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天可必乎贤者不必贵仁者不必寿》阅读答案及翻译

阅读答案 时间:2018-09-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阅读答案】

  三槐堂铭

  【宋】

  苏轼

  天可必①乎?贤者不必贵,仁者不必寿。天不可必乎?仁者必有后。二者将安取衷哉?吾闻之申包胥曰:“人定者胜天,天定亦能胜人。”世之论天者,皆不待其定而求之,故以天为茫茫。善者以怠,恶者以肆。盗跖之寿,孔、颜之厄,此皆天之未定者也。松柏生于山林,其始也,困于蓬蒿,厄于牛羊;而其终也,贯四时、阅千岁而不改者,其天定也。善恶之报,至于子孙,则其定也久矣。吾以所见所闻考之,而其可必也审矣。

  国之将兴,必有世德之臣,厚施而不食其报,然后其子孙能与守文太平之主、共天下之福。故兵部侍郎晋国王公②,显于汉、周之际,历事太祖、太宗,文武忠孝,天下望以为相,而公卒以直道不容于时。盖尝手植三槐于庭,曰:“吾子孙必有为三公者。”已而其子魏国文正公,相真宗皇帝于景德、祥符之间,朝廷清明,天下无事之时,享其福禄荣名者十有八年。今夫寓物于人,明日而取之,有得有否;而晋公修德于身,责报于天,取必于数十年之后,如持左契③,交手相付。吾是以知天之果可必也。

  吾不及见魏公,而见其子懿敏公,以直谏事仁宗皇帝,出入侍从将帅三十馀年,位不满其德。天将复兴王氏也欤!何其子孙之多贤也?世有以晋公比李栖筠者,其雄才直气,真不相上下。而栖筠之子吉甫,其孙德裕,功名富贵,略与王氏等;而忠恕仁厚,不及魏公父子。由此观之,王氏之福盖未艾也。

  懿敏公之子巩与吾游,好德而文,以世其家,吾以是铭之。铭曰:

  “呜呼休哉!魏公之业,与槐俱萌;封植之勤,必世乃成。既相真宗,四方砥平。归视其家,槐阴满庭。吾侪小人,朝不及夕,相时射利,皇恤厥德?庶几侥幸,不种而获。不有君子,其何能国?王城之东,晋公所庐;郁郁三槐,惟德之符。呜呼休哉!

  【注释】①必:必然的意志。②王公:指王佑。③左契:古代契约分为左右两片,左契凭以索债。

题目:

  9.下列各句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二者将安取衷哉?

  衷:恰当

  B.而其可必也审矣。

  审:详细

  C.相时射利,皇恤厥德。

  皇:同“遑”,闲暇

  D.铭曰:呜呼休哉!

  休:美好

  10.全都表现作者“善恶有报”天命观的一组是

  ①贤者不必贵,仁者不必寿。 ②已而其子魏国文正公……享其福禄荣名者十有八年。

  ③今夫寓物于人,明日而取之,有得有否。④懿敏公之子……好德而文,以世其家。

  ⑤王城之东,晋公所序,郁郁三槐,惟德之符。

  A.①②④

  B.②③④

  C.②④⑤

  D.③④⑤

  11.下列叙述不符合原文的一项是

  A.文章借写王祐仁德厚施福延子孙表达了善恶有报的天命观,表达了种槐种德、惩恶扬善的意愿。

  B.作者认为,人们观察天道往往没有长远的眼光,看不出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因此善良的人倦怠,邪恶的人放肆。

  C.为了进一步突出王祐的勋业,作者以李栖筠、李吉甫、李德裕祖孙功名富贵正面映衬,而以“吾侪小人”反面映衬。

  D.文章叙议结合,第一段以议论开篇,中间三段记叙,最后以铭文作结。

  12.请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线的语句翻译成现代汉语。(9分)

  (1)松柏生于山林,其始也,困于蓬蒿,厄于牛羊。(3分)

  (2)由此观之,王氏之福,盖未艾也。(3分)

  (3)王城之东,晋公所庐;郁郁三槐,惟德之符。(3分)

