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青少年的学业压力与抑郁同伴支持的缓冲作用论文

论文 时间:2019-09-3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论文】

  1问题的提出

  抑郁是最普遍的心理障碍之一,在精神病理学中有“流行性感冒”之称。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抑郁居致残原因之首,并且从疾病负担方而讲(如残疾和死亡),到2020年将会成为第二大最重要的障碍回。许多研究一致表明抑郁在青少年中的发生率和流行率急剧增长。在西方国家,10%到40%的青少年遭遇抑郁的折磨。在中国,青少年抑郁的发生率在17.9%到42. 3%之间。

  研究发现,生活压力事件比如青春期、转学、重大疾病或者伤害都能引发青少年的抑郁体验圈。在不同文化背景下,这些与年龄相关的负性生活事件在类型和频率上呈现出不同。举例来说,对南非的儿童和青少年来说,最常见的压力来自于新兄弟姐妹的出生或者收养回。对挪威青少年来说,最常见的负性生活事件来自于亲人遭受重大疾病或伤害。在中国,学业压力是青少年遭受的常见的负性生活事件。

  中国青少年生活背景的一个典型特点是应试取向的学校教育。传统意义上,学业成绩在中国文化中占据很重要地位,并且也是当代中国青少年最重要的追求圈。例如,我国的初中毕业生要想进入高中求学的话,都要参加政府统一组织的中考,他们必须通过竞争以取得进入当地更高水平高中的有限入学名额。学生能否被这些重点高中录取取决于他们的成绩是否达标。因此,不难想象,学习成为中国教师用来评价学生的一项最通用的参照指标之一回。由于接受高中教育和后续更高水平教育的机会有限,青少年必须争取在学校里将学习做到最好。研究发现学业压力是中国青少年的关键性压力来源,并且是引发青少年抑郁的危险因素叫。因此,在本研究中我们预期,初中生的学业压力能够正向预测抑郁。

  同伴关系与青少年的抑郁有密切联系。研究发现,同伴的支持性关系是青少年在遇到危险情境时的一项重要的保护因素,缺乏同伴支持会加重青少年的抑郁症状叫。同伴支持是一种基于尊重、分享、互助而建立的给予和接受帮助系统。通过支持、友谊、责任共享等途径,同伴可以为青少年提供情感支持、信息支持和工具性支持,青少年经常遭受的孤独、抑郁等问题会慢慢在这种支持中得以化解网。我国青少年所处的集体主义文化更加重视社会的和谐、关系的和谐,同伴支持更可能会减轻青少年的抑郁。因此,在本研究中我们预期,初中生的同伴支持能够负向预测抑郁。

  在心理病理学研究领域,尽管置身于危险因素中,很多儿童和青少年仍表现出积极的适应、经历正常的发展轨迹并成长为健康的成年人网。这一现象的核心概念是心理韧性。心理韧性被定义为尽管个体经受对心理发展存在明显威胁的压力源,仍能促使个体有良好表现结果的保护性因素、过程和机制叫。保护性因素被认为能够减轻危险因素的危害,或者作为而对逆境的缓冲器。许多研究发现,保护因素不仅能直接作用于抑郁,还能与危险因素存在交互作用,并因此调节压力事件与抑郁之间的关系圈。根据心理韧性理论,同伴支持作为青少年的一种保护因素,有可能在学业压力与抑郁的关系中起到调节作用。因此,在本研究中我们预期,同伴支持能够缓冲初中生的学业压力与抑郁的关系。

  2研究方法

  2. 1被试

  本研究共抽取山东省的三所初中学生共计1297名,其中,初二学生729人,初三学生568人;男生683人,女生614人;来自农村的学生360人,来自城市的学生937人。

  2. 2测量工具

  学业压力采用青少年生活事件量表(ASLEC)中测量学业压力的分量表。该分量表有五个项目,反映来自学校和家庭的学业压力程度。被试需要报告这些项目中哪些是其曾经经历过的。对于曾经经历过的项目,需要评定事件对其造成压力的主观感知,量表采用五点计分,1为一点也不,5为非常严重。在本研究中,该分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动是0. 64。具体题目如:“考试失败或不理想,学习不理想”。

  同伴支持采用青少年心理韧性量表回中测量同伴支持的分量表。该分量表有三个题目,反映青少年所受到的来自同伴的支持。采用四点计分,1为完全符合,4为完全不符合。本研究中,该分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动是0. 80。具体题目如:“我的朋友非常关心我,当我有困难时我的朋友能够帮助我”。

  抑郁采用流调中心用抑郁量表中文版测量抑郁症状,共包括20个项目,反映主要的抑郁维度:抑郁心境、自罪和无能、无助和绝望、精神性运动迟滞、食欲不振以及睡眠障碍。被试需要根据自己过去一周的感受对每一项目进行评分,0是没有或几乎没有,3是大多或总是。本研究中,该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动是0. 87。具体题目如:“一些通常并不困扰我的事使我心烦,我觉得别人厌恶我”。

  2. 3施测程序与统计方法

  以班级为单位进行团体施测,主试均为具有施测经验的心理学研究生。施测之前,研究者对主试进行指导语、问卷内容以及施测注意事项的专门培训。施测结束后主试统一收回问卷。采用SPSS11.5进行数据录入和统计分析。统计方法包括皮尔逊积差相关、多因素方差分析和等级多元回归分析。

