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瑞文网!

母亲二三事随笔

时间:2017-07-03 14:25:03 随笔 我要投稿

母亲二三事(随笔)

  《母亲二三事》满满的亲情,浓浓的母恩在作者笔下以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真实感如现眼前。

母亲二三事(随笔)

  老妈并不知道母亲节是个什么东东,我清早7点打电话过去,她以为我又熬了通宵。

  一、

  7岁那年正月初一,天寒地冻,我就被老妈强拉着跋山涉水走亲戚。别看她平时寡言少语,可一到六姨妈家就说个没完,把我完全当成了路人甲。天下着大雪,山里没什么娱乐项目,我冷冷望着表弟表妹们在雪地里玩弹珠,拒绝加入。

  真无聊啊,我捡起一个雪团就往这群小屁孩扔了过去,很快就成了全民公敌。被雪砸得满脸是包的感觉是酸爽的,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于是远远躲在山坳里,顶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炮弹,希望老妈带我全身而退。

  雪越来越大,我猫在那山坳瑟瑟发抖,像是战争难民。十分钟,二十分钟,一小时,N个小时过去了,老妈和她的妹妹从孩提时代聊到将来如何晋升为奶奶。我眼巴巴瞅着六姨妈家那可望不可即的铁门,一把鼻涕一把泪。

  终于,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我扯开嗓子,声音震撼了整个山林。

  “XXX(母亲的名字),大耍娃……(重要的事情说N遍)

  奇怪,这么一喊,那些与我为敌的“联合国军”竟瞬间“溃败”,撤回了“城里”,只是依旧不见老妈的身影。不一会儿,我又听到了屋子里那磨人的欢笑声,该不会是已经晋升为太奶奶了?

  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万念俱灰,特别是当这个肇事者就是老妈时。天擦黑时,老妈终于心满意足踏上归程,她脸上满是笑容,但我到底还是心虚了。

  “你喊我名字做啥子?”老妈看我时带着笑容,但我却分明感觉自己快要被殴打了。

  “呃,他们这边太冷了,我担心你冻着,所以想早点走……”我觉得这个谎言一说出来就是败笔。

  “哦……真是好孩子。”说罢,老妈竟轻轻摸了摸我的头。

  yes!涉险过关,我乐得一步三跳,结果“咣当”一跤摔在了雪地里。刚一爬起来,屁股就被打了个稀巴烂,如火的刺痛袭遍全身,转眼一看,老妈依然打得起劲:“叫你看路,叫你看路……”

  妈呀,您这是什么套路?

  二、

  雨天,老妈面对着一大堆待洗的衣服,忙上忙下。

  “妈,今天下雨,是不是就不用出去干活了?”

  “洗衣服不是干活吗?

  “我是说不用出去了。”

  “是啊,怎么了?”老妈惊愕地瞪着我。

  “呃,我想吃蒜苔腊肉。”

  “嗯。”

  “小弟说他想吃梅菜扣肉。”

  “哦。”

  “老妈你干嘛呀,到底做不做菜嘛?”我不耐烦道。

  “做啊,要吃自己做啊。”

  “你……”我气得跳脚。

  “这衣服洗完了呢就要给咱家两个少爷打毛线衣,你那么想吃肉,要不,你来织毛衣?”

  “这……”

  我灰溜溜回到厨房,这时又听屋外传来老妈的声音:“老大,小弟说他还想吃青椒玉米,你晚饭多整几个菜……”

  该死的雨啊,你还不如不下!

  三、

  中考结束,视力急剧下降,回家的路上经常把邻居张大婶看成村尾的二大爷。一来二去,那些人觉得我读了几本书就看不起人,我使劲揉着那双300度的老眼,妈的,万念俱灰的感觉又来了。

  “读书也不一定就是唯一出路,你看你,眼睛都快弄瞎了。”老妈抱怨着,虽说也带着些许安慰,但我听着太不是滋味。

  其实,这眼睛是因为在游戏厅大杀四方搞残的,我不会告诉她,我更不会告诉她我最喜欢玩的是《三国战记》、《恐龙快打》、《西游释迦传》、《实况足球》,还有《合金弹头》……

  这时,父亲一贯严肃的表情上又多了恨铁不成钢的'怒火。

  “去去去,配个眼镜儿,看你以后四个眼睛来种地,笑死个人。”

  我脑补着父亲口中的那幅画面,竟然联想到了陶渊明扛着锄头戴着高度眼镜放声吟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瞬间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事儿,大不了就回来种地,谁敢笑?”老妈化焦虑为鼓励。

  话虽如此,但我那个夏天还是过得惶恐与纠结,他们说高中只会更辛苦,就我目前这趋势,到时候只见黑板不见字,多半是废了。

  “有你爸和我这智商,你呀,差不到哪去,再说,我不也近视吗?”

