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我的故乡金岭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5-2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九月,我们从远方赶来,在细雨如丝中邂逅了美丽的金岭。初到小张湾,又是一个充满田园野趣的小乡村。你看那村庄被忽视的,只随意捕捉,就美成了一幅画。那黄灿灿的柿子,像极了孩童时仰望的梦想。而你,是否还记得树底仰望时的心情?一田田盛开的油葵,在没有日光的天气,低调的垂着头,呈现着稻穗一样的弧度。真不忍心在这样的深秋,去打扰那战战兢兢盛开满地的格桑花。村庄的秋天,从不让人觉得落寞和孤寂。满山的树,伸展着枝丫,每一枝都以蓝天为背景,在我们没能读懂的天地间成为无法被复制的艺术品。

  门楼广场前,矗立着一堵明清时期的古门楼,它立于断壁残垣之间,突兀的格出一个空间,经历过风雨之后有一种摇摇欲坠的苍凉,却因墙缝里拼命生长的狗尾草,显现出了一缕生机。儿时,只要轻轻踏入门楼,就能看到奶奶安静的坐在院子里,用多年不变的语调唤着我的乳名,说一声“回来啦”,满脸慈爱。

  广场正后方有一堵艺术墙,全部由建筑中的边角余料砌成,其中糅合了日常生活中用的瓶瓶罐罐,似乎想通过时光留住那些繁忙的瞬间来定格乡村的日常。老房子定位于家庭式休闲驿站,于是保证它的娱乐性又不失其年代感,小张湾各具特色的老房子都采用的是修旧如旧的工艺,所以房子看起来依然古旧,相信这也是他的一大特色吧,在一堵墙壁上无意间读到了几句诗词,再看到青砖墙上留存的柏树画,真是意外惊喜,村庄就这样用它的朴素简单,使自身充满了艺术气息。

  看完了花草树木,见识了亭台楼榭,便走到了玉带河。似乎关于家乡的每一条河,都延续着一方古老的故事。金鸡岭的传说,双龙池的由来,还有小张湾的前世今生,太多的传说和故事都随着这条河流淌至今,等待一个陈述者和一个听众。

  村口的那棵树,归隐的老房屋,门前的那条河,一些似曾相识,一段零星回忆,再加上这缕恰到好处的风,铸成一把时光的钥匙,解锁了关于故乡的记忆。

  你是否尝试过,当你踏入那个承载着你童年美好记忆的村庄时,那些象征着村庄生命的人和物,已经被一双无形的双手给撤走。一切你所熟悉的画面,每一个你闭上眼睛就可以描绘出的情景,早在某一刻戛然而止,那些画面变得无声,你看着身边的景物,却再也无法读懂每一棵树的表情。直到你察觉,竟然时光最残酷之处,已于你未发觉之时,卷挟着事物悄然离去。

  当你终于成长为大人时,发现人们早已蠢蠢欲动,随后接踵而至向一个个更巨大的巢穴涌动,他们一身负累,疲惫不堪却又乐此不疲,步伐越靠近,心却愈疏离,钢筋水泥逐渐吸收了乡村的呼吸。

  关于故乡,你也只能在咀嚼回忆时才能尝出它的些许味道。也许它是稚子童年时光里的一点甜、是农家田间地头的一味咸、是老人静坐于树底的一份淡、也是游子哽咽于心头的一抹酸。它是春天铺满山坡的小花,也是那静静开放的一树树桃花和刺槐。它是春耕翻新的土壤,也是牛背上鸟儿的欢唱。它是夏天穿透林间的蝉鸣,也是那自由飞翔的一只只彩蝶和蜻蜓。它是夏耘拔出的杂草,也是骄阳下夏花的倔强。它是秋天吹拂山野的微风,也是那硕果累累的一簇簇玉米和稻穗。它是秋收废弃的秸秆,也是暖风中红叶的飞扬。它是冬天岁暮天寒的凉意,也是那银装素裹的一片片雪花和凌霜。它是的冬藏腌制的咸菜,也是炉火旁的家常……

  跃过村庄的四季,会看到村头那棵上了百年的大树,如村里的长者般,透着一股神秘。弯弯的月亮是不能用手指着的,否则会在夜里钻进被窝割你的耳朵。

  那是童年时光的魔咒,就是那样的一个,小小的且封闭的村庄,却让现在的我,在每次梦回后一阵莞尔。

  看着身边一棵棵树,再看看房屋熟悉的轮廓,这个村庄是要以怎样一种方式诉说那一份我们无法读懂的深沉呢?或许,她只是一直安静的在那里,等待着一个可以还给她影子和声音的人吧? 恍然间,数年前的村庄和梦中的影像合二为一。每个人心中或是梦中都会曾有那样一个村庄,宁静而温暖的等候在那里,当繁华落幕时,你的心,能依然有所停靠。

  也还是那风,吹动了空气里飘浮的丝丝缕缕的愁。那爬在秸秆上眺望的牵牛花啊,你在期盼谁能读懂你卑微的心事呢?请原谅路过的人们,还无法停下,那流浪的前行的步伐。

  怎么能感伤呢?你看,随风飞扬的叶在枝头的果子上寻得了永生。

  想必下次来到金岭,定是朗日晴空。他日你我相逢。问声好,愿你能对着家乡说上一句,“我回来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