  3讨论

  3. 1青少年抑郁的城乡、年级和性别特点

  本研究发现,青少年的抑郁存在显著的城乡差异,农村青少年的抑郁水平显著高于城市青少年,这与国内外的研究结果相一致。抑郁的这种城乡差异可能与城市和农村的生态环境存在差别有关,相对而言,城市的基础服务设施更完善,保障措施更得力,青少年更容易获得各方而的支持和帮助,他们的生活学习压力相对较小,从而抑郁水平较低。本研究还发现,青少年的年级差异不显著,这与国外的研究一致但与国内的研究不一致圈。在此需注意的是,国外的研究考察的是7—10岁的学生群体与11—16岁的学生群体之间的抑郁水平差异,而国内的研究考察的是初一与初二学生之间的差异,这些研究的被试年龄段与本研究存在差别,因此在做出推论时应谨慎。

  另外,本研究发现,抑郁的性别差异不显著。关于抑郁的性别差异问题,国内外的研究结论不一致。有的研究发现,抑郁不存在性别差异;也有研究发现,抑郁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女生的抑郁水平要高于男生。有学者认为,抑郁在性别上的差异到青春期后期才会出现。国外一项10年的纵向追踪研究发现,在青少年13—15岁时,微弱的性别差异开始显现,在15—I8岁时,开始出现明显的性别差异本研究的被试年龄基本处于13—15岁之间,刚好处于微弱的性别差异开始显现之时,因此未发现性别差异也是合理的。总之,在青少年阶段,抑郁的性别差异逐渐显现,但要想获得一致的结论似乎较为困难。

  3. 2青少年学业压力、同伴支持与抑郁的关系

  在学业压力与抑郁的关系方而,本研究发现,学业压力越大,青少年的抑郁水平越高。这与我们的预期是一致的。对于中国青少年来讲,学习不仅意味着知识的掌握,还涉及到班级荣誉、家庭责任、个人前途等多种因素,因此,诸如考试失败、升学等学业压力事件对于初中生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另外,本研究发现同伴支持能够正向预测初中生的抑郁水平。这与前而的假设也是一致的。同伴支持可以为初中生提供情感、信息和工具性帮助,从而可以帮助而临困难的初中生解决问题,即使无法提供实质性帮助,也会给当事人情感方而的慰藉,从而避免心理问题的产生。在我国的集体主义文化中,同伴支持更可能发挥积极的作用。这启示我们在学校教育中要充分发挥青少年同伴的积极作用,从而弥补家长、教师不便或不能发挥作用的领域。

  3.3同伴支持对学业压力与抑郁关系的调节作用

  本研究发现,同伴支持能够缓冲学业压力与抑郁之间的关系。对于同伴支持水平较高的青少年来讲,学业压力对于抑郁的正向预测力较弱,而对于同伴支持水平较低的青少年来讲,学业压力对于抑郁的正向预测力较强。这表明,如果初中生拥有较多的同伴支持资源,那么其而临的学业压力对其产生的负而影响相对较小。交互效应是心理韧性研究的核心和灵魂,是心理韧性概念区别于其它相关概念的最重要的特征国。正因为同伴支持等保护因素的存在,才使得经历学业压力等危险因素的青少年群体出现分化,有的青少年并未表现出预期的抑郁症状。实际上,除了同伴支持之外,还有其他一些保护因素也可能会对学业压力与抑郁之间的关系起到调节作用。心理韧性动态模型指出,保护因素不仅来自学校、家庭、同伴和社会,而且还来自于个体内部。这些因素对于而临危险因素的青少年而言,如何起到保护作用需要进一步开展研究。

  3.4对教育的启示

  本研究发现,农村青少年的抑郁水平显著高于城市青少年。该结果启示我们,农村青少年而临的抑郁风险更高,因而更容易出现自残、自杀等极端事件。由于我国社会的城乡二元结构仍没有完全打破,农村青少年的生活、学习条件普遍比城市青少年差,而且他们的父母更多为生计奔波,或者外出打工,照顾、监督青少年的责任完成得并不好。在这种情况下,学校更应该发挥教书育人的重要作用,为农村青少年提供更多的保护,从生活上、心理上给予更多的关心和帮助。

  本研究还发现,学业压力能够显著正向预测青少年的抑郁水平。如果青少年而临的学业压力过大,那么他们很容易受到各种抑郁症状的困扰,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自杀。这启示广大教育者,虽然学习是青少年受教育阶段很重要的任务,但施加在青少年身上的压力不能过大,而且当青少年遭遇考试失败、学习困难时,教育者应该主动与他们沟通、交流,及时帮助他们解开心结,疏导不良情绪。在此要注意的是,如果只是个别青少年感受到较大的压力,那么教育者更应该从青少年自身的学习方法、态度、习惯等角度予以帮助。而如果大多数青少年都感受到较大的压力,那么教育者首先应该反思学习安排、课程设置等是否有需要调整的地方。

  在本研究中,同伴支持的积极作用得到了验证。同伴支持不仅能直接负向预测青少年的抑郁,而且还能缓冲学业压力所带来的消极影响。该结果启示我们,虽然降低学业压力是减少青少年抑郁水平的重要途径,但完全消除学业压力是不现实的。要降低因为学业压力而造成青少年抑郁的发生概率,充分发挥青少年同伴群体的作用是较好的选择。同伴群体不仅能在学习辅导方而发挥作用,也能给予青少年情感、生活上的帮助。学校教育者可通过建立青少年正式群体来发挥同伴支持的作用,也可以适当鼓励和引导非正式群体的形成来实现同伴支持的作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