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村庄七月令散文

散文 时间:2020-07-04 我要投稿

村庄七月令散文

  “立夏,四月节,立字解见春(立春)。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村庄七月令散文,希望你们喜欢。

村庄七月令散文

  村庄七月令散文1

  【杏子树】

  三十年前,爹栽了杏子树。

  桃三杏四果五年,小杏树刚刚越过墙头,就开起粉色的花朵来,艳艳地,不是太多。第二年,密密地开了一树,就结起杏子来。收麦子的时候,杏子就熟了。得空,我们总往园子跑。仰着脖子,咽着口水看树上的杏子。看着看着,杏子咚的落下一个,砸在头上。捡起来放在嘴里,一包蜜一样甜的水,还没来得及吸,就流进了肚子。

  吃了几天,渐渐地腻了,一任金黄的蜜杏落了一地。天热,人忙,顾不上去捡,就一颗一颗烂在地里。忙的蜜蜂、苍蝇各种虫子飞来一地,蚂蚁也忙忙碌碌把一些杏蜜抬去。

  奶奶抽空提着草筐子去捡。捡回来的杏儿,剖出杏核,晒在窗台上。晒干了,砸了杏仁,爹药铺里用。杏肉晾在铁筛子里,晾杏干。

  到了冬天,奶奶神秘地拿出一个布袋子,把手伸里面半天不出来。我们眼巴巴等着。打开一着,不是一把咯嘣嘣响的南瓜子,就是一把酸杏皮,咬一口,牙都酸倒了。总是很奇怪,明明晾的甜杏干,怎么又变成了酸的。就像奶奶用麸子压醋,那麦草捂住的芨芨草背斗里,麸子与煮麦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十天半月,一股清清的醋水就从背斗底下流了出来。

  村子口,也有一个棵老杏树。包产到户时,它长在张姓人家门口,就分给了张家。但一结上杏子,管它是张家的,还是王家的,谁见了都随手摘几个。等到杏子熟透了,某一天,一场麦风,摇落一地,全村的人吃个够。

  如今,奶奶走了,爹也走了,村子里的许多人都走了。那棵杏子树老了,村子更老了。

  【麦黄黄】

  杏儿黄的时候,麦子也黄了。

  地头上,向日葵正举着一朵大花微笑。花盘藏在苞谷杆的夹缝里,拧着脖子追太阳。这朵痴情的大花,内心里,一定是蕴藏着极大热情的。每天早晨,太阳升起,它就仰起头来看着太阳,慢慢地追着太阳扭脖子。到了晚上,它又慢慢地扭过头来。

  花盘里的葵花籽,一日日地饱满起来。一顶一顶棕色的小帽子,悄悄地变得坚硬起来。有一天,葵花籽熟了,小帽子就脱掉了。花瓣早干了,成了风中的故事

  大朵大朵的蜀葵,在烈烈地开。小镇上,地头上,沟渠也,人家的房前屋后,都有她们艳俗的影子。站在道路二旁的蜀葵。像极了一群热情到极致的女子。哗啦啦笑着,不管不顾,只把自己笑待乱颤。令人想起古代战场上那些列队的红颜,嘻嘻哈哈,但号令一响,立刻纵马上前,毫不含糊。

  打碗碗花已开到了极致。触目处,到处都是她们的影子。粉的粉着,红的红着,想怎么漫延就怎么漫延,甚至还缠到了麦杆上。麦杆儿黄,草叶儿绿,还有几朵粉的白的花。蝴蝶看见了,诗意地飞走了。蜜蜂来过,又飞走了。

  麦穗低下去的头,又昂起来了。麦粒饱胀,麦芒锋利。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麦收时节来了。

  风把这些信息,带到远方的城市里。出门打工的人,就回来了。

  【草意思】

  麦子收割的时候,草们,也进入了最葳蕤的季节。

  草木深深,大概是指这时节的事吧。

  草在最深情地舒展着自己。所有能生长的地方,都弥漫着她们的影子。冰草,茂盛而丰美。草茎富含液汁,是这个季节牛羊最喜欢的饲草。她们丰饶地长在田埂上,相互拼比,把一道一道的地埂遮得严严实实。有勤劳的农人,每天背了草镰在地上割草。牛羊吃不了,就在家里贮起来。小山一样的青草垛,日子里的殷实。

  苜蓿草长得比人都高。紫色的花朵,散发着某种迷人的香气。小紫蝴蝶,靜静的停在花瓣上。在和花低语,或与风恋爱。三五只蜜蜂,笨头笨脑飞过来,只在枝头停一下,又飞走了。有时,野鸡会把蛋下在草丛中。有人路过,惊叫着飞起。若是已孵出了孩子,除非你真的看到要抓它。否则,它是不会轻易走的。

