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山村的古井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1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一

  我的故乡位于辽宁省西北部的一个小山村。山村在连绵起伏的山岗深处,属于干旱贫瘠的地区。村子里的住户并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由于这里偏远闭塞,每一家都不可能有自来水,因此村民们主要靠着从村中的水井挑水来生活。在村东口,有一座打得最深、年代最长久的水井。听村里的老人讲,这座水井是最古老的水井,是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批来这里落户的村民打下的。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座古井,才繁衍了山村里的一代又一代人。虽然后面又陆陆续续打了其他几口比较小的井,但是由于出水少,都渐渐荒废了。可是这座古井依然提供了源源不断并且清澈甘甜的井水,供养着全村人的生活。

  在我童年时代,我们家的用水也都是由这口古井来提供的。那时候,家里有一个用于蓄水的大缸,还有一副扁担和两个水桶。在农忙时节,由于父亲要下地干活,哥哥们还要念书,因此挑水的事情就完全落在母亲的肩上。我那时年纪还小,由母亲带着我。母亲每次去挑水,都会选择井边无人或人少的时候,因为她不想因为等待而浪费时间。每当母亲去挑水时,我都会蹦蹦哒哒地跟在她的身后。古井四周有井台,井台上有一个专门用于提水的辘轳。在母亲将水桶挂在辘轳绳上,并且放入井中时,我都会小心地扒在井台边往下看。井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水桶拍打水面的声音却听得非常真切。我那时非常好奇,有一次问母亲:“妈妈,这井里为什么会有水呢?”这时,母亲一边继续放井绳一边说:“娃,这井里一直都有水,因为它就是出水的。”当时我也没有细想,就高兴地说:“哦,我明白了,原来这井就是出水用的。”直到多年以后,我上了学,并且逐渐学习到不少科学知识,并真正懂得了母亲口中井中“出水”的根源。母亲并没有念过多少书,当然不会懂得很多知识,但是她却用最朴实的理解来解释,这让我当时也很满足了。

  当母亲摇动辘轳,伴随着沉重的吱喳声响,将装满水的水桶往上提时,我总会伸出小手帮母亲一把。因为母亲的身子是瘦弱的,我能看出她提水时很吃力。母亲将水桶提上来后,她都会用手拍拍我的小脑瓜。母亲的意思我懂,那是感谢我的帮助。母亲往家挑水的姿势很美,一根扁担横在肩上,一边一个水桶,走起路来虽然有些晃,但是步履非常稳健,桶里的水也很少能洒出来。我跟在母亲的身后,有时也会模仿母亲的姿势用手比划着,好像我也在挑水一样。那时,我心中的确对挑水感到很新奇,心里总想着能够像母亲一样,也挑一次水。

  后来我长大了,念完小学,上了中学。有一次放暑假在家,父亲和两个哥哥都下地干农活了,我便跟母亲一起去古井挑水。当母亲还像往常一样,将水桶放进井中后,等到要往上提时,我便将母亲握在辘轳的摇把抢了过来,说:“妈,我替你摇吧。”母亲回答我说:“闺女,水桶很沉,妈和你一起摇。”我听了母亲的话,心里竟然有了一丝争强好胜的心态:“不用,我自己能行。”说完就一下一下地摇起辘轳来。母亲说得没有错,这桶水真的很沉。我一开始还能坚持着摇动辘轳,可是越往后越觉得胳膊渐渐酸疼起来,那桶水就像增加了很多重量一样,越来越沉,并让我开始力不从心了。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突然感觉辘轳上就像增加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摇得也越来越轻松起来。原来是母亲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紧紧握在了辘轳的摇把上。母亲用她坚实的力量,替我把这桶水提了上来。

  “闺女,还是妈来吧,这活不是你干的。”母亲说完,很熟练地将另一桶水也打了上来。我看着母亲消瘦但却蕴藏无限力量的身影,心中一阵阵难过。我当时真懊悔自己的无用,不能够替母亲分担。

