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短的经典美文精选三篇

经典美文 时间:2017-09-2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经典美文】

  成长是一个慢慢成熟的过程。在成长过程中我们会有各种各样的经历 ,有开心、痛苦、得到、失去。以下是小编为你整理的简短的经典美文,希望能帮到你。

简短的经典美文精选三篇

  简短的经典美文篇一:情弦上的恨歌

  携一把古琴,披一层银辉,独自坐在清冷的竹篁中。任岁月的风扰乱记忆的根脉,在花香涌入鼻翼,微颤者,抚一曲亘古千年的恨歌,诉尽那如丝的清愁,如弦的缱绻。

  谱一曲诗魂词魄。早已被唐风宋雨浸骨入膏,哪一丝是旧词,哪一弦是新韵,那细碎如镜的又是谁赋得清愁?是“青莲”在呼唤吗?“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满腹才学却无法展示,有志却无报,安慰到“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到头却遗恨“散发弄扁舟”。隐约听到你湿湿的告白“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易安居士命悲甚,情郎早逝,改嫁中山狼,怎不会“人比黄花瘦”,这次第怎一个“恨”字了得。更是那李后主,“做个才子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些遗恨只是小小的韵脚,可他们足以让我心底涨满挥之不去的苦涩,抚琴而泣。

  弹一支红楼情恨。看不到木石前盟的实现,只有那金玉良缘的无份,也许两者的同时实现本身就是一种遗憾。桃花树下的花冢里,年年的落花们,你们是否以为黛玉垒起一座香丘,湘云那年醉卧的石凳还在吧,她的仙郎早逝,免不得她“湘江水逝楚云飞”只愿那一片片芍药花瓣化作一块轻绢拭去她梦中的泪痕。“花气袭人知昼暖”她付出了一生“谁知公子无缘”。最爱她那“心比天高”的性格,也正因“风流灵巧招人怨”,夜夜听那孔雀裘诉遗恨。只恨那神瑛下凡来,又恨那绛珠还泪来,更恨那红楼情恨长。

  吟一首风流韵歌。古往今来,多少爱恨情愁,悲欢离合,“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纵使父母之命难违,只要爱的感天动地,何惧生死相许。如果杨妃明智,不至三郎荒淫无度,怎会“婉转蛾眉马前死”,如果三郎英圣,能把持有度,又怎会“六军不发无奈何”。只可惜一段真爱这样悲恨的结局,“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月色盈盈,泪痕点点,把着古琴,余音绕梁,丝丝弦弦浸成珠泪,柔柔的滑过我的心房,遗恨的思绪牵袢成网,笼住心房。像无数的琴丝,浅吟低唱,殷殷切切,恨歌绵长……

  简短的经典美文篇二:漂泊中的归路

  世界总如风云聚散,变幻不定;人生却似浮萍逐水,难免飘零。可为了证明,也为了抒写,每个人都在找寻。有人很快找到了栖身之所,有人却望断桃源仍不知归处。

  古往今来,圣贤常多寂寞,饮者亦无人解语,其实他们一直都在漂泊中苦苦寻觅归路,寻觅心之所属,寻觅魂之所依。他们可能会慨叹命运给予的实在太少,可谁能知晓,这漂泊的历程才是他们真正的归路,正是这一条路成就了他们的人生。

  风卷尘沙迷古道,只影游离行苍茫。

  真实的玄奘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僧人。没有悟空相助,西游的路,何等漫长。不是斩妖除魔的神力,只是心中永不会被沉埋的虔诚,让他一次次在风沙弥漫的苍茫大漠上站起,整理袈裟,寂寞前行;只是古道上那个坚执的背影,永远留了下来,被时间遗忘,却被历史铭记。熟知的故事,更像一个渺远的神话,今人心中生出万千感触。西游是玄奘精神的归路,猜想路上的满足和喜悦早已把艰辛与痛苦沥尽,漂泊已如同回家。

