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命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8-09-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别看我长相好,自然是我的美丽,我出生在洞口县城,我住在洞囗县城东面平溪江江心,我在一个长约一公里的小岛上生活,占地面积方圆五平方公里左右,我形似巨龙回头,故名迴龙洲。我与洞口的伏龙洲、靖公洲、读书岩、观音阁、文昌塔连成一片,以岛、树、塔、阁、洞、水、山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卷,为美丽洞口画龙点睛增添光彩。

  我的住处是一个美丽的花园,“房前屋后”都是古木参天,內有樟、檫、松、柏、梓、楠、枫杨、苦桃、酸枣、杜英、女贞、栲槠、板栗、南岭黄檀等树二百八十七种,有些树早已是百岁“老人”,树围足十米,树高六十米也不是瞎吹,笔直挺拔的参天大树,藏蕤葱笼,香气袭人。

  有人说我的住处山青水秀,人杰地灵,这话一点也不假,不信你可以瞧瞧,到处鸟语花香,冬暖夏凉,好不叫人如入仙境,美不胜收。

  有时我独自站在屋顶上孤芳自赏,我东俯平溪江,碧波鳞鳞,渔船点点;南望洞口园艺场,园林翠郁,桔果火红;西眺伏龙洲,炊烟袅袅,满园菜青;北仰文昌古塔,八面七级,隔江高耸。我几乎看得醉了我的住处竟然是一幅不可多得的山水画面,如此多娇如此美丽动人。

  我原以为我八字好,长相俊又妩媚动人,不说象韶山冲那样能吸中外游客,至少也能让人向往,成为洞口的一个公园。

  殊不知我的命并不好,一九七九年,我遭遇洪水洗劫,可恶的洪水把我家的庭院横扫得满目疮痍,我当时痛不欲生,差点昏死过去,好在我的底子好、体质强,不一会又得到了恢复,我好欣慰,我尽情地打扮自己,想以自己有生带来的倾国倾城的美色吸引更多的人。

  原来我的想法错了,这人啊总是喜欢贪便宜,看到我的天然美色就利用我做免费的形象广告,在我的住处大兴土木,开饭店开麻将馆,搞得乌烟瘴气,我向县政府打了多次报告,县政府也多次下文整改但都无济于事,县政府没有办法只好不了了之。

  据说洞口镇疏菜村的人说我的住处属于他们集体所有并非国家所有,县政府无权干涉,并以<<宪法>>、<<土地管理法>>力挺,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根据<<宪法>>规定:河流、滩涂属于国家所有,除非法律另有规定。可县政府总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不给我维权。

  本来我的庭院绿树成荫空气清新,若干年前就有好些名人到此一游并留下千古佳句和游人深深的脚印,至今在小道上和树杆上可见一斑。

  如今我的住处开饭店了,油腻污水满地都是,废弃的鸡毛鸭毛把我的整个庭院粘满,该死的油烟把清新的空气污染,各饭店四周的古林惨遭烟火吞食。

  我好痛心我不再美了我几乎被毁容,面对自己的遭遇我无可奈何,我只能傻傻地望着县政府的大门,我的眼泪象血一般一点一滴地滴在月亮的心坎上。

  我好无奈我好无助,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我认命了。

热门文章