中弥漫,心中仿佛也被它所包裹缠绕。

  傍晚时分,光影渐渐散去,黑暗将一树的白也没在里头。周遭的黯黑做了底色,槐花轻盈,像黑布上绣的白花。习惯着关窗看书,我撑着头,无心地将小说翻得哗啦啦的响。奶奶推门进来,见着闭合的窗,便不满地蹙了蹙眉,抿了抿泛紫的薄唇,缓步走了过去,用力地拔了窗销,“吱呀”地推开木格外的窗。郁然的槐香宛如涓涓细流,慢慢浸染着房间的每一寸角落,悄然氤氲。奶奶浅浅淡淡地笑了,在白炽灯下,宛若一串开盛的槐花。

  “丫,歇会儿吧。”奶奶轻轻拍拍我的手,变戏法似的端出一盘槐花饼。我嘴角上扬,冲她笑笑,微微点点头。推开如枷锁般笨重的椅子,伸着懒腰走向卫生间。手上依旧萦绕着清晨的槐香,水宛然浸染了槐花的芬芳,我竟有些舍不得它的流逝。拭干了手,捏起一块槐花饼,香甜软糯,慢慢地,心中似乎被某种情愫填满,一如槐花的幽香,纯净悠远。那一刻,风不动了,云不走了,仿佛什么都想了,什么又都没想。

  奶奶笑眯眯地看着我咀嚼品咂。“好吃吗?”“嗯。”我的口中塞满了槐花浓郁的香气,含糊不清地应着。“你呀。”奶奶倒了一杯清水给我,温温暖暖,仿佛也氤氲着清澈的槐香。我们的声音逐渐融入夜色,融入花香,直至无痕……

  风起花落地,捏一串于手,清凉的感觉在手中弥漫,我的心化作一缕薄烟,与槐相融。槐香,怀香……

  真是奢侈了这一方土地,埋葬了这些彻骨清丽的魂……

  白瓣浅,风梳灵花,白槐深一寸,薄暮渐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