  听到这话,我吃惊不小,看了眼父亲,发现他竟然在点头。

  “为什么不配眼镜?”我望着父亲,心中不悦。

  “像你爸说的,种地戴眼镜,就我这半文盲,还不笑死人了?再说,眼看着年纪大了,听说要得老花眼,这不就刚好恢复了?”老妈说完,颇为得意,“我现在看人都是模糊的,打招呼主要看对方体型,厉害吧?”

  00后来,听父亲说,老妈是小时候用眼过度才近视的。她发现自己渐渐看得模糊,心中害怕,竟往眼里撒盐……

  直到现在,老妈都没让我给她配眼镜。唉,我干嘛要听她的呢?

  四、

  老妈进城来检查身体,我俩在路边遇到了多日不见的老同学。

  “呀,张翅膀,你咋有白头发了哟?”

  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真想把这小子拉出去枪毙五分钟,只是母亲大人在场,不宜动刑。

  “哦,是同学啊,这有什么?你看看我,看看我,他这是遗传我的。”老妈说个不停,直说得同学无言以对,我看到她头顶上的密密麻麻的白发,心乱如麻。

  同学走后,她还在宽慰我:“你比我好,只是白,发质倒是挺好。”

  “该不会真是遗传吧?妈,你说我以后会不会成‘地中海’?”

  “净瞎扯。”老妈哭笑不得。

  “改天我就去染了,省得人家说来说去!”

  “染个鬼,是面子重要,还是健康重要?”老妈义正词严质问道。

  “你说呢?”我反问她。

  “兔崽子,要我看呐,少熬点夜最重要。”

  从此,每次熬夜过后,我总觉得自己又大逆不道了一回。

  五、

  大年初七,我带着小弟各奔前程,老妈眼见俩小子又要在外晃荡一年才回家,送我们出门的步子也迈得小了些。

  老爹扛着箱子在前面开路,老妈牵住小弟,“都高中了,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啊?”

  小弟可不上当,反击道:“你咋不问老大高中的时候?”

  “问了,打死也不说,还是小弟乖,说呗。”

  小弟还是不上当,“我有个条件,就是老妈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问吧。”老妈一副知无不言的样子。

  “咱爸是怎么追你的?”小弟满脸得意。

  “好小子,看我不……”

  看着他们母子二人你追我赶,我和老爹笑弯了腰。

  不一会儿,车来了,进城的人很多,老妈怕我们赶不上,一个箭步窜进客车,高声喊道:“老大,小弟,我在这儿!”

  一瞬之间,车上车下的人都往老妈那看,我正扛着箱子往车门里挤,脸刷一下红了。

  等我俩坐定,老妈凑到我耳边,低声道:“脸红了,该不会是遇到女同学了吧?”

  我彻底傻眼了,但看着老妈气定神闲地下车,胸中怨念所剩无几。车缓缓开动,透过车窗,我看到老妈那双目送我俩远去的眼,她明明看不清楚,却依然痴痴在原地凝望。

  我不敢再看她,转过脸,见老弟正像福尔摩斯一样逼视着我。

  “你咋啦?这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该不会是真遇上初恋女同学了吧?”

  “臭小子!”我在小弟肩上重重一拳,把泪生生压了回去。

  有母如此,此生怎敢懈怠?

  挂掉电话,老妈的话仿佛还在耳边:“今天家里下了好大的雨。”


【母亲二三事(随笔)】相关文章:

1.母亲二三事作文

2.母亲二三事的美文

3.我和母亲的二三事作文

4.母亲二三事美文

5.母亲两三事作文

6.母亲的二三事作文

7.母亲二三事小学作文

8.身边二三事初二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