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家里的娘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1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俺娘今年64岁了,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老很多。她的头发是我看着慢慢变白的,一开始先是两鬓,在后来就是头顶,远看好像落了层雪。

  娘年轻时很不容易,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还要在油灯下给家人做鞋,做了好多双,便用一个布片包起来放着。记得有1次很晚了被娘的咳嗽声吵醒,睁眼看到娘还没睡,便问:娘,你困不,做了这麽多了,睡吧”。

  娘说“你睡吧,你满处跑,穿鞋废,不多做几双,怎够你穿,等你长大了,有人给你做了,娘就可以安心睡了”。

  娘年轻时很爱美,总把头梳的整整齐齐,衣服洗的干干净净,脸上有股好闻的香皂味。她只有赶集,走亲时才拿出1件红衣裳换上。我小时和娘照过1张相,那时娘20几岁,扎着两个长辫子,额前整齐的刘海,娘把脸贴在我的头上,脸上洋溢着笑,而我的眼神有点怯怯的,听娘说第一次照相有点怕哩。

  娘从来见不得我受半点苦。记得小时候淘气,冬天去湾边逮鱼,把手弄湿了,跑回家冻得哇哇大哭,手里还舍不得扔掉那两条鱼。那时家里没钱买渣子点炉子,娘见我冻得直哭,马上聊起棉衣:“傻儿,快把手放上来,娘抓起我的两只小冰块放到她的肚子上,心疼的看着我:“还冷不?以后可别再去逮鱼了,掉到湾里娘可怎么办?”过了一会,我的手暖过来了,娘又问:傻儿,等你长大了,疼娘不?我看着她的眼睛使劲的点了一下头,娘激动的抓住我的手:俺知道俺孩子不会让娘白疼的。”

  记得我第一次去天津打工,娘便很早起来给我做饭,等吃饱饭,去村边等车,娘边走边嘱咐我说:“在外不比在家,要学会照顾自己,别舍不得吃,馋了就花钱买点好吃的,记住了吗?”我点着头,“快回去吧,知道了,娘。”

  娘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哎,光顾说你了,把东西落家了,车反正没来,我去拿,你等我”。等娘手里提着咸鸡蛋小火腿走来时,我已经上了车,在车上看到娘在向我招手,默默地站在村口,那一刻,我知道娘肯定是哭了。

  娘虽然现在我已经为人夫为人父了,而我在你眼中却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你有好吃的,总留给我。

  而我过年过节给你买点吃的东西,你总说:“又乱花钱,过庄稼日子变钱不容易”。我点着头;知道了。记得娘病倒的那一年,正是秋忙季节,村里人人都在拾棉花,娘在家给我看孩子,孩子很淘气,东跑西跑,把娘折腾的够呛,她也许体力不支了,太累了,等我接到电话赶来时,娘已经在地上坐着,闭着眼快休克了。我一把抱起她:“娘啊,你怎么了?”那一刻,我感觉她瘦的只剩皮包骨头了。我把她送到县医院住了几天,医生说:老人得的是心脏衰弱,以后不能累着要注意休息。”

  娘,你哪里知道休息,你一有空闲就为这个家缝补洗涮,你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我,你每天都在辛勤劳作,你常说:“人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劳动,天上不掉馅饼”。

  俺娘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她是个平凡人,已是花甲之年,满头白发。

  我知道,这是为儿女辛劳所致,是岁月沧桑所染,养儿方知父母恩。

  我要孝敬娘,让娘幸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