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洛中盱江肝江八贤》原文赏析及译文

古籍 时间:2019-03-2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古籍】

  洛中盱江肝江八贤

  司马温公《序赙礼》,书闾阎之善者五人,吕南公作《不欺述》,书三人,皆以卑微不见于史氏。予顷修国史,将以缀于孝行传而不果成,聊纪之于此。

  温公所书皆陕州夏县人。曰医刘太,居亲丧,不饮酒食肉终三年,以为今世士大夫所难能。其弟永一,尤孝友廉谨。夏县有水灾,民溺死者以百数,永一执竿立门首,他人物流入门者,辄擿出之。有僧寓钱数万于其室而死,永一诣县自陈,请以钱归其子弟。乡人负债不偿者,毁其券。曰周文粲,其兄嗜酒,仰弟为生,兄或时酗殴粲,邻人不平而唁之,粲怒曰:“兄未尝殴我,汝何离间吾兄弟也!”曰苏庆文者,事继母以孝闻,常语其妇曰:“汝事吾母小不谨,必逐汝!”继母少寡而无子,由是安其室终身。曰台亨者,善画,朝廷修景灵宫,调天下画工诣京师,事毕,诏选试其优者,留翰林授官禄,亨名第一。以父老固辞。归养于田里。

  南公所书皆建昌南城人。曰陈策,尝买骡,得不可被鞍者,不忍移之他人,命养于野庐,俟其自毙。其子与猾驵①计,因经过官人丧马,即磨破骡背,以炫贾之。既售矣,策闻,自追及,告以不堪。官人疑策爱也,秘之。策请试以鞍,亢亢终日不得被,始谢还焉。有人从策买银器若罗绮者,策不与罗绮。其人曰:“向见君帑②有之,今何靳③?”策曰:“然,有质钱而没者,岁月已久,丝力糜脆不任用,闻公欲以嫁女,安可以此物病公哉!”取所当与银器投炽炭中,曰:“吾恐受质人或得银之非真者,故为公验之。”曰危整者,买鲍鱼,其驵舞秤权阴厚整。鱼人去,身留整傍,请曰:“公买止五斤,已为公密倍入之,愿畀我酒。”整大惊,追鱼人数里返之,酬以直。又饮驵醇酒,曰:“汝所欲酒而已,何欺寒人为?”曰曾叔卿者,买陶器欲转易于北方,而不果行。有人从之并售者,叔卿与之,已纳价,犹问曰:“今以是何之?”其人对:“欲效公前谋耳。”叔卿曰:“不可,吾缘北方新有灾荒,是故不以行,今岂宜不告以误君乎?”遂不复售。而叔卿家苦贫,妻子饥寒不恤也。

  鸣呼,此八人者贤乎哉!

  (宋 · 洪迈《容斋随笔 · 卷七》)

  注:①驵:zǎng,市场经纪人。②帑:tǎng,库房。③靳:吝啬。

  9.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永一诣县自陈诣:到

  B.其兄嗜酒,仰弟为生仰:依靠

  C.有质钱而没者没:没有,无

  D.其驵舞秤权阴厚整厚:给……好处

  10.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将以缀于孝行传而不果成若亡郑而有益于君

  B.民溺死者以百数 作《师说》以贻之

  C.因经过官人丧马 因宾客至相如门

  D.何欺寒人为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

  11.以下六句话分别编成四组,全部体现诚实不欺的一组是

  ①永一诣县自陈,请以钱归其子弟②以父老固辞,归养于田里

  ③策闻,自追及,告以不堪④亢亢终日不得被,始谢还焉

  ⑤追鱼人数里返之,酬以直⑥今岂宜不告以误君乎?

  A.①②⑤B.③④⑤C.①③⑤ D.②④⑥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刘永一不贪钱财,主动到县里说明死去的僧人在他家寄存了数万钱币的情况,并请求把钱币归还给僧人的子弟们,还毁掉了借债不还的乡人的借契。

  B.台亨擅长绘画,参加了景灵宫的修建工作。在朝廷选拔考试中名列第一,但他淡泊名利,不为官禄所动,以归养老父为托辞拒绝了朝廷任用。

  C.曾叔卿买了陶器想贩卖到北方,因北方发生灾荒没有成行。在了解到买陶器者的意图后,主动说明情况,不再卖出,家境贫苦、妻儿饥寒也不顾惜。

  D.作者主要通过对八贤言行的描述来体现他们“有善行、不欺骗”的贤德,没有作过多评论,结句画龙点睛,对其品行高度赞美。

  四、(24 分)

  13.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加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 分)

  (l)汝事吾母小不谨,必逐汝!(3 分)

  (2)闻公欲以嫁女,安可以此物病公哉!(3 分)

  (3)公买止五斤,已为公密倍入之,愿畀我酒。(4 分)

