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谁刺激了我们的神经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0-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国庆小长假对每一位上班族来说,是一次大放松的绝佳机会,对我也不例外。还没有放假的时候,几位要好的朋友在一次小聚会上,已经有了假期出去溜达一圈的口头“协议”。

  从敦煌回来的那天晚上,还在疲惫里困扰的我,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说明天去哪里玩?简单商量了一下,目标确定后,我就让朋友与其他人联系。因一位朋友早上有事,出发时间就定在第二天上午十点。有人会说,出去玩还要选个“吉时”出发。其实不然,只是根据朋友的工作任务完成情况而定,也不需要一次出行,就要十全十美。

  次日十时,准时出发。中国人最喜欢的莫过于放假时间,出去游山玩水,领略一下祖国大好河山的魅力。“祖国很大,我想去看看”的心态人人皆有。一路上还算顺利,从省城西宁到民和县城的高速路上,只遇见了五起小交通事故,不算堵车。出发之前朋友说,民和的手抓很好吃,而且非常便宜,一斤只有三十九元。这样的机会,对于我们北方人来说,应该是不会错过的,因为大家都喜欢吃肉,这个北方人都懂得。

  一路狂奔,地点民和县城,目标一斤三十九元的手抓羊肉。由熟悉地点的朋友带路,无吹灰之力,不多时间,民和最有名的手抓饭馆就出现在眼前,店不大,但客人很多,每一位吃饭的客人面前,都摆着或多或少的手抓羊肉,看起来这里的手抓羊肉名不虚传,生意火爆。中午饭就这里吃了,看着服务员端上来的摆的整整齐齐,肉质鲜嫩,且瘦中夹加着一小溜肥肉的手抓羊肉,吃起来确实很好,大家食欲十足,不但好吃而且便宜,七个人一顿饭才花了一百多块……大家二斤手抓,一碗面片下肚后,打着饱嗝儿,就出门了。再次打着马达,向下一站出发时,我打开了手机,又把手机上的导航打开,输入了下一个目的地后,导航把我们引上了川官高速公路。以前,听朋友们说过,去那里有一段水路是必经之路,否则就去不了目的地。最终,我们还是相信了导航的力量。

  好多年前,民和川口到官亭的路上,我走过几次,那个上山下山,下山再上山,绕来绕去的盘山路,让我只记住了那里山多、弯更多,不曾记得每一个村庄的名字。而这次行进在宽敞的高速路上,似乎忘了那山和那弯。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坐落在黄河岸边的官亭镇,这比起当年走过的那条弯弯路,节省了许多,也好走许多。不知道当年那句“要想富先修路”的很有哲理的话,谁最先提出的,今天来看,我们应该为他点赞。在官亭镇,我们穿过一条不太干净的狭小的街道后,转了一百八十度,进入了一条乡村公路。路不宽,但还算平整,车也不多,好多年前铺的柏油还依稀可见。

  阳光透过路边一排杨柳树枝摇摆的空隙,再穿过车窗,落在我身上时,我忽然想起,儿时电影里看到的青年男女骑着自行车,耳边吹着徐徐微风,身上洒满了阳光,一浪又一浪田野的气息飘来时的舒畅。还在浮想中时,车颠了一下,拐过一座大山的山崖后,导航“引出”了一片美丽的雅丹地貌。我忽然觉得,祖国的大好河山处处是美景,让一个人短短的一生无法看够,也无法看完的。上到半山腰后,我们停车稍息,顺便浏览了一下美丽的雅丹地貌。在我们停车休息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放慢速度,向我们打听去刘家峡的路,我未加思索地就说,这条就是通往刘家峡的路。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也是头一次走这条路,只有导航知道,它领着我们,也领着我们的思维。