  远山幽谷空人语,春秋寂寥淡流年。

  当同龄读书人都在“充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时候,徐霞客却走上了另一段长旅。在远离人烟的蛮荒之地,尝尽常人永远无法想象更无法感受的艰辛。在我们看来,实在是莫大的痛苦与折磨,但这样的漂泊正是徐霞客所向往的逍遥。从完成一段惊世旅行,到著成一部传世奇书,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奇山异水中,他看淡了流年,看淡了俗世,也已深知:游历山水即是自己的归路。漂泊中他圆了自己的梦,也圆满了人生。

  仗剑去国红尘远,且歌且游醉青山。

  李白的归路不在那世俗的官场,不在那险恶的仕途,而在于山水之间的漂泊。既知“岩不可攀”,又何必“摧眉折腰事权贵”而“不得开心颜”!虽说去国本非所愿,远离红尘也有一丝无奈,但这些却成就了李白一种更可敬的超脱与放达。若不是这一段被迫的漂泊,李白的醉与狂便不会这样淋漓地彰显。漂泊中,李白走向极致,走向辉煌,也装点了盛唐的诗坛。

  其实,每个人都注定要一生漂泊,只不过漂泊的方式不同而已。对此,又何必苛求。漂泊中的归路,在路上。

  简短的经典美文篇三:残荷听月

  暮色四合,流水溅花,夜色从潺潺的水面浮起,徜徉于曲径之上,淡淡的玉盘挥撒着风韵,从树缝里筛下片片舟楫,随风舞动,独然而立,归鸟的柔柔呓语在触手可及的星空传递,一带残荷,凝结着浅浅的月色。

  凉意渐深,黯月斜挂,通透着清幽的气息,浅吟低唱而行迹肆恣,晃忽间轻舟已过,层层月光铺在水流之上,遥不可知的密林深处传出声声清啸,流露着不可企及的苍茫,是谁,感伤于这清辉幽映的月夜。

  一股暗香若有若无的飘至,于舟头把酒,御水临风,恍若月落清酒,赋醉者之回首,幡然醒司,香——自心出。

  两岸古木在风中低语,道不尽“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怕也只有那破败的荷叶方能懂得那些“莫柔弱于水”的倾诉,风乍起,树影摇曳,落木缤纷,如镜的江面泛起层层涟漪,远远开散而去,似在寻觅远方的归宿,斑驳的树影刀光剑影般交错着、重叠着,如观流水般地思忆着往事,思忆着逝去的年华。

  一江水,是身佩兰草的屈子的眼泪,是风波长逝的岳家的忠魂,是壮心不已的夜澜风雨,是遗恨五丈原的出师未捷。思絮,不知从何时起,终于何时了,轻波却依旧……

  不禁长吟,“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落认家。”流浪,似片片离木的枯叶,随波逐流,任风起雨落,亦或天高云淡,白驹过隙间已飞下千尺,遥望远方的未知,愈走脚步愈沉,最终无法再抬起,是的,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可是流水不复,一片落叶亦使沧海桑田,那破败的荷叶是否也是为了寻根呢?寻根,应是一种遥远的追溯,它需要耐心,需要时间的洗涤,更需要一颗虔诚的心,寻根的结果故然撼人心神,而重要的应是它的历程,那是对先人的渴盼与追求,如今夜的月,虽黯淡却迷人。

  这片江已不知送走了多少断魂客,那轮月又摧下了几度相思泪,如果荷叶有情,它又怎忍零落呢,零落,是因月夜,因刻骨的相思摧人老去,而通灵的叶,亦应感受到来自远方的呼唤,她唤它归来,她唤它孤独的魂,千百年来不知已有几多嗟叹。

  听着月光倾泻面下,打破宁静的夜空,打破微波粼粼的江水,打破片片荷叶,只留下清酒,依旧漂散……


热门文章
瑞文网 ruiwe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