  参考答案

  9. C (没:同“殁”,死亡)

  10. D ( D 均为语气副词,用在句末表疑问。A 均为连词,前一个表转折,后一个表顺承。B 前一个是介词,相当于“用”;后一个是连词,相当于“来”。C 均为介词,前者为“趁”,后者为“经由”)

  11. C (②④并非体现诚实不欺)

  12. B (“托辞”错)

  13.(1)你侍奉我的母亲如果稍有不敬(不谨慎),我一定会赶走(休了)你!(“事”、“逐”、补出第二分句的主语各1 分)

  (2)听说你想要用这东西来嫁女儿,我怎么可以用这样的东西来坑害你呢?( “安”、“可以”、“病”,各l 分)

  (3)您仅仅买五斤,我己经为您偷偷地加倍称了,希望您给我酒吃(请我喝酒)。( “止”、“密”、“愿”、“界”各l 分)

  (译文语言不通顺者酌情扣分)

  参考译文:

  司马温公的《序赙礼》,记载了五个有善行的平民,吕南公写《不欺述》,记载了三个人,他们都因身份卑微,没有被正史记录。我不久以前撰修国史,想把他们写进孝行传却没有成功,暂且记在这里。

  司马温公所记的都是陕州夏县人。一个是医生刘太,在守丧期内,不喝酒吃肉满三年。(我)认为这是当今士大夫们难以做到的。他的弟弟刘永一,尤其孝敬父母,与朋友交好,清廉谨慎。夏县遭遇水灾,淹死的老百挂数以百计,永一手执一竹竿站在门口,别人的东西流进门口,就用竹竿推出去。有一个僧人在他家寄存了数万钱币,僧人死后,永一到县里,主动说明情况,请求把钱币归还给僧人的子弟们。乡人借了债不还的,就把借契毁掉。一个叫是周文粲,他的哥哥嗜酒,依靠弟弟为生,哥哥有时喝醉酒后殴打他,邻人愤愤不平,来安慰周文粲,周文粲愤怒地说:“我哥哥未曾打我,你们为什么要离间我们的兄弟关系呢?”一个叫苏庆文,侍奉继母以孝顺闻名,常常对他的妻子说:“你侍奉我的母亲如果稍有不敬(不谨慎),我一定赶走(休了)你!”继母年轻时就守了寡,没有子女,从此苏庆文让她在自己家中安度余生。第五个叫台亨,擅长绘画,朝廷修建景灵宫,调天下的画工到京城,工程结束后,皇帝下诏选试,优秀者留任翰林,授予官职赐给俸禄,台亨名列第一。但他因为父亲年老,坚决拒绝,归家耕种,赡养老人。

  吕南会写的都是建昌南城人。一个叫陈策,曾经买骡子,买到一头不能加鞍使用的,不忍心把它转卖给别人,就让人养在野外的草房里,等着它自己死掉。陈策的儿子与狡猾的经纪人商量,趁着经过这里的官人死了马,就磨破了骡子脊背,来炫耀这骡子能驮东西而卖它。骡子已经卖出去了,陈策听说了,亲自去追上了那个官人,把骡子不能加鞍使用的事告诉他。那个官人怀疑陈策舍不得卖这个骡子,就把骡子藏起来。陈策请求用鞍子试一试,骡子的脊骨高高的,一整天都不能加上鞍子,官人这才感谢陈策,把骡子退给了他。有一个人到陈策这里来买银器和罗绮,陈策不卖给他罗绮。那个人说:“先前还看见你的库房里有罗绮,现在为什么吝啬不卖呢?”陈策说:“库房里是有,有个人拿罗绮抵押借钱后死了,这罗绮放置的时间很久了,丝力碎脆不耐用,听说您想用罗绮嫁女儿,怎么能够用这种东西坑害您呢!”陈策拿来可以卖给他的银器,放进很旺的炭火中,他说:“我恐怕抵押这个东西的人可能得到的不是真的银器,所以为您验一验它。”第二个叫危整,他买鲍鱼时,那个市场经纪人玩弄秤锤,暗中多给危整称鲍鱼。卖鲍鱼的人离开,他自己留在危整身边,请求说:“您仅仅买五斤,我已经为您偷偷地加倍称了,希望您给我酒吃。”危整一听很吃惊,追赶卖鲍鱼的人(出去)几里地,让他回来,把多得的鲍鱼的钱付给了他。危整又请那个市场经纪人喝好酒,说:“你只是想要点酒罢了,为什么要欺骗贫穷的人呢?”第三个叫曾叔卿,他买了一批陶器,想要转卖到北方去,可是没有成行。有人到曾叔卿那里要求把陶器一并卖给他,曾叔卿把陶器交给他,已经收了钱,仍然问道:“现在把这些东西卖到哪里去呢?”那个人说:“我想要效仿您先前的打算。”曾叔卿说:“不行,因为北方刚发生灾荒,因此没有前往,现在难道应该不告知您,使您受害吗?”于是不再卖陶器给那个人。其实,曾叔卿家里很贫苦,妻子儿女受饥寒,他也不顾惜。

  啊,这八个人真是有贤德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