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我的文学梦经典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0-1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只要一想起你,我就像仰望着,天空中的月亮。

  ——歌德

  像许多立志要有所作为的人一样,还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梦想。

  我的梦想是将来要成为一名作家!

  孩提时代的梦想多半是不会变成现实的。第一,梦想大多虚无飘渺,不着边际;第二,大部分人很少将梦想当作一生的目标,化作具体的计划;第三,人们往往为眼前的生活所困扰,难以为梦想付出实在的努力。正如我们熟悉的激励培训师安子所说的,梦想只有通过行动才能变为现实。

  而我却有了一个作家梦。后来才知道,作家并非谁人都可以做成的,甚至能否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作家,这与主观的愿望似乎没有必然的关联,因为作家除了需要丰富的学识修养之外,还必须有深厚的生活积累,有些感悟只能在特殊的经历包括磨难中才会产生,是强求不得的。

  当年我还不了解一个作家到底必需哪些方面的素质和准备。有一天,老师问我们将来想干什么?有人说当科学家,有人说当飞行员,有人说当老师,有人说当医生等等,那个年代的人都会这样说。大概出于好奇,也出于对书籍的喜爱,我也想成为一个写书的人,当一名作家。

  很多人说过之后,立刻就忘了。我没有忘记这个梦想,就像在地里播下了一颗种子,我的梦想从那时起就深埋在我的心里,并渐渐长出了树苗,这令我感动不已。

  认定一个目标并持之以恒,这与我的启蒙老师的教诲有关。在我走进小学校门的第一天,报名的时候,彭孟君老师见到拄着拐杖的我,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叫谢小衡,她沉默了片刻,微笑着对我说,我给你把后面这个字改一下,你的学名就叫谢小恒吧,从小就要有志向有恒心,将来做一个有所作为的人!这句话从此铭记在我的心里。

  童年对我来说是苦涩的,这除了我自己身体的原因外,也有社会和历史的原因。在那场众所周知的政治运动中,我同父母家人一道下放老家乡村,这也让我有机会接触到乡下生活场景和那些朴素、善良的农民。

  回城后我已无心念书,整天浑浑噩噩,不知所终。就在这时候,命运安排我与张治浩老师相遇。那是在一节语文课上,同学们正在因为新换了一位班主任而在下面交头接耳,谁也没有听他讲课,我自然也不例外。忽然间,新来的张老师点了我的名字,要我回答一个问题。我根本没有听课,哪里答得上来?后来他又问我:“你的身体情况跟他们不同,将来能做什么?”这句话问得我面红耳赤,我牢牢地记住了。

  后来,还是这位张老师,为了提起大家对语文课的兴致,在课堂上阅读了他自己的几篇日记,当时听起来觉得挺有意思的,于是我们开始喜欢上了语文课。我也是从那时起培养起写日记的习惯,这也许就是我作家梦的雏形。张老师当然注意到了我们的变化,更没有忽视我这个作文积极分子,每当我写出稍微令他满意的作文,他就拿到课堂上点评,并且极力赞赏和鼓励。他还把我叫到他的家中,讲一些我从未听说过的东西,比如托尔斯泰、鲁迅老舍、巴金等等,听得我心里一愣一愣的。他讲起这些来就眉飞色舞,忘乎所以,甚至忘记了他本该要去吃饭或本该要去洗澡的事情。那时候,他特别向我推崇一位名叫肖育轩的工人作家,说他是如何执著于写作,如何勤奋笔耕,写出的草稿堆满了房间,甚至堆满了床底,他拿出载有那位作家作品的杂志给我看,我心里便生出一抹羡慕和敬佩,还有一些跃跃欲试的冲动。

  这样一来,便有了我那些自我感觉良好却屡遭报刊编辑呵斥的诗歌小说出笼,我的个人收藏中便有了数不胜数的退稿信。我每次向张老师诉苦,他总是微笑地鼓励我:坚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于是我又强作镇静,打起精神来安慰自己:我的退稿还没有堆满房间堆满床底呢!勇敢往前走吧,别急!

  走上社会,开始了艰难的人生之旅。为了工作和生计,有好多次我几乎又要放弃这看不到希望的文学之恋:搞什么劳神的文学呀,还不如找女朋友,谈恋爱,结婚生孩子来得实在。进厂的第三年我就恋爱了,可没谈多久对方却移情别恋,原因是我的腿有残疾。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气之下,我跑到某部队医院去治疗腿疾,在医院与一位来自新疆的健全姑娘相识相爱,最终携手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她就是我的妻子李端秀。原以为从此之后可以安居乐业,过一种平淡无求的小日子。可结婚的第三天我就发觉自己打错了算盘,妻子望着我那满柜子的书籍,不合时宜地说:“你的书真多,读了这么多书的人,不会写书才怪!”一句话煽起我心中的文学之火。特别让我“只能前进不可后退”的是,她不仅仅是口头上支持我,更在行动上鼓励我坚韧前行。在她的爱心呵护下,我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到学习及创作之中,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深入到广阔的生活之中,于是,便有了我的长篇小说《一再疯狂》和诗歌集《蔚蓝的诱惑》的出版,还时不时地拿回一些大型文学竞赛的获奖证书,也便有了这本“写给心灵的文稿”,我的散文和诗歌作品在《中国残疾人》、《湖南文学》、《深圳特区报》等多种报刊发表,并被《中国作家网》等数十种网络文学专集转载。命运之于我是残酷的,而生活则给予我厚爱。如今,我已是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会员,湖南省衡阳市作家协会会员,自豪而骄傲地跻身于作家、诗人的行列。

  现在想来,我拥抱着作家梦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虽然并无多少值得夸奖的建树,然而,这种有梦相随的感觉真的很好。我一直对自己说:“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是的,在这追求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了无与伦比的幸福与喜悦。尽管这过程中充满着坎坷和磨难,却又是这样奇妙,回味无穷。

  我的作家梦之所以能做到今日,还与我的恩师郭龙有关,与我的挚友周虹、黄永健教授有关,是包括他们在内所有的关爱、支持、帮助和鼓励着我的朋友和好心的人们,注视着我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并一步一个脚印地继续向前进!

  因为梦想,我的心路没有黑暗,只有朗朗的月亮和灿烂的阳光。我踏着这无限爱的光明,实实在在地、永不放弃地生活着,追求着,并且快乐着!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