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满架藤箩筛日月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1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一、

  百无聊赖的时候,看电视剧《故梦》。阐述着一个时代的变迁以及朝代的变更。陈坤的俊脸于眉目间传递着的是一种忧郁,“故梦”——一个远去了的故事

  人或事,经历过的,或远或近都像这剧情的演绎,终究只是空梦一场。

  每日里的夜,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打开电脑,懒懒地回复几个论坛里的贴,笑看着BBS里无数的ID,竭尽所能,你吹我捧、勾勾搭搭、挠首弄姿、风光无限,我嫣然巧笑在其中。

  浏览打开来的网页,信息海量,我无法如海绵去吸纳,楞是感觉无趣。

  每个夜都是有希冀的夜,却又是照例等不来希冀的夜,死一般的沉寂。

  等待无望。对着照射过来的灯光,看自己的十指,细细的手纹隐藏了碎碎的柔和,有银色透在指逢,其中隐匿我此刻的想象。

  想着想着,就感觉有很凉的毒血在血管内弥漫,心尖被想象中的利器狠狠地划了那么几下。

  起身,置入小杯红葡萄酒,纯的,不加雪碧。滑入咽喉里的是一阵苦涩,引起呛咽的咳嗽。

  那瓶未喝完的葡萄酒,此时再加上雪碧饮尽。喜欢上这种滋味,独自品尝,有些晕,晕晕的感觉有时挺好。

  二、

  头有些晕,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咽喉有些痛,肩背有些酸痛,眼皮感觉沉重。

  这些天我都在网上看电视剧,肥皂泡沫剧,冗长,占据的时间可以填塞心里的空洞。

  泡沫剧里的爱情很凄美,我慢慢看着,有心碎的感觉,随着剧情的起伏,我和故事里的人一起流眼泪。

  犯困了。其实每天也是感觉到疲乏,可每每闭上眼睛之后,反而一幕幕的情境出现了,清清楚楚地旋转着。如此的感觉,有时便分不清自己是醒着的还是在躺在梦里了。

  如我有时候醒着时,想着一些事却又像是在梦里一样,分不清。

  知道时光总是一去不复返的,就如经过的人或事,只能在梦里或回想之中轮回。

  我的每一个夜,都有梦不约自来。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我的梦稀奇古怪得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梦境,也只有由它每晚每晚将我肆意折腾了。

  还是有晕的感觉,喝杯花茶吧,将酒醒醒。然后,一切依旧。逛逛网页,看一场好剧,把时间填满。

  三、

  下班回来的路上,看见夕照的绝美,黄昏笼罩在我的身上,长长的路,有我无数的痕辙,徜徉其中。熟悉的物景,偶尔也会有陌生的感觉,路上的行人,或许有一两个曾经和我同行过,但我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他或者她是谁,我知道自己的淡漠,眼睛里的影像多般只是模糊的点点。

  每一次经过这条路,淡视着一路上的风景,脑子里却是无时无刻,古灵精怪着,不经意,会有许多的影像飘浮,摇摇头,也无法将影子摇开左右。

  影子摇不去,日子要继续。白天黑夜地轮值,我诧异它们从来不会倒置。

  又记起某天晨起的仓促。上班之前匆匆打开电脑,空间里有三个回复,其中的“淡然”两字很晃我的眼。

  “淡然”。我读着那些字心里想着“淡然”二字,我能明白它的意思,如果我不能明白它的意思,我也能读懂我心里读它时的感受,这让我瞬间有逃的欲念,我想逃。

  玉垒浮云。也许只有逃得远远,才对得起“淡然”两字吧。

  其实又怎么逃得脱呢,人生本就是入戏出戏的循环往复,无法预见的开始,终究必是戏剧性的结束。然后再进入另一场的开始与结束。

  我害怕,讨厌戏剧,偏偏入戏其中了,这如戏的人生,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剧的角色,任谁也无法逃脱的欢喜劫。

  只是在这戏途之上,感叹也是人的专属。

  我以前总是刻意地计算,那些相聚和别离的分秒,如今时间告诉我,千万要放过那些逝去了的辰光,它们走了就是走了。

  生活在继续,所有的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预设的轨迹。

  我回程的路途,堵车。路上车流人流相互挤兑,立交桥底迎面相遇经年未见的友人,寒喧几句应景,依旧行色匆匆,各走各路,我不曾回头,却听见身后友人轻声的叮咛:“路上小心,车开慢些!”听着那轻轻的声音,我却能感觉话语重重地停在心里。

  四、

  照例到了休息的某天,对我来说是相对忙碌烦琐的一天,我要做着该做的一切事情。

  身子机械地举动着,思绪又总是飘飞着。俗世中的人都有着贪念吧,我也如是,我贪恋某种神秘,也贪恋现时的安静。

  整个上午忙忙碌碌,时间填满的时候,日子是追着日照斜去的。

  午后卧床,窗外蝉鸣恬括,我妥歇竹席,空调温度正合适,眼睛闭上,很快,迷迷糊糊间,我应是入眠了。

  醒来已是下午二点,要去办一件拖了许久的事情,我要到保险公司去一趟。

  起身,出门。驱车很快到达,不料却是有魂无魄一般,竟然忘记带上身份证明,遗憾着只好再牺牲下个休息日了,摇头笑自己很傻很笨,叹自己真是何曾如此?失魂落魄!

  既是事未办成搁浅,逛逛商场,买下蚕丝长裙和牛仔裤裤各一,也是收获一桩。

  回时,天色已晚,晚饭停歇,网页闲逛,情感故事,何其相似。

  《悬崖》已然下载完毕,欲以明天闲观占据时日。

  此时,坐在电脑屏前,打开编辑器,脑子里却蹦出一句话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默念着这句话,想想我是否惹着了何处的尘埃。像是,又像不是,我想我还是稀里糊涂的过吧,这一天天的,日子本该就是这样。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