  吃了几口随身携带的香蕉,拍了几张雅丹地貌的美景之后,我们也沿着那条唯一的山路,继续前行。接下来的感觉,山越来越高,弯越来越多,路也越来越险。行进中,我捏了一把汗,因为开车的朋友是一位女性。还好,她的驾驶技术是杠杠的,否则我是不敢坐车走这样的路的。走到山顶后,揪着心总算走完了这段崎岖的山路,迎来了一条宽阔的、黝黑的正在修建的柏油马路。车子行走在上面,轮胎发出次啦啦的欢呼声,还有伴随的小石子敲打车底的声音,不过乘坐的人挺舒适的,一点颠簸的感觉都没有啊。我想后面的路如果一直这样就非常好了,离目的地也就几十分钟的事。可事与愿违,没走多久,导航把我们引上了山顶的一个小镇。镇不大,一条街道,两排商铺,或许是山顶地方有限,街道曲曲折折,商铺进进出出,显得一点也不整齐和规范。走完这条街道,出了小镇,又回到了那条黑黝黝的马路上。哎,这个导航,有点太教条了吧!那宽敞、漂亮和舒适的道路不让咱们走,非要带着走这样的马路,看样子高科技的设备也有弊端。

  在一个路岔口,我再不敢相信导航的引导,下车问了问路边干活的师傅,我们要去的地方怎么走?他说就沿着那条路走十几公里到了,那条路正好是导航指的路。再次,我们让导航领着继续前行,一路大下坡,山高路陡弯多。放眼望去,不知黄河的哪一道弯,拐进了在大山的怀抱,静静地伸展着身躯,那平静如镜的水面上,倒影着大山的肌肤,跟朱仲禄老人写的那首花儿《雪白的鸽子》里表达的一样美丽——左边是黄河右边是崖,雪白的鸽子水面上飞……但在平川里住惯的我,第一次走这样的山路,心里还是挺害怕的。走着走着,导着导着,山就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多,貌似进入了迷魂阵的感觉。车快下到山底时,一块写着目的地的小木牌,让我们有些欣喜,觉得绕过了那些“弯弯肠子”后,总算看到一线曙光。虽然是一段沙路,坑坑洼洼,车行驶在上面,颠颠簸簸,车速也极为缓慢,从远处看,有点像蜗牛散步的感觉,但从导航上看,距离目的地就差一步之遥,大家也就默不出声,估计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拐过一道小山梁后,前面的车忽然停止了“脚步”,并开始掉头,不知其因的我,还以为又走错了路。等我们走到,原来前面的路被山洪冲断了,从现场留下的“痕迹”看,这段路被冲断有一些时间了……忽然,我的脑海里出现这样一个不成熟的推理,被冲断的路这么长时间没人过问,没人理睬,没人修复,说明山上住的人家也不常走这条路,这条路也不是通往我们要去的目的地的主要道路。不管怎样,我们只好再次做出选择,再次用蜗牛散步的方式,走出那段“弯弯肠子”后,问了问路人,那一丝曙光彻底跌落在大山深处。丢开导航,我们开始原路返回……

  一路上,我们复制粘贴着来时开车的动作,来时走过的道路,唯一无法复制粘贴的是来时的心情。回到问过路的那个路岔口时,太阳已经偏西,不赶紧下山的话,就要夜宿山顶,而且大伙只能挤在车里过夜了。在岔路口,我们上了那条黑黝黝的柏油马路,一路南下,去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小镇。走着走着,路又“断”了,前面大车小车塞满了马路,几辆工程车横在马路中央,一辆大型翻斗车正在卸载用沥青搅拌过的冒着热气的石子。过往的车辆越挤越多,看来一时半会通不了车,一些司机已经耐不住“寂寞”,开始调头回去了。我们打听了一下,有人说通车可能要到晚上八点多,看来这样的“寂寞”,我们也是耐不住的。赶紧返回去吧!日头下山了,我们就下不去了。说走就走,上车、掉头、加速,一连串的动作,就像套公式一样,显得特别的熟练。这一回,在“复制粘贴”的同时,还与太阳争夺着时间,一路上,空气似乎凝固了,大家憋住了呼吸,生怕惊动了日头,它一不小心溜到大山后面。

