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心灵的涟漪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8-0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下午下班后,在回家经过楼下的菜市场时,我突然才想起妻子临下班时打电话交待要买菜。

  来到菜市场,我走近一家不大不小的菜摊前,只见一个约四十岁左右的卖菜女摊主忙前忙后,称菜找钱,讨价还价,忙得不可开交。女摊主脸色黝黑,皮肤粗糙,被风吹乱的头发罩住她的眼睛,她时不时地撩拔着散发的刘海,她那黑里透红的脸上充满着忙碌的快乐的笑容,昨一看上去,这女摊主的生意肯定做得风生水起,呼风唤雨的。

  菜摊上五花八门的蔬菜摆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翠绿欲滴的小白菜、白里透红的紫青菜,新鲜耀眼的时令蔬菜,在红色的太阳伞下映照下令人喜爱抢购。买菜的顾客很多,围了一大圈,她老练地称了我挑选好的一把蒜葱和一把小白菜、几只大红椒,然后拉长嗓子,对我说:“两斤八两蒜葱,一斤九两小白菜,一斤半辣椒,总共十六块九角钱!”

  我望着这三种蔬菜发呆:这一点点青菜怎么那么多钱呀?怎么那么贵的青菜?我不禁发问女摊主,女摊主连忙解释说:这菜不算贵,你算算看……女摊主和声细语说,现在市场都涨价了,她算的还是中等价呢,你可以去其他菜摊上问问吧,起码得二十几场呢……听她那么一说,我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自已从来没买过菜,也没去过菜市场,市场价格根本不清楚,怎么凭想像说人家的菜贵呢,想着妻子在家等我买的菜下锅,也就顾不了多少钱了。可当我伸进口袋掏钱时却又呆住了:忘记带钱了,尽管翻遍了整个衣服口袋,只找到了两张揉得皱皱巴巴的两元钱。望着满面春风的女摊主,我尴尬不已,只好厚着脸皮说:“唉,忘带钱包了,只有四块钱。”她打量了我一眼,然后一边给别人看称,一边怀着信任的目光对我说:“欠十一块九,下次给我吧!”女摊主说得很直爽,一种极其信任的口气。递钱给她的瞬间,我真不知如何说好,她竟然那么爽快赊账于我,让我真没想到,女摊主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她,我们只是萍水相逢,她就那么相信我这个陌生人,就凭这一眼的感觉,她就那么的信任我,可以看出女摊主的胸怀是如此的大度和宽容,想想到刚才嫌弃女摊主的菜价高说话的情形,我却无地自容。

  第二天早上,我骑摩托车去上班,特地拐进过小街的菜市场,把车停在女摊主的菜摊旁,我要还给她那十一块九毛钱。女摊主的生意依然那么红火,菜摊前有低头挑选蔬菜的顾客,又有付钱的,女摊主依然忙得不奕乐乎。我挤上前去,拿着钱,轻声对她说:“老板,还给您钱。”也许人多,我说话的声音太小了,女摊主根本就没听见。旁边买菜的一位男子听到我的话,却大声对她叫喊:“老板,给钱都不要啊?!”女摊主这才转过身来,望了望我,看看我手里递给她的钱,有些茫茫然,从她不知所措的表情中明显已看出,她已忘记我了,那十一块九毛钱的事也无从记起。我忙补充说:“对不起,昨天欠你的钱,现在还你……”女摊主这才一笑,一边接过我手里的钱,一边说:“太忙了,你记性真好,谢谢!”这时,我看到女摊主的脸确实黑,但是我感觉她的内心却是憨厚、朴实、亮堂的,特别是对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如此的信任,那是多么诚信的难能可贵啊,此时,我的心激起丝丝微澜。

  那时,我停车的地方恰好是十字路口,加之又是上班的高峰期,路上人多车多、摊商多,人车川流不息、拥挤不堪。我发动摩托车,正要起步,可前面一辆摩托车速度很快冲过来,我凝视对方,没有起步,两车相遇将会不约而同相撞。但对面那骑车的中年人很有礼貌地迅即停下,挥挥手,示意我先走。

  走过十字路口,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望着我笑了笑,很快隐遁在人群中。

  卖菜女摊主的善良,骑车人的容让,激起我心灵的一丝涟漪,很长时间都让我无法平静。

  人们生活在平凡的日子里,每天匆匆忙忙,为了生活东奔西跑,有的人成天在捉摸着怎样对付别人,算计别人,这叫别有用心;有的人时时在谨慎地提防着身边的每一个人,甚至为顶点的小小的个人得失而斤斤计较;有的人为了一已之利益而相互你死我活地纠缠;有的人总是那么生硬地板着一副矜持的面孔,忘记了人情冷暖,世态温情,人情变得薄如蝉翼。

  有时候,承受陌生人的好意,我会备受感激。其实人与社会的诸多联系,常常是与陌生人的交接,而对于这些人,无欲无求,反而能够表现出真正的善意。

  生活原本就是一泓宁静的湖水,正是因为有了人和人之间这么多的信任、宽容、理解、容让的心,才打破了这种平静,哪怕它的力量很小很小,被划破了的水面也会激起细细密密的涟漪,一圈圈荡漾开去……

  我想,只要能激起一个人心灵的那丝涟漪,你就一定久久不能平静,并为之而动容,为之而宽慰。

  我想,只要人人有一点点宽厚的心,那么这个世界就会变得美丽和谐,充满着可亲可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