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错误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8-09-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试问,将错就错美吗?还是老话一句,知错能改,迷途知返?

  我先将我的故事述说与你听,那是一个薄凉的十一月中旬天,一天下午撞巧没课,又赶到了征稿的截稿日期,我自告奋勇,将自己名字报了上去,承诺下午之前交稿,那几个月在学校见到的令人纷繁缭乱,目不暇接的紫荆花实在是美得不可胜收,不可方物。我曾几何时就在图书馆值过班,但也只是寥寥几次,数得过来。我心头一热,便打算把这些萼红柔嫩的紫荆花以文字的方式输入我的编辑软件——WPSOffice中,但也许是太过娇媚迷人而让人目眩的事物让我也回忆不过来,我写了在一坐立的红木楼和白建筑旁也栽了几株紫荆花,然而,在我不久又去图书馆值班的时候,一个可笑的现象出现了,我看到了靠楼梯口的一面窗外,纷纷扬扬的一排紫荆花,在辉煌金光中如何地璀璨耀眼,而在最里边的一扇窗外,我愕然注目到红木楼,白建筑,但没有婆娑多姿的紫荆花!我木然了,久久不能释然。

  我拧紧眉头,苦思着,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我是要奔去办公室将实情诉与老师,央求老师让我重新编辑吗?但是,既然已经交上去了,再改有可能吗?这是一次投稿,我改了,对其他人是不是不公平呢?我望着老师端坐办公的身影,怯而退步,我逃开了。

  其实那段描述错误的文字仅有百来字,文章主要的篇幅都放在描述教学楼那边的景色。

  一天,在手机上我意外地收到老师的消息,老师大力赞美我的文章让我受宠若惊,老师说她将我的文章给另一老师看,那老师也称许我,我当时喜不自禁。

  另一天,我和同学到老师办公室找老师签值班的名,老师望着我,堆着笑,温声细语地提起我文章的事,她将载有我文章的word文档打开,将文字全平铺摊陈在我同学面前,我煞感羞怯,不好意思地点头致意着,老师还说要将文档发给和我一齐来的那两位同学账号上,我脸犯潮红,兀自颔首去。

  老师笑着说我的文章将会被录取,登在版上,我讶然又欢喜。

  我本想着假若文章没被录用,那在图书馆看到的惊鸿一瞥的旖旎风光的紫荆花,让我错觉它的方位,不改就权当练笔,如今,被告知文章将会被录用,心里悲喜交加,五味陈杂。

  我还是一个胆小鬼,我不敢公然向老师提出过分的要求,老师会认为我不礼貌,会厌恶我,我再一次逃开了。

  我在心里是承认我描写出错,假使有同学问我,我也虚心承认,因为错了便是错了。

  老师也看过我那篇文章,但她都没发觉我出错了,我又何必耿耿于怀,人都会出错,假使我现在去其他学校参观,我也就去东走西逛,走马观花一次,我也是凭着记忆写下在那里的印记,记忆有时会发生模糊也在所难免。

  在离校前一天晚上,师姐短信通知我去她宿舍拿录用通知,师姐一并把登载我文章的那两本薄薄的通讯录送给了我,我终于再翻开我的那篇文章了,如今看来,文章开头写得用功,中间描写略微仓促,周为不详,文章结尾岌岌落笔,我当时心情起伏,兴奋着告别师姐,捧着文件便大步回宿舍。

  也许是被录用被肯定的开心盖过了所有的情绪,当时只觉得心情愉悦,饶有小小得意之感,如今放假,生活的平静,让人分明地看到了很多沉淀在自己心底的东西,我看到了曾今卑微的自己,那个不敢发言只能径自缄默的自己,我想找人聊心事,我想解开自己心里的结,我想承认错误,我错了,无论错误是大是小,哪怕就只是千字文章里的一百字,那也是我曾犯的所谓“美丽的错误”。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