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浮萍上的紫水鸡名家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4-1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终究是城市灯红酒绿中的归人,只能沦为乡间田埂上的过客。习以为常的港湾里深深包裹的温暖正在厌倦和寂寞的微风中渐渐消退,慢慢冷却,轻轻散开。远航不代表距离的长短,只是心灵的放逐,久违的温存在心中如涟漪般圈圈荡漾开来,平静中的微小浪花伴随着前所未有的心旷神怡,那,原来也是港湾,家的感觉,只不过在另一个地方。

  尽管陌生,却酝酿着突如其来的欣喜。来到一个渺无人烟的静寂之地,零星的白色房屋顶着黑色的瓦片攒聚在倒映着山影云色的湖水中央。碧波微微荡漾,翻不起白色的浪花朵朵,却像丝巾一样在山谷之间微风的浅吟声中层层叠叠,前仆后继。这是小地方的车水马龙,是穷乡僻壤的歌舞升平。

  坐在一只扁舟上逆风前进,船底与水浪碰击发出的声响,清脆得如风铃在蓝绿交相间歌唱。虽然没有“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气概山河,倒是多了几许悠然徜徉的缠缠绵绵。

  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不同的是,这里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脚印,却没有延伸成为一条路,不是人烟稀少,只是村里的人们不够忙碌。因为没有路,就没有疲于奔命的终点,没有终点,一切的开始就是一段未知的旅途,不用奔跑,无需追逐,放开心中的束缚,如同芦苇荡一样在太阳盛开的湖面上摇晃,无牵无挂,无依无顾。

  小水鸭颠簸于用波浪筑成的山脊之间,慵懒得随波逐流,不经意之时却消失得一干二净,扎进水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地。高挑的白鹭在零碎的水藻上金鸡独立,遥望着渔人的声色动静,拍拍羽翼,腾空而起,跟着风的方向来回滑翔。没有黄鹂鸣翠柳的叽喳喧闹,但有白鹭上青天的寡欲清心。

  山水国画来得再栩栩如生也没有身临其境感受到的写意,在氧气稀缺的高空咽气呼吸更让人体悟到自然的气爽神清。这里有时候都不需要眼睛,凝神摒弃,聆听身旁《蝴蝶泉边》的不绝于耳,山水的浓墨重彩就会像收不住的颜料扑面而来,泼洒在一起,混合成心中最想往的五彩斑斓。在这里,就算不能用淡泊以“明志”,至少可以叹一声“命至”于此的点滴欣慰。

  据当地人说,这里有一种水鸟身披紫衣,被称为紫水鸡,尽管没有一睹真容,可奇妙的是,有些时候我们不能看到,无法听到,但我们却能感觉到,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会意,会的恰到好处,仿佛它就在那个角落梳妆打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延伸,伸到桃花咧嘴微笑之地,朦胧看到它,在追逐着落红打闹嬉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