  在下那条崎岖的盘山路时,一位朋友出现晕车,上山时稍息吃香蕉、观雅丹地貌的地方,我们再一次停车,下车后才知道,她是因为紧张而出现晕车现象。其实,我也一样,手紧握着车上的把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那山高、弯多、路险的恐惧,上山时已经领教过了。一下午的时间,真有点像“大王叫我来巡山”的感觉,在永靖的大山里转来转去,几乎巡完了所有的山山洼洼,直到夜色笼罩住了整个黄河岸边时,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才回到了小镇——官亭。

  在官亭镇的街道里,我们走走停停,为了夜宿一位朋友不断进出镇上数得过来的几家宾馆,可得到的回答都是“客满,没有住房,你们去其它地方看看。”这个平时无人问津的小镇上的宾馆,这个长假竟然如此“强手”,游客如织。去大河家吧!不知谁这样一说,大家也随着一应,车又驶向黄河对岸的大河家镇。大河家的保安腰刀闻名已久,我小的时候不知道大河家在什么地方,但知道大河家腰刀非常有名。保安腰刀做工精湛,品种居多,如“十样锦”“波日季”“细罗”“曼把”“雅吾其”等,目前已远销国内外。保安腰刀的历史传承文化跟保安腰刀一样,极为雄厚。散文大家陈新民先生写过一篇《大河家识刀》的文章,专门介绍大河家的保安腰刀。

  过了黄河,在大河家镇,我们找了一片空地,把车停好后,继续寻找夜宿的地方,网上搜索,向人打听,电话咨询等,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手段,还是找不到夜宿的一席归属地。宾馆的老板倒是非常热情,说大河家所有宾馆中午的时候已经住满了,前几天一个晚上不到百元,现在已经涨到二百多了,还没有房间,你们去县上去住吧,那边宾馆比较多,有地方住宿。我们谢过了老板,继续在街上转悠,盼望着“绝处逢生”。上天真有眼,走过一个杂货店门口时,年轻的保安族店老板告诉我们,他家可以住宿,让我们去看看,行的话可以住他家。随后,大伙跟着他,去他家“考察”了一番。一座小二层楼,二楼上一间客厅,两间卧室,一个卫生间,有热水器,全部供给我们使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四百元一宿成交。晚上,大家就凑合着住了一夜,三个人住大卧室,两个人住小卧室,另外两个人住客厅睡沙发,不过感觉还是挺温馨的。主人说,去那边的旅游景点要赶早一点,否则人多车多,景区非常拥挤,要排好长时间的队才能进去。

  遵照主人的意思,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后,就匆忙驾车向景区驶去,路不是太远,沿着黄河岸边行使三四公里后,就向大山方向拐去,再沿着弯弯曲曲的砂石路走上两三公里路,大墩峡的景区就出现在眼前。紧接着停车、买票、过通道等一系列的规定动作。虽然我们去的比较早,可进入景区的车辆和游人依然非常多,估计那些游客,起的比我们更早。坐上景区提供的大巴车,进入景区后发现,游客人山人海。爬山的栈道上,无意间听到一位女游客拿着电话说“人太多啊,电话打不出去。”不知是游客说错话了,还是开玩笑,但游客确实很多,上那个五十来米的玻璃桥的游客,排了几百米长的队。大墩峡的秋景,红的枫叶、黄的柳叶、绿的青松,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灌木,层层叠叠,充满山谷,山间飞瀑遍布,谷底清溪潺潺。一些叫不上名的小野果,沉甸甸地挂在灌木枝头,有一种秋的成熟,一种秋的丰满,行走在盘山的栈道上,最美丽的景致尽收眼底。游完景区时,快到中午了,大伙赶紧下山,越来越多的游客和车辆造成交通堵塞,怕困在景区内出不去……

  下山后,在回去的路上,发现前来观光的游人及车辆,整整排了十几公里的路程,从黄河这边排到黄河那边,从景区门口排到高速路口,从甘肃临夏的大河家镇排到了青海民和的官亭镇。不知这个假期,谁刺激了大家的神经。

  在川官高速上,我们加快了速度,又去品尝三十九一斤的手抓羊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