  当然,在父亲不忙或者是哥哥们有空时,他们都会替母亲去挑水。至于我,由于是他们眼里“永远都长不大”的女孩,因此从来都没有让我打过一次水。即使我有时来了心气,非要去井里挑水时,也总是母亲或者哥哥陪我一起去。当然,主要的提水和挑水的事情也都是由母亲或者哥哥完成的。

  二

  山村的古井提供给居住在这里人们的生命源泉,供他们繁衍生息,世代相传。由于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女人在操持着家务。因此,在村中,随时都能看到挑着扁担和水桶走路的女人身影。我们村子属于干旱的地区,而且古井又是山村非常重要的供水来源,所以人们都非常珍惜和爱护它。村民们从来都不会在井口边洗衣服、洗菜涮碗或者是做其他事情。在村里,即使井口边没有提示,也从来都没有人往井里随便投掷杂物或垃圾,甚至就连村里的小孩都知道要爱护这座古井。我童年的时代,古井里的水都是天然的无污染的水,而且是提上来就可以直接喝的。这井水不但提供给村民日常生活,还被用于浇灌田地和牲口饮水。

  小的时候,我和村里的小伙伴玩时,都是在离古井很远的地方。这一方面是家人担心我们会不小心掉入古井,另一方面怕我们会往井里扔东西。当时,我们也很自觉,每次玩时都离古井远远的。

  可能是受到大人们经常挑水的耳濡目染,有时我们也会玩挑水的游戏。当然,我们不可能真正去井里挑水。我们都是找来一根粗树枝做扁担,然后再找两个小一点的木桶或是铁皮盒做水桶,拴上绳子,然后从家里的水缸中舀一些水,挑在肩上,然后学着大人的姿势来来回回地走,看谁能保证水不洒出来。一开始,我们每一个人都走得晃晃的,小木桶或是铁皮盒也都东倒西歪,甚至绑得不结实,小木桶或是铁皮盒还从树枝上掉下来,那水都洒满了一身。往往这个时候,都会逗得旁观者哈哈大笑。后来,我们逐渐有了经验,既把绳子绑得结实了不少,又掌握了挑水平衡的技巧,这自然也就不会再把水洒出来了。那时,我们每次将水完完全全挑到指定地点时,心中别提有多么开心,就好像我们也能为家中真正挑水了一样。当然,玩归玩,我们的家人还是不放心我们会去古井真正地打水和挑水。

  后来我们逐渐长大,个子也都赶上父母亲那么高了。我昔日的小伙伴中,已经有不少男孩子和一些力气大的女孩子,可以真正为家里去古井打水挑水了。可是,由于我的身体一直比较单薄,再加上父母和哥哥们的疼爱,始终没有让我独立地去挑过一次水。这直到我考入了大学,并最终离开了小山村。

  再后来,村民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家家都可以在自己的小院里钻一口小井,安上一个汲水泵来取水,因此也就不用再去村中的古井挑水了。自然,我们家也不例外。父母小院里的小水井和汲水泵都是哥哥们出钱,找人安装的。村中渐渐少了用扁担挑水的身影,古井边也少了往日打水的热闹场面。尽管古井已经很少有人光顾了,可是它以及辘轳还有井绳依然保留了下来。村民们没有忘记这座古井昔日的养育之恩,还像过去一样爱护它,保护它。古井的井台和辘轳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就像从来没有被荒废一样。

  三

  我大学毕业后,在城里找了一份工作,不久又结了婚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有一次,我带女儿回家乡看望父母。那时,女儿才四五岁的年龄,每一次回去都对家乡所有的事情充满了好奇。女儿天性好动,在家里坐不住,我便常常领她在村中玩。

