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那一刻我流泪了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5-0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小时候,坐在桂花树下细细地嚼着枣酥的时刻是多么舒心美妙呀!

  自从外公出门打工以后,我每隔几天就仰起小脸问外婆:“外婆,你说外公什么时候回来呀?”外婆停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望着窗外的远方說:“去后院看看,桂花开了外公就回来喽!”我飞快地跑向后院去看桂花。一树的绿叶随风摆动,我轻轻地摸着粗糙的树干自言自语道:“噢,还早哩,叶子都是翠绿的。”

  下过一场透雨,又接着暴晒了好多天,后院的一抹翠绿上出现了几点的黄色。外公没有回来,外婆的眉间隐隐透着一股焦虑……

  转眼间,空气中开始浸润着丝丝甜甜的桂花香,可外公还没回家,外婆的电话打得更勤了。

  几天后,跟在外婆身后捡拾桂花的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我冲着外婆喊道:“快看呀,是外公,外公回来了!”外婆抬眼一见,两眼霎时湿润了。外公很快就赶了过来,外公对我们苦涩地笑一笑,淡淡地说:“路上耽搁了,回来晚了,这年头,农民工讨薪难……”

  我骤然觉得外公陌生了许多,才几个月工夫好像隔开了好多年,蓬乱的长发上蒙着厚厚一层尘土,颧骨山崖般凸出来,脸颊水坑一样陷进去,暗淡无光的眼珠像是掉进了又深又大的井口似的眼眶中。

  但我还是兴奋地一把抓住他的挎包翻了个底朝天,见什么也没有,便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外公一边安抚着我,一边擦把汗,手笨拙地伸进裤兜,费力地摸索出一个皱巴巴的盒子。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拿出一小块枣酥。外公用手掌托着这个孤独的枣酥,仿佛托着一座巍峨的大山,手微微有些颤动,好大一会才嗫嚅着说:“活难寻……包工头又拖着工钱,要不早就回来了……就买了一个……好赖尝一点……”说着外公把枣酥给了我。我停止了哭泣,不好意思地用婆娑的泪眼看着手里的枣酥,走到外婆跟前举着枣酥说:“外婆,你吃吧。”外婆把枣酥凑到唇边轻轻点了点,然后塞给了我。我轻轻地捧住这个看起来香甜软糯,散发着淡淡枣味的枣酥,望着外公那张瘦削、苍凉又略显惭愧的脸,悲切地说:“外公,还是你吃吧,我吃剩下的就好。”外公接过枣酥在牙上碰了碰,说:“多好的枣酥,真甜哩。”说着把枣酥又递给了我。看着外公憔悴的样子,看着手中完整的枣酥,那一刻,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静静地流了下来……

  清风徐徐吹过,桂花簌簌落下,脸上的泪渐渐被风干,身后只剩一地金黄,但我心中,却留下浓浓花香和暖暖爱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