  野蒿子也长成了阵势。那块地,曾是村里最肥沃的耕地。一条高速公路的.通过,让土地变得零落。千百年来,它们早已习惯了农人的精耕细作。如今被荒弃,只能生长出无人理会的荒草。

  新开的沟渠边,苦苣苣长成了一大片。叶片肥大,丰厚。若是早年,有农人赶了羊来放牧,羊会吃光所有的草。如今禁牧,牛羊都圈在暖棚里,草肆意生长。

  废弃的老院子里,白茅草乘虚而入,气势汹汹,登堂入庭。老厨房的锅台上,一棵狗尾巴草,风情妖娆。

  人走了,草就成了村子的主人。

  【鸟唧唧】

  大雨后,鸟儿们又飞上了天空。

  鸽子和斑鸠子飞的比较高。鸽子有时落在树梢上,有时蹲在屋檐下。斑鸠子和喜鹊喜欢挂在电线绳子上,鸟儿一飞,电线绳子一悠一晃,秋千架子一样。

  喜鹊的窝,在夏天的时候藏在深深的树枝里。不过,这时候都不在窝里,它们搭窝的时候,是想育小喜鹊了。冬天的时候,喜鹊的窝挂在树梢上,简直像另外一些住在树上的村子。远行在外的人,看到树梢上的喜鹊窝,就想到了离树不远的家和家里的孩子们。

  麻雀们不知忧伤,即使在最冷的季节里也唧唧喳,缩着脖子回忆盛夏里的往事。此时,它们横行四野。饱满的麦粒和肥大的虫子,吃得它们肠滚肚圆。它们有时忙碌,有时无聊。忙碌时,四处奔波;无聊时,相互追逐嬉戏。早晨,太阳还未升起,它们就在树梢上啼叫。夜晚,太阳一落,就没有了声息。

  啄木鸟忙得脚不着地。有时对对翻飞,大概是想起了恋爱的往事。它们在树上行走,样子好像一个高水平的滑冰手,一路溜着上了树梢。夏天的杨树上,有一种又胖又大的绿色树虫子,它的头上,赫然竖着一对角,人们叫它天牛,不知道啄木鸟看到看不到。

  田野里,老人们是一群追逐夕阳的鸟儿,佝偻的身影在忙碌生存或是生活的事。

  村庄七月令散文2

  走进“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的意境里。夏如约而来,此时阳光像谁添了柴火般,蒸腾的地气与在田间浮动的热气混合成令人燥动不安的暑气,湛蓝的天空上偶尔飘过片片白云,喜得家燕不住地叫欢。在耀眼的阳光下,麦子将冬日里饱受的寒霜,毫不犹豫地趁着亮亮的雨点纷纷扬扬地翘立在刚刚萌动的麦穗上,青黄搀杂着青绿,仿佛麦子就在等这一天成熟似的,白色的麦浆就从今天开始转成麦面似的。

  油菜花儿谢了,在这个节令里伫立着,是怨恨春风夺去了它风采,还是叹息亮亮的雨点剥去它青春的黄裙?此刻,仿佛一切都在等待,等待把自己的全部心思与精力聚在芒种的镰刃上,捕捉着农人们丰收的喜讯。

  已经寸把来长的秧苗催促着农家急急地收割着成熟的大麦和油菜。黄得早的油菜开始拔了,小麦浆正灌得欢着,离收割它的日子已不远了,裹夹在麦田里的大麦黄了,好在种植的面积不大,要不了几个工完成就能全部完成,“能插满月秧,不薅满月草”,这时农家感觉在和时节赛跑,惊得水渠里的青蛙“扑腾、扑腾”地直跳,吓得布谷鸟在麦田上空不停地盘旋着。

  因为每天的忙碌,所以父母亲不太关心立夏这个节气,而爷爷奶奶却对之情有独钟,在繁忙的农事间隙,爷爷他朝歪勃树上一抛大绳,取来全村公认的标准秤往绳上一扣,再找来笆斗一系,把他的孙辈们一一地召来,往笆斗一抱,秤了起来,用奶奶的话说,秤不能往里抹,奶奶着望着她的孩子们一个个重量增加,咧着老嘴直往孩子们胸前挂鸡蛋。俗话说:“立夏吃了蛋,热天不疰夏”。相传很早以前,女娲娘娘传话百姓:立夏之日,小孩子胸前挂上煮熟的鸡鸭鹅蛋,可避疰夏之疫。不知是真是假,反正爷爷奶奶在世的时候总是在这天上午要把这些事儿做掉,而我们接过奶奶煮好鸡蛋后,很快三五成群,互相以蛋撞击,做起不碎者为赢的碰蛋游戏来。

