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心术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0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早饭后决定去图书馆,饮一杯汉字的浓汤。书展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去图书馆,耽溺于尘世的万事纷纭,不敢回头望。城堡其实不是卡夫卡的故乡。

  阅读,是我不老的心事,无论人潮汹涌或是形单影只,心只如一叶扁舟,在古典和现代里轮回。

  岁月荏苒,梦想仍在远方,现实的利刃仍没刺破玫瑰花般的希望。那些泪水奔涌的时刻,我相信你我都感受到了莲的心事。

  空气里的风是不是你的灵魂在呓语,不眠的夜里有没有你偷偷摘下的玉兰花悄悄芬芳的秋日的夤夜。在深夜,我如诗经里的一棵植物,静静绽放古老的馨香。

  台风圆规没有真正兴风作浪,如临大敌的世界有些仓惶,倒是那钱江的潮让人向往。在深夜,想起仓央嘉措,他或是中国第一情僧吧,生命的日日夜夜里那些格桑花如此鲜亮,已在同济做老师的马原,没有渴望激情的皮皮相伴,他的心还能上下都很平坦么?那一日,那一年,那一世,都是神的力量。等到哪一天,我也安静的去写个长篇吧,起个名字就叫仓央。

  从静寂的夜里醒转过来,没像以往那样读一首诗或词,没去在古风里徜徉。六六的《心术》买了些日子了,一直没看,这是蜗居后我买的她的第二本书,只因为现实使我们无法回避的池塘。蜗居是房子压垮了许多人的梦想,许多的肉体变得猖狂,许多的灵魂变得迷惘。《心术》写的是医患关系。这是百姓的又一个深瞳里的忧伤。心术,需要仁心,人心需要深处的明亮,一口气读到八十页,天渐亮。

  洗把脸,下楼,清晨的风有些凉。我的心变得有些荒凉。在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我们可曾相遇。我想起了张学友的那首歌和那个曾经唱着这首歌的寂寞少年。(那首歌名叫《等你等到我心痛》)。

  早饭后决定去图书馆,饮一杯汉字的浓汤。

  书展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去图书馆,耽溺于尘世的万事纷纭,不敢回头望。城堡其实不是卡夫卡的故乡。

  前几日读完麦家的一本散文集,阅读他的人生,我相信,在他的辗转里一定也充满泪光。那些死去的爱情,那些死去的秘密,让《暗算》以别样的姿态煌煌,不仅仅它获得了茅盾文学奖。

  他终于又回到了他的故乡浙江。他终于在血液里有了鲁迅郁达夫徐志摩一样的力量。

  听说,木心也回到了乌镇,也许在遥远的未来,木心比茅盾的名字更响亮。

  我的心像狗儿一样流浪,在图书馆呆了一上午,借了苦雨斋周作人弟子废名的作品集,诗人杜涯的诗集,渡边淳一的女优,王十月的无碑,一本文学杂志,因为那里面有董立勃的长篇《信风》。

  从图书馆出来,心在冷热交加里飞扬,阳光晃眼,那一刻,阳光是我的敌人。我呆若木鸡,远处,一个比宝宝小些的女孩在不停地跳来跳去,原来,有一种力量仍如春天般蓬勃。

  宝宝上小学了,生命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旅程,下午给她报了她渴望很久的古筝班,并买了古筝,只是希望,在沉重的学习里因为有了音乐她的心可以轻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