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兰花记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古人云:“兰生幽谷,无人自芳。”兰花如君子,淡泊而宁静,雅致不矫情。我向来钟爱兰花、爱画兰花。爱她的芬芳清淡悠远,画她的风姿婀娜脱俗。但我以前很少养兰花,总以为挖掘兰花供养有些强迫花意,其间的野蛮欲盖弥彰。

  只有一次例外。那天作文观察课,你被我的学生带到了我的房间。学生热情地给你安了新家。初来乍到,你不太适应盆中的生活,也不大习惯与人同居。突然登堂入室,你一向隐居的自在如雾里看花,怕高的眩晕早就溢于言表了。当然你没有初出茅庐的兴奋,相反却垂头丧气,一脸的萎靡不振,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愠怒。瞧瞧你颓废的花叶,全无山中的自由、无拘、随和、率真,更别说可人的风致,惹人的魅力了。最初几天,我忐忑不安,不敢轻易亲近你,害怕邂逅你那幽怨的眼睛。你便将满腔的郁闷发泄到我的身上,亦是情理之中,所谓“生之错,师之过”也。尽管如此,你还是勉为其难在我的后窗安家了。面山而居,与旧雨遥遥相望,与新朋日日交流,总算既来之则安之了。

  我俩有缘吧!经过我一段时日的精心呵护,你柔弱无力的花叶开始精神多了,鲜活多了,也渐渐懂得惺惺相惜了。你终于克服了怕高的恐惧,很显然比先前更加镇定自若了。然而,我惊讶地发觉,你新生的蓓蕾又拔高了许多,可能感动于春光的明媚,或者喜欢了岁月的多情,不时在灿烂的含笑。不过,你玉树临风的倜傥,还是润物无声地给予了我在学校平凡生活的温馨。

  清晨,你就友好地陪伴做早课的鸟儿合奏美妙的“迎晨曲”。还在梦中,我就隐隐约约听见了缥缈的天籁,好有一番庄生梦蝶的况味。等我起床后,循声搜索,我分明发现,你怡然的神色,自我陶醉的欣然,油然诱惑了我沉淀的单纯和凝滞的浪漫。那些沐浴过楚风的橘树,早就伴着你的轻快节奏,在一旁悄悄地翩翩起舞,一枝一叶都注满了温顺的笑意。连缤纷的桃李也频频地眉目传情,一不留神,俏皮的花瓣滑落枝头,飘然的落英,飘成三月粉红的回忆。而你心有灵犀,在窗口与之呼应,花叶手舞足蹈,悠然的意会,别有一番情趣。有人说,“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只是囿于花香,心灵使然罢了。虽然花香有待,但是你生面别开的端倪,已经崭露头角了,静默地感动了周遭。士为知己者死。风在吟哦,竹在绰约,松涛阵阵,阳光舞蹈。一切都是那么和谐,那么舒心。诚然,你坦荡潇洒,你热情大方,你的点点滴滴,都出自造物主的悉心创造。此时无声胜有声。你就那样地感染了我久违的感动。

  中午,我回房间稍作小憩:不是临窗赏景,就是静坐养神。我的积习,你就知根知底了。那时,你往往在享受阳光浴,气定神闲,心无旁鹜。偶尔,二三蜜蜂,出于猎奇,或者冲动,款款飞来,在你的身边,要么载歌,要么载舞,柔情蜜意,简单不过,只想赢得你这大美人的青睐。说也奇怪,无论求欢者,怎么挑逗,怎么殷勤,你都一如既往,静如处子,毫不动心,不置可否,大类太上忘情的空明。哪怕你拒人千里,冷若冰霜,那些朝圣者谁也不愿意最早离开。依然情意绵绵,信誓旦旦,真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固执。几番搭讪,几番调侃,未讨得半点欢心,蜂儿们才灰心丧气地逃之夭夭。它们掠过橘树的那一刻,我想起诗人郑板桥的诗句:“咫尺千山路,不见也相思苦,便见也相思苦。”心路的历程,有时竟是如此隔膜。是时,一阵微风拂来,你舒展的花叶,立即向我点头微笑。我忽然明白你刚才的矜持。先哲孟子曾说:“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面对你的似水柔情,我怎么一时麻木迟滞了呢?诚然,你静美默契,你善解人意,你的点点滴滴,都是出自造物主的悉心创造。心有灵犀一点通。你就那样地抚慰了我曾经的伤痛。

  晚课之后,算是你我真正相处的最佳时刻。按亮台灯,读书,写作,率性而为。我读书伏案久了,温柔的山风轻飘飘地跨过后窗,一改往常的凌厉,仿佛倩女的纤纤玉指,抚摸我的后背,撩拨我的心弦,温暖如春的惬意涌入心头,平静的心湖就漾起了层层春波的涟漪。这使人遐想的山风,是你的热心呼唤么?是你特意为我准备的么?我写作敲键盘久了,可爱的夜虫幽雅的吟唱,时隐时现,忽远忽近,不知不觉地缓解了我的疲惫不堪。这惹人怜爱的夜虫,是你的深情启迪么?是你热心为我挑选的么?有时,我间或回头窥探,满以为你已经睡着了,你居然含情脉脉地凝望着我,欣赏我翻阅书卷的姿势,沉迷我敲打键盘的手势。陡生的感激,我自然靠近你,倾听你柔柔的心声,触摸你甜甜的心跳,生活的尴尬阻隔,人生的无常苦恼,就得到暂时的慰藉。诚然,你豁达随喜,你古道热肠,你的点点滴滴,都是造物主的悉心创造。此情无计可消除。你就那样地净化了我不羁的灵魂。

  双休日是你的独立王国。等到下周一再见,你满目的惊奇,你一脸的欣喜,你温情的嫣然,闭上眼睛,来个深度的呼吸,我就闻到了馨香快活的气息。这又算我快慰一周的伊始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