  参考答案

  9. B(审:清楚)

  10.C(①是议论天意不定的 ③是以“寓物于人”与“修德于身”相比说明“修德于身”必有回报。)

  11.D(文章第一、二段都为议论,第三、四段记中有议,第五段作结)

  12.翻译①松柏生长于山林之中,生长之初,被蓬蒿围困,被牛羊践踏。(得分点:“厄”及被动用法各1分,句子顺1分)

  ②由此可以看出,王氏的福分,大概还没有止息。(得分点:“盖”得1分,“艾”得1分,句子通顺得1分)

  ③京城的东面,晋公所建造的房屋,三棵槐树郁郁葱葱,象征着王家的仁德。(得分点:“所庐”1分,“惟…之”倒装1分,语句通顺1分)

  参考译文:

  上天一定会展现他的意志吗?但是贤能的人不一定富贵,仁爱的人却不一定长寿。难道上天不一定会展现他的意志吗?但是仁爱的人一定有好的后代。这两种情况那一种说法恰当呢?我听说包申胥说过:“人的意志可以胜过天,天的意志也能胜过人为的努力。”世上议论天道的人,都不等天的意志完全表现出来就去责求它,因此认为天是不可捉摸的。善良的人因此而倦怠,邪恶的人因此而放肆。盗跖可以长寿,孔子、颜回却遭受困厄,这都是上天还没有表现出他的意志来的缘故。松柏生长在山林中,开始时,被蓬蒿围困,遭牛羊践踏,但最终经过四季而长青,历经千年而不凋零,这就是天的意志。对人的善恶报应,有的要到子孙后代才表现出来,天的意志可以说是由来久远的。我根据所见所闻的事实考察,天是有必然的意志,这是明白无疑的。

  国家将要兴盛,必然会有世代积德的大臣,他们大量行善施德却没有得到善报,但此后他的子孙却能够与遵守祖宗法度的太平盛世的君主,共同享受天下的福禄。已故兵部侍郎晋国公王佑,在后汉后周期间就已名声显扬,先后侍奉过太祖、太宗两朝,能文能武,忠孝品德高尚,天下人都希望他能出任宰相,但是最终由于他性情正直而不为当世所容。他曾经亲手在庭院种了三棵槐树,说:“我的子孙将来一定有位列三公的。”后来他的儿子魏国文正公果然在宋真宗景德、祥符年间当了宰相,那时正值朝廷政治清明,天下太平无事,享受了荣华富贵十八年。今天把东西存在别人家中,第二天去取,有可能取到,也有可能取不到。而晋公自身修养德行,希望能得到上天的回报。几十年后他得到了上天的回报,就象手持契约,亲手交割一样。我因此知道天确实可以说有必然的意志。

  我没有赶上看到魏国公,却见到了他的儿子懿敏公。他事奉仁宗皇帝时直言敢谏,出外带兵、入内侍从三十多年,这种爵位还不足以和他的德行相称。是上天要使王氏重新兴盛吗?为什么他的子孙有这么多贤能之士呢?世人有将晋国公与李栖筠相比的,他们杰出的才能、正直的气质确实不相上下。而李栖筠之子李吉甫,孙子李德裕,享有的功名富贵和王氏差不多,但在忠信仁厚方面,却赶不上魏国公父子。由此看来,王氏的福分大概还没有完结(止息)吧。

  懿敏公的儿子王巩和我有交往,他崇尚道德而又善作文章,来继承他的家风,我因此作铭来记叙这些事。铭文是:

  啊,多么美好!魏国公的功业,和槐树一起萌生。辛勤地培植,必定经过一代才能长成。辅佐真宗,天下安宁。回到家中一看,槐树掩映庭院。我们这些普通人,早晨不考虑晚上,只要有好时机,就会追求名利,哪里还有时间修养自己的道德!只希望有侥幸的运气,不种植就能收获。如果没有那些君子,国家怎么成为国家?京城的东面,是晋国公居住的地方,郁郁葱葱的三棵槐树,是王家德行的标志。啊,多么美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