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谁错了的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1-0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上周末,正在街上闲逛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回头一看,开来了一长溜消防车,刺耳的警报仿佛在喊着“着火了呀!着火了呀!”。四下看看,并没有着火的迹象,以为是例行的消防演练呢!很快,消防车来到我所处的路口,非常费劲的挑头往回开。也许路上的司机和我一样的想法吧?有的司机犹豫着停了下来给消防车让路,有的司机直接抢了过去。消防车似乎并不着急,和各色车辆谦让着挑头,并没有人下来指挥交通。于是,开始让路的司机也重新上路。掉过头的消防车并没有走远,在刚刚经过的,距离我二、三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了。对面马路上的行人也站了下来,向对面张望着。回头努力看了看我刚刚经过的大楼,什么也没有发现。似乎真有火情?看看时间,距离孩子下课还有一会儿,难得遇上火灾现场,我也来到马路对面。顺着众人的目光,仔细寻找,才发现对面楼上的一个窗户小幅张开着,开口处冒出了缕缕的白烟,和冬天厨房掀开锅盖冒出的蒸汽差不多,真是难为报警人了。

  没有想象的那种紧张气氛,训练有素的消防员慢条斯理地升起了云梯,两个全副武装的消防员和一个穿圆领衫的人一起慢慢靠近了那个窗口。也许当时大家的心情和我差不多,以为接下来窗户打开,巨大的火舌猛地吐了出来,然后,消防员驾着水枪,将巨大的水柱喷了上去,很快就压住了火舌。可是很遗憾,也许里面有东西挡着,那扇窗户不能完全打开,消防员用水枪头敲碎了玻璃,冒出的白烟稍多一些,但没有火,一个火星也没有,烟也不黑。会不会是小题大做了,虚惊一场?

  我以为接下来消防人员或者进去查看情况,或者撤退了吧?旁边围观的人也小声的自言自语:“好像没啥事?”“这火不用救了吧?着不起来了。”

  过了两分钟,帆布的消防水管鼓胀了起来,有人说:“开始上水了!”大家又来了兴致,稍有期待。但并没有看到强有力的水柱,因为那一头已经顺着破碎的塞进室内。

  明知道还是火不要烧起来好,屋主的损失越小越好,但对于这样一个波澜不惊的救火场景还是心有不甘,内心里似乎总在期待着发生些什么波折。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吧?反正也没啥事,我就心有不甘站着,看着。······

  水打了上去,很快,白烟也小了,但消防人员并没有停水的意思。比胳膊粗的消防水带一直鼓胀着。最初了开来了五、六辆大型消防水车,现在已经走了两三辆,看来真的没有什么大问题。

  围观的人群由期待转为扫兴,慢慢又开始转为不满。有人说:“楼下的可倒霉了!”我不解的看了那人一眼,火又没有烧起来,楼下怎么会倒霉?那人也许读懂了我的眼神,解释说:“这些水浇上去,楼下还不全淹了?”我这才恍然大悟。是啊,楼下居民还不变成水帘洞啊?一楼还是个门市,损失会更大的。我开始期盼消防人员快点停止上水。身边的人们也开始小声议论:“人也不进去,就这么浇水,有什么作用?”“也许里面已经进去人了。”“这么救火不是祸害人吗?楼下怎么受得了?”“损失都要由着火的人家赔偿吧?这下损失可大了!”·····

  这期间,那个窗户冒出的白烟,时大时小,时浓时淡,终于只剩下缕缕的烟丝,若有若无。消防水带还在兢兢业业地鼓胀着,人们的情绪似乎也在慢慢地鼓胀着。······

  终于,消防水带瘪了下去,围观的众人也舒了一口气。我已经没有了围观的兴致,垂头丧气的离开,心情有些憋闷。一边走,我一边后悔今天自己的无聊。我知道,从今天开始,一直在我心目消防人员那奋不顾身,救人和财产于火海的英雄形象已经打了不知多少折扣。

  胳膊粗的消防水带,打足压力之后,一两分钟就可以满布一个一百多平的房间,捎带殃及楼下一户邻居。十几分钟、二十分钟连续不断的喷灌,可以想象,同侧所有楼下邻居应该无一幸免,楼梯成为水帘洞,对面的邻居应该也会小有损失。

  我不解,消防人员为什么要劳人(水)而伤财,几个小型灭火器就完全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如此大动干戈?

  愤怒之余,不断提醒自己,换位思考,换位思考。站在消防人员的角度,灭火并防止火势蔓延是第一责任,也是主要责任。因此,他们从自己的职责出发,想的只是灭火,做的也是彻底灭火,消防人员并没有错。那为什么大家心情不爽?是不理解消防人员吗?

  反正也是无事,大脑禁不住胡乱联想起来:老师是教授孩子知识的,只要学生成绩好,身心健康并不在职责之内;医生打针开药是为了治疗患者现有病症的,药到病除就好,至于过量药物是不是会产生新的疾病,并不在考虑之内;而消防人员来了,火灭了就好,至于损失大小,谁让你着火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