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萋萋青苔醉了韶华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5-2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见过许多种绿色,却独爱青苔。

  曲径通幽处、迤逦小巷内、禅寺古城边,那些能够从容走进诗意的风景里,都有青苔的写意。而我们只需要很小的一步,便可以跨进江南,融入油画里。

  初夏回乡村老家,白花花的水泥路尽头,水汽暗暗袭来。当置身于那片绿树密植的宅院内,犹如进入另一个世界。青苔沿着小径蔓延开去,廊前、墙角、院落,轻盈的绿毫无遮掩地流淌着,阳光透过树枝缝隙穿了进来,碎片般在头顶飘来飘去,我恍然觉得自己是行走在清爽静谧的水底,躁动与酷热瞬间被冲散了,心里氤氲着潮湿的雾。这种惊诧只能暗自欢喜,生怕格格不入的惊呼,会吵醒一个悠长绵软的梦。回过头,绿萝袅袅攀上土墙,青苔如柔软的帷幕。

  这个我曾经熟悉的老宅里,存放着我太多年少岁月的记忆。记得我打碎了家中最珍贵的那个花瓶,还偷偷地掩埋在院子的西南角,因为那里背阳,会很快长满湮灭“罪证”的青苔;还有那个眼眸清澈的男生写给我的日记,被我用一片瓦砾密封在院墙的缝隙内,日记里写满单纯的幻想,朦胧的无畏。

  如今,守口如瓶的青苔早将往事淹没,覆以慈悲的翠绿和安静的温柔。隔着那么长那么久的青春岁月,我却没有勇气前去翻看,我胆怯它们的存在,更害怕它们不在。因为那些青苔掩饰下的任何一种,都载有一段令我瞬间流泪的美好时光。

  我想,青苔的绿,是不可以掺杂在朱自清的《绿》里面的。梅雨潭里的葱茏热烈而妄想,浓郁而密集,一如怒放激烈的花儿,艳在当下,在震撼心扉的瀑布声中,那些绿是艳妆绝色的佳丽,水袖飞舞处,但见花影漂移,光影绰约。

  而青苔是淡定的、清雅的。刘禹锡写:“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一点一点的轻盈染绿眼眸,芜阶翠生,绕壁点墙,当然,也只有情操高洁之人,才会任由青苔铺满陋室,缄默且坚定地延伸进骨子里,任由尘世蹉跎,而千帆过尽,唯有诗人风中伫立,笑看庭前花开花落。

  记得艾米莉·迪金森有这样一句:“直到青苔长到我们唇上,且淹没了我们的名字。”这位“以莎士比亚为标尺”收录在西方文学界《西方正典》的女诗人,一生淡泊名利,直到她去世半个世纪后,1800多首诗歌才被人无意发觉并出版面世,世人哗然。我仿佛看到,毕生追求自由美丽,淡然生死的她是如何将心灵拓荒,种下清新出尘的青苔,湿润着“唇”,且“擦亮了名字”,直到自己化为一抹隽永不衰的绿意。

  当然,青苔还是寂寞的、安宁的,它从不争宠奢华,好大喜功,只需要简单的一小块潮湿之地,便可以踮起脚尖翩跹起舞,跳跃出只属于自己的绝世韵律;它同时又是纯粹的、缄默的,不为人知且心底坚定,始终以特有的繁衍方式,跫音青翠,暗自生长,直到生命铺展成无与伦比的巨大海洋;不过,它更是孤独的、强大的,我们自信能够撼动世间任何一棵大树,但在蔓延盘踞的青苔面前,它“强悍”,它“任意”,它带着肆无忌惮的窒息,我们惶然、敬畏、迷乱,直到束手无策败下阵来。

  没有人会惧怕青苔,但它总是轻易地闯人心扉、撼人之身。钦佩且沉醉于它对信仰的诠释,对生命的禅悟。

  我生性愚钝,自知无法成为智者。但我只想赋予自己青苔般的安静,做红尘一隅萋萋翠绿,呵护庇佑那逐渐荒芜干涸的心,自主、生动,微笑行走——为爱,为美丽,也为青春韶华。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