  奶奶这时候还喜欢把蚕豆宝宝用针线串起来,长的是项链,短的是手镯。放在饭锅里煮。饭熟了,挑出来,冷透,让孩子们带到学校去,孩子们将玛瑙翡翠般地绿色食品挂在脖子上,绕在手腕上,想吃,摘一颗放嘴里解馋,饿了,塞一段嘴里,一边拖进去,另一边吐出细细的棉线,又能玩,又能吃。

  做完了这些要紧的事,老人们也是不能闲下来的,“立夏十天遍地黄。”过不了多久拔下的'菜子被揉下籽后,菜籽秸散落在塥帮上,还有那些快成熟的小麦也是散着是搬不回家的,都要用要子捆回来。这时爷爷奶奶从稻草垛上拉出几捆稻草来,到码头上把草往水里一摁,水湿湿地,原本风干了一冬的稻草就像喝了酒的人一样,软绵绵的,然后拿起头两根草两手一分,左右绕着圈儿上劲.......随着草变成要子,肚子也打得咕噜叫了起来了。

  村巷里传来童稚的“莫道莺花抛白发,且将蚕豆伴青梅……”吟诵的声音,让人想起田野里寂寞的蚕豆花,蚕豆花不与油菜花比艳,悄悄地来,偷偷地开,缓缓地去,羞怯怯地睁开了小眼睛凝望着这个世界,在热闹的人生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坚守着自己对农人的承诺,直到蚕豆弯刀似豆壳变黑变得老时,上面的花还在睁大眼睛撒着娇呢,此刻的蚕豆像孕妇隆起腰身的豆荚里裹满脆嫩的米粒,很低调地结着果实。这时候放学晚归的孩子早就瞄准了,仨俩个一起沿着回家的路开始扫荡起来,青青的豆荚手指一捏,硬鼓鼓的,心里特别地美滋滋,然后用拇指、食指、中指夹住,食指往里一勾,“咯吱”一声,荚裂开,豆子就落进了手心,青蚕豆酥酥的。没几次上学路边上的蚕豆被孩子们偷吃了差不多了,一些小气的人家会吵到学校里去,老师让我们男学生站起来把手一伸,立马大家都露了馅,手指上的青青涩如铁证般谁也逃不脱,罚抄书是肯定少不了,最怕的是回家接受父亲的巴掌。最狡猾的莫过于庄东头的晓存,他偷摘时,总是在一株上摘一角,让人家感觉不到。

  村庄里的女孩子们就没有男孩子们那么地疯狂,而是随手摘下一角蚕豆,很温柔地剥开蚕豆墨绿的外套,慢慢地取出仍在甜睡的蚕豆宝宝,婆娑了许久,才掀去蚕豆宝宝长着月牙般的黄头发,灵巧地劝出蚕豆瓣,放在鼻下诱了一会儿青气后再丢到嘴里咀嚼着,在那股青气夹杂着点甜味中,她们捡起蚕豆宝宝的内衣套在手指上,套满了就轻轻地在脸上挠动,滑滑爽爽的,舒服死了,有时也和同伴一起相互挠着,那笑声荡漾初夏的日子里。

  村巷边,泡桐花热情地绽放着,清香中略带些淡淡地苦味。这泡桐花却似邻家的女儿三丫头桐花,聪明而美丽。她在永东河边送走了他的坤哥哥,谁知晓,坤哥哥三年后领回一个穿军装的军妹子回来,因为人家的父亲是团长,三丫头默默地看着坤哥,揉了一下发红的眼睛,心甘情愿地嫁给坤哥隔壁的根伙,充当起坤哥孩子的姑姑来,服侍坤哥的二老。有人说三丫头呆!满脸惬意的三丫头却不认为,她生来就是乡村里的疯丫头。疯丫头这些天拣嘴了,想吃个鲫鱼汤,爱逮鱼的根伙到田里一转,拎着用青草串着的几条鲫鱼从村巷子走过,急忙中,被散落在村巷里稻草拌了一下,一个趔趄,手不由自主地一松,原本活蹦蹦的鱼儿挣断了青草,四散一地,惹得村巷里一片欢声。

  “立夏,桌子板凳往外拉。”孩子们晚上放学一回到家,就把门口打扫干净,把桌子搭到门外,等父母姐姐回家吃晚饭乘凉。“开饭喽——”,母亲的一声吆喝,让我们从游戏中回到桌旁,还为父亲斟上一碗新酿的大麦酒,此时拣起一颗新蚕豆,放入嘴里,慢慢的嚼着,蚕豆鲜甜的味道缓缓流入心里,这一刻的情景让人能幸福得涌出泪花来。此时此刻,无论是父亲、母亲,还是兄弟姐妹,每拣起一颗新蚕豆都是对享受自己的果实临近一步。

【村庄七月令散文】相关文章:

1.苹果月令散文

2.葡萄月令散文

3.《礼记·月令》原文

4.礼记月令原文

5.迷失的村庄散文

6.村庄的散文

7.村庄不老散文

8.蛇年的月令婚联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