  那天,我们正好来到这口古井边。女儿以前只是在儿童书中见到过水井,这回亲自看见了,便好奇地扒在井台边往下看。水井下面依然传来了细微的水流声。女儿看了半天黑洞洞的井里,突然扬起小脸,问我:“妈妈,这井里什么也看不着,为什么会有水呢?”我虽然通过多年的学习,已经知道井水的真正来源,但是看着幼小的女儿,一时竟又怕她理解不了,便突然想起当年母亲的话,于是对她说:“这井就是出水的,所以它才能有水。”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我好像明白了,原来这井就是自己就能出水的,这也太神奇了。”女儿随后又歪着头问我:“妈妈,我看姥姥家,还有村里许多人家的院子里都已经可以自己打水了,那还要这口井干什么?”我拍拍她的小脑瓜说:“这井是村里最古老的井,留着是有用的。因为在妈妈小的时候,就是吃这古井里的水长大的,不光是妈妈,姥姥、姥爷还有舅舅以及村里很多人都是吃这井里的水长大的。大家想着它的好,就要留着它了。”

  女儿听后,天真地拍手说:“哦,这口古井真好!以后我长大了,也要留着它。”可能是这座古井激起了女儿的童真,她又高兴地对我说:“妈妈,我也想打一次水,好吗?”我犹豫地说:“妈妈没有带水桶,怎么打呢?”女儿建议说:“我们可以到姥姥家把我装沙子玩的那个塑料桶取来。”我不忍心让女儿扫兴,就同意地说:“嗯,好吧。那我们就回姥姥家取吧。”能让自己的女儿高兴,我这个母亲也就高兴了。

  很快,洗干净的塑料桶取来了。我把塑料桶紧紧绑在井绳上,然后帮着女儿摇着辘轳。女儿看着小塑料桶慢慢沉入井中,脸上全都是兴奋的表情。

  “太好了,我也可以挑水了!”女儿激动地叫道。

  等到塑料桶装满了水,我们便将它往上提。这时,我和女儿使劲地摇着辘轳摇把。女儿可开心了,小脸高兴得就像绽放的一朵鲜花似的。很快,塑料桶便被提了上来。女儿看着塑料桶中清澈的井水,问我:“妈妈,这水真清呀!能喝吗?”我回答说:“当然能喝了。以前,在妈妈小的时候,就直接喝过这井里的水。”其实,这古井里的水真能喝,不光是我喝过,村里所有人都喝过。

  我当着女儿的面喝了一口。

  “那我也尝一下。”女儿看我喝了,也用小嘴品尝了一小口井水,随后赞叹说:“啊,真凉!不过,确实好喝!”由于女儿从来都没有喝过家乡的井水,我担心女儿喝完会水土不服,闹肚子,因此就没有让女儿继续喝这井水。

  女儿顺从地答应了。她又和我陆陆续续玩了几次井里打水的游戏,直到我看到自家的炊烟升起,这才拉着她回去了。

  在路上,女儿问我:“妈妈,你小时候挑过水吗?”

  “妈妈没挑过水,可是你的姥姥、姥爷和舅舅们都挑过水。”我一边回答女儿,一边思绪不由得飞回到了从前。往昔那一幅幅画面,不停地在我的眼前闪过,有热闹的井台,有辘轳的声响,有孩提时的游戏,当然还有母亲挑水的身影……

  四

  山村的古井,就像一位慈祥而伟大的母亲,永远都疼爱着如同她的孩子般的村民。古井的水,就像母亲甜美的乳汁一样,哺育着扎根在这里的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她爱这里的人们,这里的人们也爱着她。村民们保留下她,并且精心爱护她,就是要保存这一份怀念和感恩。

  山村的古井,和附近山岗上的土地一样,都在村民心中承载着沉甸甸的分量。她不但养育了生长在这一方水土的人们,还浇灌着这里的庄稼和其他农作物。她用博大的胸怀,始终如一地向这里的人们奉献着如同清泉般的甘霖,让人感受到她的慷慨和无私。她就像根植在山村人心中永不磨灭的丰碑一样雄伟屹立,因为她在村民心中的地位,早已经变得神圣而美好。

  在我往事的回忆中,山村的古井总在我的脑海中泛起丝丝涟漪。古井的身影,时常在我的梦中浮现,并伴随那清澈的井水,就如同在我的心中不停地流淌一样。她是我记忆中永远都不会忘怀的那一道深深的烙印,每每想起她,就让我不由得思念家乡,思念亲人,更思念那美好的童年时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